孙惠柱:跨文化戏剧之旅中的东西融合

——孙惠柱教授访谈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0 次 更新时间:2018-08-20 15:55:38

进入专题: 跨文化戏剧  

孙惠柱 (进入专栏)   陈戎女  

   陈:除了您不再倾向于先锋戏剧,您与谢克纳还有其他观念的不同吗?我注意到谢克纳提倡的是人类表演学,但是您的一本书名为《社会表演学》,如何理解这二者的不同?

  

   孙:我写过文章讨论谢克纳的人类表演学和社会表演学的异同,强调了不同点。我认为社会表演学是人类表演学的中国学派,其基本矛盾是规范与自由。西方的知识分子大部分都是左派,而谢克纳又是世界著名的先锋派导演兼思想家,当然是偏向自由的,其理论往往强调打破规范——尽管他的表演训练和编辑实践都有很严谨的规范。我回国后发现我们两方面的问题都有,外国人总认为中国自由不够,其实我们规范方面的问题也很大,很多地方我们的自由比美国都多。人类表演学的哲学基础是存在主义,鼓励人人做完全自由的选择。事实上,从萨特到当今左派学者都忘了自己从小学的很多规范已然成为下意识的第二天性,他们做选择的时候对那些规范是不会打破的。但西方人总喜欢告诫我们,中国需要的就是自由,很多中国人也真信了,什么事都要自由,无视规则意识的问题。鉴于中国的情况,我认为自由当然需要,但也绝不能忘了规范,当下的中国很多行业都缺乏规范,就是想守规范的人,也不知道规范是什么。

  

   所以社会表演学跟人类表演学有哲学基础的不同。社会表演学的哲学基础首先是马克思主义:“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一定要跟其他人生活在一起,不可能独自存在。有人爱说只要不害别人,就可以一切都按自己的欲求来做,事实上完全随心所欲的人一定会伤害到别人,所以“社会关系”一定有规范。社会表演学的哲学基础还有儒家,“礼”的学说其实就是中国古代的社会表演学,被五四运动废了,百年来很多社会规范一直没有重新立起来。我常常问学生:“当你离开父母一段时间,回家见到父母的一刹那有什么肢体动作?”少数人说拥抱,这是学的外国礼仪,影视上看来的,但多数人还不习惯,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用接过行李来化解尴尬。我一个博士生称之为“三秒钟尴尬”,因为不知道相见时该做什么,磕头、握手都不好。中国这个“礼仪之邦”实在应当从最基本的“长幼相见礼”开始建立起自己的礼仪规范,不能只破不立。鲁迅1919年写过一篇文章《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其理论基础主要是当时西方流行的生物学、进化论,甚至还有“善种学(Eugenics)”——就是现在已被普遍否定的优生学。他的倡议是“父母对于子女,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和现在常听到的西方说法一样。“尽力的教育”和“完全的解放”是很好听,问题是可能兼容吗?教育者一定要教学生规范,让学生“完全”解放就不用“教”了。我们长期以来被这些好听的口号所误导,要么教育的规范极其死板,要么一解放就放弃规范,不能适应现实生活中丰富多变的情况,找不到规范与自由之间合适的度——这就是社会表演学要研究的内容。

  

   我回国后头十年主要讲社会表演学,学生的论文也多与此相关。这些并不是谢克纳关注的,但他听说后很有兴趣,他非常开放,认为人类表演学(Performance Studies)在不同国家可以不一样。我刚回国时有人建议我全面翻译引进人类表演学,第一个引进者可以跑马圈地。但是我不想仅仅引进,而要根据国情的需要开展自己的研究。近年来我的观点又有发展,给“人类表演学”重新下了一个在中文语境中更易于理解的定义:包含“艺术表演学”和“社会表演学”两大分支的研究人类所有表演活动的交叉学科,艺术表演学的范式既有助于理解社会表演学,也可以用来进行社会表演的各类培训。所以我近年来把更多精力放在了以戏剧为核心的艺术表演学上。

  

   二、戏曲与西方戏剧的结合:《王者俄狄》等跨文化剧作

  

   陈:我们谈一谈您的戏剧作品吧。我因为做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关系,注意到您改编了希腊悲剧。您能说一说《王者俄狄》这个剧本面世的来龙去脉吗?

