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中国人在国际关系中的世界观——续论“中国例外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48 次 更新时间:2018-08-15 02:23:26

进入专题: 中国例外说  

资中筠 (进入专栏)  

   上周发了一篇文章《论“中国例外说”》,是一次国际讨论会上的讲话稿,距今已有18年。时过境迁,有些仍未失效,有些已不适应变化了的形势。现在再对文章的背景做些说明和补充。

   一、这篇讲话原来的对象是外国人,是为帮助他们理解中国人的想法。“中国例外论”的提法是针对美国人国际行为中的“美国例外论”。实际上中国人自己多用“中国特色”而不是“例外”。不过实质含义差不多。

   二、当时的形势是:继80年代末的风波之后,中国领导人已明确继续改革开放的方向不变;国际制裁正处于尾声,而中国加入WTO的谈判正处于攻坚阶段。本人和与会的中国同事的心情都是希望推动对中国改革开放有利的国际环境。

   三、文中所说“中国”、“中国人”是笼统的概念。是对外讲话时的习惯用法,严格说来不太科学。我现在竭力避免这样提,显然“中国”不是一个人,看法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外交官说“中国”,当然是指政府立场,或强为“中国人民”代言。我一名普通学者,从不以中国代言人自居,只是就自己观察所得客观描述。不过到那时为止,这一提法也还可以过得去,因为几亿中国老百姓关心国际事务的是少数,而且也无从表达,而在关心国运,关心对外关系的人群中,至少就我的观察,当时朝野大体上尚有共识,有共同的诉求。

   四、本人当时虽然已经退休,但是时不时还应邀参加一些非官方的、却与中国对外关系有关的话题的讨论会。自己本能地以促进双方互相深入了解为己任。我一向秉承的原则是学术讨论不是外交谈判,应尽量摆脱狭隘的利害观,尽量客观,讲道理。同时我深信,双方民间人士互相了解越深入,对大家都有利。现在,我的视角更加超脱。

   以上就是那一篇讲话的背景,后来自己译成中文,收入了文集《坐观天下》。

   现在与当时,发生了哪些变化?哪些一贯不变呢?

   从历史的长河看,前文所提出的各个点和矛盾心态依然存在。例如“面子”高于一切,一次比一次规模盛大、不惜工本、流光溢彩、举世无双的国际会议可以为证;自十九世纪中期以来“几千年辉煌,一百几十年屈辱”的集体记忆,总是把自己作为受害国,很容易把内部的难题归咎于外人等习惯取向,以及遇到一定的气候和导火线,就会触发非理性的类似义和团的行为。这些似乎变化不大。

   如果说变化,最重要的是舆论分裂。由于互联网的发达,信息爆炸,还由于这十几年来中国的进一步开放,人员交流倍增,中国人出国,亲身经历和就近观察,对外国各自形成看法,这一人数和覆盖面都今非昔比。加之自媒体发达,表达途径大大增加,从无远弗届的互联网上看,对每个事件,每个问题都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且往往立场、观点两极分化。所以更加难以笼统地说“中国人”如何想。况且无论是在朝在野,大声说出来的与窃窃私语或者悄悄的行动都不一致。

   如以众声喧哗中最响亮的旋律为准,则前文所描述的矛盾的心态——“为谋求中国的现代化和繁荣富强,无数仁人志士热切地向西方学习,包括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民主自由思想;同时,在捍卫民族独立反对外国压迫中又反对‘西化’,亦即拒斥西方影响,并且很容易把与西方关系较为密切的中国人视为‘洋奴’”——前一方面有所淡化,由于GDP的体量而财大气粗,似乎已经由学生成为老师,成为他国学习的榜样;后一方面,反对“西化”,以排外为爱国的潮流则更为突出,只要反美、反西、反日,就“政治正确”,继“洋奴”之后,“汉奸”成为国骂,帽子满天飞,也超过那个时期。但是在行动上,细观各个领域,无一不是天天盯着外国,特别是美国,模仿、“拿来”,而且泥沙俱下,连坏事、罪恶,都以“美国也有”说事儿。而人家成功秘诀的真经却拿不来。

