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3 次 更新时间:2018-08-12 23:12:37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厉以宁 (进入专栏)  
所以这是一个大问题。怎么样做?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说的很清楚,还有很多路需要走。

   再看今天的银行,信贷上也有问题。银行有两大歧视,一个歧视叫规模歧视,还有一个是所有制歧视,你是国有的就优先给你,你是民营的就往后排。这两个歧视都不合市场原则。不应该有规模歧视,谁规模大我就贷钱给他。他们说如果都按照市场竞争原则的话,那就应该凭效益、凭你过去的记录。信贷这个“信”是最重要的。

   在这过程中发生过一件事。有一些地方已经实行了土地证,土地证和住房证到手后,一些农民就去办了抵押贷款,有一些人反对,说万一他不还了怎么办?那国家又要把它没收了,农民没房子住就会出问题。但后来调查发现,结果和预料的是相反的。

   农民用房子、土地来抵押进行小额贷款,那是整个家族的财产。如果因为欠收、或者客观原因还不了,全家族的人都会来保障你。为什么?因为土地好不容易确权了,绝不会轻易丢掉的,你没有钱全家族帮你啊。所以农民贷款的坏帐率是很低的,而且最后全家族担保把钱还了。我们再追问,为什么愿意帮着还钱,他们说,实际上是等着将来土地升值。

   中国家族企业有一个毛病,这是我们在南方企业调查的结果,家族企业有两本帐,一本帐是经济帐,一本帐是社会帐。经济帐就是一定要把这企业搞好,让全家族都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至于社会帐,是得救济家族的人,尽帮助家族的人的责任,不然这一些人怎么办。

   但是两本帐一定会出问题,我们在农村调查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有人说不合理,如果是孤儿寡母,丧失劳动力,帮助他们没问题,但如果是吃喝嫖赌变穷的,这样的人我帮助他干什么?所以家族不断的分离。

   企业家最重要的是懂得两个道理,第一个道理,无论是什么样的企业家都不可能凭一个人的力量来创造,总要有同伴、总要有家族、亲人。第二,企业家一定要懂得经济学的一个重大变化。从古典经济学开始就提出过一个叫理性经济人的假设,人们都是以最大的利润、最小的成本来进行判断的,但实际上古典派的时间是工业化的初期,现在的观点已经开始改变了,叫社会人假设,意思是说,人不一定全按经济学的理性人的方式来做,比如说企业不是有矛盾吗?企业不是有互相竞争吗?经纪人假设是说最后一定是拼搏到底,两败俱伤,社会人假设就不一样了,人是社会人,人是现实的人,人应该考虑到“协商、和解、双赢”。

   这六个字表明,社会人假设不是最优选择,而是各自后退一步海阔天空。和解就可以合作了,最后的结果是双赢的。企业家也应该是社会人,懂得协商、懂得和解、懂得双赢。中国建材培养了大批的企业家,企业家也不是一个身份,是精神啊。

  

   中国正在发生人力资本革命

   第六个问题,中国正在悄悄的发生一场人力资本革命。国外有一种说法是,中国旧的人口红利没了,现在中国农村没多少能进城了,中国改革的路也走到头了,改革红利枯竭了。唱衰中国的很重要一个理由就是中国旧的人口红利没了,旧的改革红利枯竭了,这些观点都是错的。

   其实,中国正在悄悄的发生一场人力资本革命。过去只有“海归”,现在出现一个新词,叫“城归”,无论男女都在向回走,他们在寻找自己创业道路。

   我在陕西汉中地区考察,那里有南水北调的中线,从丹江口水库把汉江的水引到北京、天津,环保部门有规定,沿汉江两岸的农田一律不准撒农药,不准使化肥,被查出来就挨罚,必须完全用有机肥料。这种粮食不使用农药和化肥怎么行啊,所以当地就改种茶树,那里有一个很有名的茶叫富硒茶。种茶树不需要施化肥、也不需要施农药,但需要劳动力,所以当地农民就叫孩子回家帮忙,这不仅解决了家庭和睦的问题,还解决了留守妇女儿童和空巢老人的问题。

   我是贵州毕节试验区的总顾问,对毕节的情况了解比较多。那个地方大量的人走出去,现在又自动回来办小微企业。他们在城市中工作了几年,有经验又懂得技术、又交了朋友,还有了积累。我去毕节发现开了两家面包店,以前毕节人连馒头都不吃的,还吃什么面包呢?现在他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打工者学会了做面包、蛋糕,门口排了好长的队在买。