  

   孙:美国导演、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导演系主任Elizabeth Diamond(伊丽莎白·戴蒙德)来中国时被中国戏曲吸引了,想跟我合作,用戏曲做一个西方经典,我就想到了希腊戏剧。新世纪初我看中国电影《生死抉择》时,曾联想到俄狄浦斯的伟大。那电影讲一位高官的妻子接受了巨额贿赂,高官本人被蒙蔽了,最后他查明真相,把犯罪的妻子送上法庭。我当时想,大义灭亲还不算稀奇,真稀奇的是“大义灭己”,俄狄浦斯就是那样。古今中外还都找不到像俄狄浦斯这样一个在名誉上大义灭己的人。一般人印象中俄狄浦斯是个老人,但我将俄狄浦斯改为一个理想主义的“少年天子”。第二年,著名川剧演员田蔓莎与戴蒙德说好合作《王者俄狄》。2007年秋上戏办一个国际戏剧节,她俩用工作坊的形式做了几个片段。后来戴蒙德没时间再来,我把戏给了上戏导演系主任卢昂,他找到浙江省京剧团团长翁国生,我们就开始了新的合作。2008年秋在巴塞罗那首演,2009年上戏举办戏剧节,浙京又来上海演出。

  

   陈:这部剧我和同学们看过很多次,得到了大部分同学的喜爱。您能谈谈对这部戏的评价吗?

  

   孙:《王者俄狄》和《心比天高》都是在杭州排的,剧本都经过导演改动。在我八部已经演过的戏曲中,这两部最早。那时候我自己对戏曲懂得还不太多,再加上剧院在杭州,我当时任上戏副院长工作忙,排练不在现场,剧本就让他们去改了。我的改编与希腊剧本相比主要有两点改动,一是主题,俄狄成了理想主义的少年天子,二是结构,让全剧从俄狄主动出逃开始。《王者俄狄》演出中有些改动我觉得还不理想。索福克勒斯经典的剧本非常紧凑,一两个小时把很多年的经历都说出来了;我想更多地发挥戏曲特色,将前史用明场演出来,虽不必从出生开始,但他十几岁自主出逃就要展现在舞台上。我的剧本是这样开始的,俄狄出逃后在路上撞见老王的马车。这场戏应当是打戏,2007年上戏排的片断就有这一段。但卢昂导演认为原话剧的结构更好、更紧凑,删除了前面的俄狄出逃,后来演出都是从俄狄当国王后遭到瘟疫、去见神算子开始。

  

   陈:我从资料里看到,这出戏还有一个120分钟的版本,您看到过吗?

  

   孙:曾经有一个近三小时的版本,翁国生让我加了丐帮的戏,因为京剧中有关于丐帮的程式,可以用进来。但我没看到演出。这一版过年时下乡演出过,农民认为俄狄弑父娶母的故事不吉利,差点踢台,所以这个版本再也不演了。常演的版本75分钟左右。

  

   陈:除了农村演出时出现意外,这出戏在国外演出时效果如何?

  

   孙:《王者俄狄》2008年秋到巴塞罗那国际戏剧节演出,下午和晚上各一场。下午场因技术问题,演出没有字幕,只能让观众猜演员在说什么。演出后,新西兰国家戏剧学院院长安妮·鲁丝(Annie Ruth)告诉我她非常喜欢,还出乎意料地掉泪了。她本想《王者俄狄》的故事很熟悉,又以为京剧只是技术上高明,但看到王后伊俄卡斯忒自杀时竟情不自禁地流了泪。这段戏在希腊原剧中并没有台词,但我的改编让王后唱了一段。露丝导演说,虽然不知道演员唱了什么,但是可以想象唱的内容,她受表演的感染不禁流下了眼泪。当晚她又看了一遍演出,这次有字幕了,她忙着看字幕却没掉泪了。第二年2009年5月,她来上海开会又看第三遍,这次看字幕不用那么专注,所以还是掉了点眼泪。