   与此同时,在用脚投票上,这十几年来却是阻挡不住的向外(当然主要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移民潮最盛的时期,大量财富、人才流失是空前的。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家长送子女出去留学的年龄越来越小,其中越是优秀、成才的,生存力、竞争力越强者,留下的机会就越多。这些移民潮中不乏天天在场面上发表“政治正确”的言论的权势人物,乃至著名反美英雄。我常批评外国的中国问题观察家对中国的分析给人以隔靴搔痒之感,但是中国人言与行的落差如此之大,我也难以说清究竟我国同胞以何种“世界观”看外部世界。

   至于能够在关键时刻决定中国何去何从的“肉食者”衮衮诸公如何想,更是“天意高难问”,既不许妄议,也不敢妄測。

   最后,我有把握的只能是自己怎么想。摘录一段2012年在《财经》杂志举办的国际论坛上的讲话,原是即席讲话,没有稿子。后来杂志报道中给加了小标题:“希望中国少讲点‘中国特色’美国少讲点‘美国例外’”:

   今后的中美关系的好坏以及全人类的好坏取决于中国和美国各自到了十字路口以后,改革向哪个方向走。现在中国和美国都发生了社会不公平,当然中国的不公平更严重,但是美国也有这个问题,美国在20世纪一直进行改革,向公平方向改革,但是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问题,那么美国自己如何面对自己的这个问题,如果解决的好的话,对外关系的上面也会比较平稳。

   中国强调自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希望中国能够少讲一点“特色”,多讲一点真正的“社会主义”,据我理解,真正的社会主义就包括公平、正义等。现在的中国实际上社会主义很小,而特色太大,那个“特色”负面的东西太多。

   美国一直讲美国“例外”,就是美国在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别的国家不可以做,那就是不平等待人。所以美国应该学习做一个正常的国家,跟大家一样,而不是老想着美国是特殊的,我可以做,你不可以做。我很高兴刚才欧文斯将军(注:退伍多年的前美国海军上将,为与会嘉宾)提到了“军工复合体”裹挟美国政策,就是艾森豪威尔总统当年提到的这个问题,至今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愈演愈烈。美国自己认为是世界的领导,所谓“领导”,可以解释为引领世界新潮流,而20世纪美国确实引领了世界新潮流,这是客观事实,大部分是正面的。但是美国引领潮流有一个很不好的事情,就是引领了军备竞赛。科技的发达应该是造福人类的,结果现在用到了互相残杀,这方面美国在二战后起带头作用,不能辞其咎。所以我希望美国能够带头扭转这个军备竞赛的势头,对和平做出贡献。

   就中国说来,我觉得中国现在也已经有了利益集团,假如中国跟着美国跑,再出现了一个军工利益集团,被裹挟进军备竞赛,对于中国将是灾难性的,前苏联是前车之鉴。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主导方面应该是美国,因为美国的军备已经超过在它以下十几个国家加起来的总和,为什么还觉得自己需要加强军备呢?这个问题值得美国爱好和平的朋友们深思。

   中国有自己的问题,中国最大的问题现在是体制造成的,这个不平等、不公平、缺乏社会正义的问题不解决,社会主义就是一句空话,因为社会主义实质就是追求公平正义,这个是中国自己要改的问题,怪不得人家,不能说中国的问题都是外国造成的。

   另外一点,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美国还将在综合国力上遥遥领先。所谓中国可以取代美国变成第一大国,因而形成威胁之类的说法,我认为是无稽之谈,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可能。中国还有很多的问题自己需要解决,两个大国如果自己的问题解决比较好的的话,有助于两国关系的改善。应该换个角度放开眼光,一是着眼于全人类的和平,一是着眼于自己国家普通百姓的福祉。要从这两个角度换个思路来考虑问题,也许需要出现有远见的政治家和思想家。

   以上是本人5年前的讲话,至今未变。当然都是废话。并未指望会有什么作用。

  

  

进入 资中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例外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655.html
文章来源:资中筠

10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