   另外,毕节是在贵州的西南部。当地的百货商店有时装,价格非常贵,在城里当过裁缝学会了技术的人就回来开了服装店,他们自己做最新款式、上海款式、香港款式都有、生意好、价钱便宜。更多的是旅游,毕节风景挺好,最著名的风景是百里杜鹃,有一百里的山上全是杜鹃。人们开了农家乐,这种变化不仅是在贫困地区,富裕地区一样有。

   浙江土地确权以后,有些农民到城里开作坊做生意去了,但田地总得有人种的,我们在浙江发现是安徽的人在种田。在苏南考察时发现,苏南的田是苏北人在种,苏南人自己去做生意了。这在过去人们想象得到吗?农民自费进学习班学习农业技术、农业机器的修理等等。所以中国的正在发生人力资本的革命。中国人口资源枯竭的理论只能说明他们不了解中国。

   中国的改革争论了好多年,但改革从来没有停止过,土地确权的改革使农民知道要学习、办家庭农场了,这都在变化。

  

   中等收入陷阱是个伪命题 中国不会陷入其中

   最后一个问题,中等收入陷阱。对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新看法——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他是没有普遍性的。2007年世界银行报告中提出,有一些国家到了中等收入阶段,经济就停滞在那个水平上了。拉丁美洲有几个国家、东南亚有几个国家,都是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它没有提出怎么解决,原因也没有说清楚。实际上从国外的很多资料来看,事实是如此,但原因要分析。

   中等收入陷阱实际包含三个陷阱:

   第一个陷阱是发展的制度陷阱。发展中国家原来都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当地的土族势力很强,比如酋长、大家族、地主之类。为什么当初独立者没有改呢?因为这些人是有势力的,而且他同意推翻旧王朝,也参加了独立革命,所以就没改。这样一来,就耽误了时间,改革是要趁热打铁的,如果那时候进行了土地的重分,就不会有后来这些矛盾了。现在越到后来就越难改,所以就变成制度性的问题了。

   第二个陷阱是社会危机陷阱。既然土地制度没改,传统的统治方式也没改,老百姓就有意见了,一部分人成为了激进派、左派,这部分人要重新起来斗争,结果内战就发生了。这个时候,西方国家趁机就帮助原来的那些人,结果形成了长期的社会不和。

   第三个是技术陷阱。所有的发展中国家,没有资本市场,国内没有人才。他们也会派人到国外去,但是大部分人毕业以后选择在国外就业,不愿意回去,那么,非洲、拉美那些穷地方的技术怎么能够有突破?必须有技术上的创新才能走向成功。

   很多人也不重视资本市场,只看重土地,认为土地越多越好,所以改革是很难进行的。这只能说是当初错过了最佳机会,改了就改了,不改拖到现在越来越难改。

   中国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计划经济时代尽管有各种缺点,但在当时是必然的。因为中国处在受孤立、受封锁的情况下,多次应该进行的改革都没改。十一届三中全会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提出了改革开放,没有改革开放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这种局面。

   尽管改革开放是很难的,但是毕竟有了几个突破。第一个突破是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施行了这个之后,多年凭票供应粮食的情况没有了,集市贸易,鸡鸭鱼肉什么都有了。

   第二个突破是劳动力多了。过去都是工分制,都不出力干活,现在承包地的人不用那么多,多余的人怎么办?就开始创办乡镇企业。 80年代初你坐火车、坐长途汽车都会碰到一个现象,一些农民样子的人穿着西服,大包小包的推销员产品,他们在自己找市场。这是大一统的计划经济体制突破的结果。

   第三个突破是经济特区的建设。你看那些高楼一栋一栋的建,工厂一座一座建。

   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建立,乡镇企业的建立和乡镇企业的市场开拓,还有经济特区的建设,是在平静的水面上丢下了三块石头,从此激起了层层波浪,中国经济再也不可能倒退回去,所以我们应该是这么来看待的。有什么中等收入陷阱啊,跟中国是没关系的。

   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但是中国有一点是跟人家不一样,所有那些发展中国家,改革就改了,它是不会倒退的,不管它原来是奴隶制、大地主制,它从传统的模式出来的,它的目标是资本主义目标,既然是资本主义目标,那它就会这么想,怎么也不会回过去那个传统社会,所以不会倒退,就会停滞在中等收入水平上面。

   但中国不一样,因为中国有可能倒退,尽管现在倒退的可能性越来越少。因为中国是从计划经济过来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不了解的人认为这就是倒退了,很多人说,平均主义好、吃汤泡饭好,但他不懂,计划经济是你属于哪一个档次你哪个档次的锅里吃饭。

   十八大以后各方面的改革都在进行,所以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是不可能的,中国正在变化,而且变化会越来越多。

   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凤凰财知道(icaizhidao)

  

  

进入 厉以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9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