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赤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3 次 更新时间:2018-08-12 16:46:33

吴万伟  
5pt;">Wes Moore)所说,对于社会公平正义来说,移情(同感)是比同情更好的基础。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1776)中认为,极端贫困能够破坏自我尊重,因为它剥夺了人们获得避免耻辱的生活必需品的机会。他举例说在欧洲的大部分地区,一个有体面、正式的工作却没有一件亚麻衬衫的人,恐怕都不好意思出现在公众场合了。

但是,再分配也可能破坏关系平等,因为它诱惑依赖性或鼓励人们对穷人采取一种家长式的态度。这种风险不仅因为国家支持的事实而且因为提供支持的方式可能进一步升高。一种政策肯定能减少收入上的贫困,却可能增加耻辱感和疏远感。美国哲学家伊丽莎白·安德森(Elizabeth Anderson)在“平等的意义何在?”(1999)中提供了一个极端的例子,那是想象中的“国家平等局”寄出的一封信,信中还附有一张支票:

你让周围人如此讨厌以至于没有人愿意作为你的朋友或终身伙伴,这是多么令人悲哀啊。我们不会成为你的朋友或者婚姻伙伴来弥补你的缺陷,我们有自己的结社自由---但是,你能够通过消费我们为你提供的这些漂亮迷人的物质商品而得到安慰,稍稍化解自己可怜的孤独。说不定有人看到你很有钱之后愿意和你约会,你就不再是个失败者了。谁知道呢?

安德森并不认为这样的信能在最近寄出去。但是,其警告的意味非常清晰。旨在减少资源不平等的政策设计和实施必须非常谨慎,应该对其在尊重和关系平等上产生的潜在影响非常敏感。

在一定程度上,为了更大的物质平等所需要的资源平等能破坏创业精神和独立精神,而这是培养自我尊重和尊重他人所必需的东西。比如,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获得工作税抵免而收入增长的美国工人更有可能去投票,但那些获得同等数量金钱的失业补贴者就没有投票。

尊重不可能靠自上而下的命令来完成。它必须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以水平方式产生。

关系平等不同于基础不平等和物质不平等的关键差别在于:总体上看,它不是靠公共政策产生的。基础平等和物质平等都能使用国家权力工具如写在宪法里或通过税收政策规范而圆满实现。不可避免的是,这些更容易让社会管理改造者而不是社会保守派感到满意。

相反,关系平等不是聪明的政策制定者的产物,而是我们自己促成的。这是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的教训,他曾经在2005年发起了“尊重议程”(Respect Agenda)行动,其主要政策是引入公民的反社会行为令(Anti-Social Behaviour Order),允许对酗酒或者语言威胁的个人实行拘留而无需刑事法院审判。这些反社会行为令(ASBOs)很快成为在2014年重新修改的最严厉公共房产的骄傲徽章。尊重不可能靠自上而下的命令来完成。它必须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以水平方式产生。

对于关系平等的追求,政策的确重要,但很大程度上是间接的,主要依靠创造一些让它可能繁荣起来的条件。将焦点仅仅集中在资源上的平等论者对产生收入分配的手段漠不关心:真正重要的是形态。相反,将焦点集中在关系平等上的平等论者更加关心的不仅是人们拥有的资源,而且是他们获得资源的方式,尤其是当资源分配方式制造或摧毁相互尊重和自我尊重的话。

这意味着对关系平等的追求应该对很多政治右派也有吸引力,正如它对政治左派很有吸引力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自由派和进步人士不应该关心关系平等,而是说他们不应该只做这些事。

在很多发达国家出现的物质不平等越来越大的趋势已经确定无疑,而且得到越来越多民众的了解。但是,关系不平等尤其是不同阶级群体之间的不平等似乎也在增加。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经济不平等的某些特征尤其是在生活空间上相互割裂的状况促成尊重遭到严重破坏。不过,另外一个应该受到谴责的是用来为其辩护的意识形态:贤能政治。

英国社会学家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在60年前创造贤能政治(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8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