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35 次 更新时间:2018-08-10 16:06:33

陈行之 (进入专栏)  

  

1

  

   在进入议论之前,先说一件眼前发生的事情。

  

   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原来较少被人关注的商业部成了舆论焦点,人们眼巴巴地看着商业部发言人,因为他是在代表国家发出声音。结果如何呢?很令人失望,这个人(实际上是为发言人起草发言稿以及审阅批准发言稿的官员们,我在此不做特别的区别和强调)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国家智慧,不仅谈话内容,甚至肢体语言也给人以浅薄的印象。作为发言人,语句流畅恐怕是最基本的任职条件,你就不能轻松自如一些吗?有理不在声高,亲朋好友间总有这样的叮咛:“有话好好说,甭动不动就跟人家呛呛。”这不是怯懦,更不是妥协,它强调的是说话的艺术,是教养。人越是深刻自信,说话也就越轻松冷静,轻声说话的人往往更有力量,叫骂反而显得很浅薄虚弱,用网络语言描述:“有些话换一种说法,逼格瞬间就高了许多,意义也不一样了。”

  

   很多时候,软弱可欺,愚蠢更可欺,外交史上,很多欺辱是由浅薄和愚蠢而非单纯的软弱招引来的。贵为朝廷命官的发言人如何说话,无论古今,无论中外,都不是小事。说到浅薄,在外交部发言人身上也时有表现,为了证明我并非妄言,下面引述一篇网文(在此谨向作者致谢),来说明曾经发生过的情形——

  

   看到最近两条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一个是人家问为什么外国公司在中国无法访问国外网站,答曰:外国公司技术不过关。在一个是知识产权问题,答曰,技术都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李约瑟在《剑桥中国科技史》里都对中国人的发明称赞有加。说实在的,这不是回答,这是撒泼耍赖,真正的回答不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个问题,你完全可以承认中国对网络访问国外部分网站有所限制,这是体现国家网络管理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完美,可能会给一部分人带来不便,但中国越来越开放,我们也正在设法改进……云云。

  

   第二个问题:你要说就说人类的共同进步,是由无数人的智慧积累起来的,历史上我们也曾经为人类贡献过很多重要的发明,烧制瓷器、制造指南针、活字印刷回术等等,当时没有知识产权法。我们免费交给全世界了。今天欧美走在世界前列,他们开始为人类贡献重要的科技发明,我们对他们的贡献非常重视,我们国家近年来的知识产权保护取得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的。相信随着中国科技经济的发展,我们也需要更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未来我们也会向世界贡献更多的科技发明创作。

  

   这样回答,岂不得体诚恳得多。有时候真为他们着急。

  

   这位网友很是宽宏大量,外交部发言人应该好好听一听。你们还有很大空间提升说话水平,在履行发言人职责时更好地彰显我泱泱大国的国家智慧、儒雅风范和内在力量,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全体国民的希望。外交部、商业部等都是最重要的国家机构,按说应当群英荟萃,汇集着最顶尖的人才,他们应当有最宽广的国际政治视野,最精明的国家外交思路,最精准的语言表达能力,甚至,他们应当具备能够应对任何刁钻问题的个人素养,有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奇特才能,他们应当是“人精”而非与普通老百姓处在同一水准线上的庸才。那么,事情怎么就成为了眼下这个样子了呢?

  

   有必要细究一下。

  

2

  

   人是会思想的动物。人与动物最重要区别不在于脸上有毛没毛,长不长尾巴,甚至也不在于能不能进行语言交流,而是在于人类在绝大部分生存中,都是用思想彰显其存在的。你当然可以不让人发出声音,但是只要思想在,人类就在,或者反过来说,只要人类在,思想就在,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

  

   “思想”(在这里我既作为动词又作为名词使用)会让处在强势地位的人很不高兴,听到有人妄议,他们总是很气恼,在他们看来,没有声音就是安静,而安静又是社会治理的最佳状态。他们暗示我们说国家正在下一盘大棋,你等庸碌之辈不要多言,于是我们就不敢多言了,尽管这并非我们的心愿。所以,时至今日“思想”仍然是一件既奢侈又危险的事情,识时务的人一般都很识时务地不说不识时务的话了。有什么办法呢?若用阿Q兄弟的方式想一想,其实也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不说话么?不说就不说吧,总不至于死人吧?所以我们苟且地活着,荒诞地活着,变得像猪那样满足和恬适……不幸的是,尽管有很多客观条件让我们成为猪,然而要真成为猪却又何其难哉!这不是吗?我们虽然活得很痴傻,然而残存在我们灵魂深处的人性仍旧在不断提醒我们,,你们要守住思想底线,否则你们就真成为被豢养的畜生了,于是我们就真的想了一些什么。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是这样的,你只要想就一定能够看到。结果我们看到,最近几年我们国家的上空笼罩着莫名的亢奋氛围,一个叫什么钢的学者兴致盎然似乎只做一件事,那就是专业论证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什么钢的讲话、文章极为有效地应和、煽惑起了一部分人群的浅薄情绪,似乎中国正在从美国手里接过全球领导权,正在成为引导世界前进的中坚力量,全世界都匍匐到了中国脚下,我们已经有了世界领袖的“范儿”……种种浅薄情绪导致整个社会都充斥着廉价的民族主义狂热喧嚣。

