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是普通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5 次 更新时间:2018-08-14 09:11:40

吴万伟  
5pt;">Kingsley Amis)的《幸运的吉姆》、大卫·洛奇(David Lodge)的《换位》、·斯迈利Jane Smiley)的《哞》等校园小说的核心主题是,热衷思想生活的人也有一个身体。教授的著作受到字面的和比喻的卑微动机的驱使或者破坏。这种动物很复杂,它的快乐有多个方面,有能力区分出欲望对象中有时候的衰减。其次,我们能够观察到读书、写作和思考活动不同于其他形式的工作,但它们也像身体一样俗不可耐。3 思考柏拉图式的形式或许让我们得到提升,但思考本身不过是世界上的行动而已。档案馆里的历史研究、人种志的观察和传统叙事电影的分析是不同的技能,都值得拥有不同的独立性和尊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依靠一整套完全不同于“非知识分子”使用的认知技能。

就像其他被称为知识分子的作家一样,批评家也是将自己的判断交给广大读者,他们不仅是为自己做出判断。正如斯各特(A.O. Scott)在《批评改善生活》中暗示的那样,批评家的部分任务就是要做出判断,虽然最初源于个人观点,对每个人的品味做出评价。4和很多学院派文学批评家不同,为大众读者撰写文章的批评家,除了关心意义之外还要关心质量。若称某个作品是某类中的最佳,他不可能不感到害怕,即使他们在评论的结尾处盖上了表示认可[拉丁语]爱好不容争辩,各有所好无所计较(De gustibus non est disputandum的印章。批评家仅仅描述他们可能喜欢的种种东西的相对主义者世界,因为批评家是规定主义者,或公开或隐晦地表达其观点的相关性。他们拥有艰巨的任务,暗示或者坚持在多元主义水域航行有正确的方法。他们在大众面前这么做,但并没有彻底放弃曾经帮助确立批评机构本身合法性的高雅文化和低俗文化的区分。美食领域的这种区分的消失不过是我们如何评价美、快乐和意义的更大转变的一小部分而已。这帮助我们明白为什么这么普通的法拉菲尔三明治的准备工作能激发如此热烈的讨论,远远超过了咬一口切好的洋葱和芝麻酱的坚果味道。 

应该承认,格尔德比其他很多美食批评家更容易被称为知识分子,因为他的兴趣不仅仅在于食物。刚开始他是从事古典音乐评论,后来在撰写洛杉矶冈斯特说唱乐方面一举成名,5但他也谈论摇滚音乐;他在1996年对声音花园乐队(Soundgarden的歌手吉他手克里斯·康奈尔Chris Cornell)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6就像在劳拉·加伯特的电影中的描述一样格尔德认为美食批评是广泛理解的艺术批评的附属部分,他已经注意到他在皮科大道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6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