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是普通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9 次 更新时间:2018-08-14 09:11:40

吴万伟  
5pt;">Pico Boulevard)每家餐馆品尝美食的早期工程似乎更像去研究生院读书的另外一个选择。7他早年的美食评论之一包括了提及哲学家奎因(W.V. Quine)。8但是,这样的指代与格尔德作为作家的效果没有多大关系。借助名人抬高身价的做法太容易不过了。批评家思考音乐体裁或者一种鱼的典型特征的意识完全不同。知识分子为广大读者所写的最好作品是要追求某些似乎高不可攀的东西,要求我们作为读者连同作者一样接受挑战,要对我们的快乐、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世界做出比期待更多的思考。

这种写作几乎有一种道德上的逼人力量,即使它是用通俗的话语中说出来,告诉你到哪里能找到最好的肉丸子。就像电影显示的那样,格尔德以第二人称开始评论是非常典型的做法,在批评家和读者之间创造一种亲密的纽带。一位评论者在论述格尔德的著作时说,“你和我都是吃鹿鞭的那种人”或者在更少冒险性的午休时间,在科吉卡车厨房(the Kogi Truck)买一个猪肉肚玉米饼它的厨师崔罗伊(Roy Choi)在《格尔德城》中有个令人开心的片断。第二人称是微妙的和有效的工具,用以论证个人的私人判断可解释普通大众的想法。 

如果说知识分子从地理上或者从文化上或者社会空间上总是流离失所的人,那么,批评就是以自己的方式重新概述这种流亡状态。通过钟表的嘀嗒声,批评家与他们描述的快乐并不相同,很多批评的动机是挖掘自身体验的愿望。在《格尔德城》中体现在格尔德努力将名词墨西哥玉米薄饼卷taco变成不同词性的尝试。他在驾驶卡车,他说taco应该作为动词。”墨西哥玉米薄饼卷在煎饼用浅锅加热,柜台边的人将肉塞进去,蘸上酱油递给你,你接过来吃掉,所有这些都是一个动作的延伸。格尔德说这种将生产和消费统一起来的形象意味着厨师和食客之间的友谊,“我知道这有些过于浪漫化了。”他似乎是想说是小写字母的“浪漫”,但是,在taco作为动词的背景下,也存在浪漫主义美学的回声,隐含的意思是艺术图重新抓住我们与自然的统一,我们曾经享受过但现在已经丧失了的条件。当批评召回审美体验中已经丧失的直观性时,它不由得呼应了那种姿态。正是在此意义上,艺术批评重新制造出总是作为知识分子故事的特征的流离失所。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描述过这个问题,认为寻找意义的批评性阐释的标志性特征是体验直观性的深刻丧失。为了替换阐释,桑塔格要求“艺术的情色”,它似乎与艺术品本身达成了一种统一,桑塔格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9 从实际情况说,这是一种描述性批评而非痴迷于意义的批评。批评的令人感到悲哀的真相是,那个最初的时刻已经永远一去不复返了。审美体验更多是“动词的”而不是“名词的”,是不停的运动和流动而非静止状态。阐释似乎要把这种流动变成一种不逼真、不生动的凝固体。如果你这样对待墨西哥玉米薄饼卷,它就会变硬变冷。它们最初就不是要寻找意义的人容器,人家原本就是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

批评是一种普通的知识分子生活。对于像格尔德这样的人来说,我们得到非常具有实用性的建议(到这里吃潜鸭扇贝,到那里吃比平常味道更好的四川美食,到另一个地方吃一种特别的韩国黑山羊炖肉),但是,他的评论也是对食物可能性的认识的扩展,不光是对我们自己也是对其它人。毕竟,快乐判断不仅仅是有关快乐的判断,而且是有关如何成为更有辨别力的读者,从他人的快乐中学习一些东西。格尔德说,谈论墨西哥玉米薄饼卷,“我的内心生活倾向于根据小萝卜、肉和酸橙子来衡量。”这里很难错过艾略特的“艾尔弗雷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的回声,但要点并不在于展示某种复杂的参考文献。要点在于遵循那些人的评论,即相信美食促使我们进行更多的反思,那并非高雅艺术的专利。说“知识分子是普通人”并不是说人人都是知识分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6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