  

   字幕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我常遇到一些外国人说字幕无所谓,因为艺术超越了语言,特别是西方经典,故事都知道。但编剧的每一句台词都是精心推敲过的,翻译也动了很多脑筋;外国观众未必知道编剧的改动、导演的阐释。如《心比天高》中海达烧书的动机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如果不知道唱词,光看演员甩水袖,观众只能把自己的解释投射到演员身上——像露丝导演那样,这方面能力特别强的人可以少看甚至不看字幕,但毕竟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本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我这个观点,都用字幕了。

  

   陈:我们有个同学要做《王者俄狄》的硕士论文,她想从人物塑造、戏剧冲突、场景安排和戏曲的语言这几个方面来研究这出戏的改编和表演,您认为可行吗?

  

   孙:人物塑造方面你以可以让他看一下电影《生死抉择》,有助于理解从大义灭亲到大义灭己的俄狄形象。戏剧冲突方面,俄狄和国舅的冲突本来应该是最重要的,我剧本的设定中有这样一场两个人的戏:国舅了解了真相要掌控俄狄,俄狄意识到国舅把他逼到墙角,要挟他一辈子做儿皇帝、做傀儡,他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演出里那段戏删了,俄狄跟国舅没有太大冲突,演出突出了俄狄一个人的solo。

  

   陈:《王者俄狄》的戏曲场景,感觉整个舞台非常的空灵,这是因为中国的舞台本来就是空的,还是受到了布鲁克《空的空间》的启发?

  

   孙:戏曲的舞台本来就是空的,考虑到出国演出,也不能做复杂的布景。《空的空间》中的看法跟中国戏曲是很贴的,但戏曲不用受布鲁克的启发。

  

   陈:《心比天高》和《王者俄狄》的戏曲语言,您觉得满意吗? -

  

   孙:总体上很好。不过,《王者俄狄》前面加了一大段画外音,像电影或话剧。我做《朱丽小姐》也遇到类似情况,不少戏曲艺术家都有加入话剧手法的冲动。他们到戏剧学院进修后会发现西方的东西比戏曲高明,常要加点西方元素进去,但我常跟他们相反。《朱丽小姐》排练中有些像话剧的手段就被我否决了。我认为戏曲的东西挺好,总要他们告诉我,还有些什么戏曲的技法可以用进去,可惜年轻人学过的传统技法还不够多。相比之下《心比天高》《朱丽小姐》的戏曲化更极致。

  

   陈:《王者俄狄》的推陈出新中,观众普遍觉得神算子设计得特别好。

  

   孙:是的。这个设计应该是受了1987年上海昆剧团《血手记》(《麦克白》)的启发,那里一开场有三个女巫,得到普遍的好评,所以就学过来了。剧本上有三个神算子,出国时有时候只用一个。

  

   陈:看来,当代戏剧也涉及到戏曲老传统和新传统的传承。神算子的设计和道教有关系吗?

  

   孙:神算子的服饰借鉴了道教的服饰,但在内容上无关,希腊故事里是神示,转译到中文语境就是算命。

  

   陈:《心比天高》也是您回国后做的跨文化戏剧的重要代表作吧?

  

孙:是的。1999年我回国后,去北京语言大学参加易卜生国际会议《易卜生与现代性:易卜生与中国》。会上有关于《海达·高布乐》的研讨,在西方人眼里《海达》是超越《玩偶之家》的,但中国人都不知道这个戏。会上挪威人听说中国人居然不知道《海达·高布乐》,感觉很奇怪。我就建议排一个戏曲版的《海达》。后来我和费春放开始写戏曲版的《海达·高布乐》,写成后又拖了很多年才演出。最开始是给上海沪剧院写的,上海的沪剧是个特殊的戏曲剧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孙惠柱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跨文化戏剧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影视与戏剧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7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