  

   与这种浅薄浮躁气氛相呼应,中央电视台、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联合适时出品了纪录影片《厉害了,我的国》,据介绍,“该片结合十九大精神,将祖国发展和成就以纪录片的形式第一次呈现在大银幕上,全面反映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这没有什么不对,我们也很为“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感到自豪,问题是这部宣传影片在宣传这种自豪感时,无视中国的发展短板,无视中国在国际政治版图中的实际位置,以偏概全,诱惑国民陶醉在意识形态自造的幻象之中,它所起的消极作用是不能低估的。

  

   我不知道是谁拍板做了这件事情,但作为一项国家级的重大宣传活动,可以推断它一定是迎合了高级别权力人物的愿望,一定是经由高级别权力机构的行政运作,才成为了我们眼前的这部片子,否则它将无从面世。这样说来,我们也就有理由认为,这部动员很大人力物力拍摄的政治纪录影片之所以横空出世,要归因于国家倡导和国家权力运作。

  

   无独有偶,作为文化战线另一个组成部分的影视界也应声而动,一部名为《战狼》的披着故事片外衣的政治宣传影片适时而生,由此跟进的诸如此类的电影、电视剧、电视纪录片、专题综艺节目更是纷纷登场,这些被注入民族主义情绪的所谓作品肩负的唯一使命,似乎就是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中国力量、中国发展之势如破竹、不可一世。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策略被丢弃得一干二净,似乎那个矮个子早已经过时了,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辉煌的新时代,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有独立见解从而也就不让人待见的自由主义学者被排除出网络,发一篇忧国忧民的文章都难,一帮帮庸俗浅薄之人却由着性儿狂欢,从不见无所不在的网络管理人员出面阻止,诸如此类的文章标题铺天盖地:《阅兵发生了什么,把奥朗德吓成这样?》、《俄军最强战车被中国拿到,俄罗斯哭了》、《中国新型深海杀手曝光,美航母将有去无回》、《特朗普哀叹:中国太可怕》、《中国终于抛弃俄罗斯,太行版歼10令人振奋》、《中国超级新武器一鸣惊人:美国的防御系统竟全失效》、《中东多国受西方欺骗政权内部崩溃,一齐倒向中国》、《习近平三句话敲打克里,克里脸色都变了》、《中国一个简单动作,把日本吓瘫》、《厉害了我的国,南海正在变成中国内湖》……不一而足。

  

   应当注意到,这绝不是几个人吃饱了撑的撒泼打滚无理性张狂,不是。借用鲁迅先生在《记念刘和珍君》中一段话的句式: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事情竟会在短短四五年之间发展到这等地步。还应当注意到,单以某些怀有政治投机心理的人哗众取宠论,单以公众的群氓式民族主义宣泄论,事情不会到这等地步,我们必须从中看到更为严重的东西。什么东西呢?

  

   这是一种加持了国家意志和国家力量的社会行为,这种行为与国家的政治氛围的改变和重新凝聚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没有国家政治氛围的改变和重新凝聚,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在这个量级上发生——中国知识分子一向以所附之“皮”的状态来选择“毛”的作为,你想,聪颖如什么钢者如果嗅到的不是他所嗅到的气味,他会断然押上政治前途和学术地位,做那种完全不顾及后果的起哄架秧子式的喧嚷么?中国的文学艺术历来都是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光荣传统,试想,如果没有国家有关机构的审查通过和资金运作支持,这些电影、纪录片、综艺节目什么的会成规模地登堂入室么?

  

   在全球化时代,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到让自己与世界隔开,无论它有怎样的特色,它都是地球村中的一员,它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其他成员的审视。既然在所有这些事件中都有“国家”的影子,那么,这些行动的影响也就一定不仅限于国门之内,世界一定会根据这些行动来判断中国的国家方向,从而导致严重的国际政治后果——此一点,我们不是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了么?在我们国家内部,这些极为浅薄的舆论喧嚣则非常有可能对中国的国家智慧和国际政治判断力造成销蚀和扭曲,从而消极地影响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国家方向的选择,进一步缩小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腾挪转身的空间。这种端倪,我们目前也已经可以隐约看到了。

  

3

  

   话说到此处,有一个问题似乎不可避免:既然这样,那么,诸如此类的社会作为影响了国家选择,还是国家选择导致了相应的社会作为呢?能否认为这就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结果呢?这个问题犹如“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般难于回答。笔者愚钝,不答。我们还是论说事情本身。

  

一个国家,正常情况下,当一种狂热氛围像烟雾一样氤氲在社会空间时,当无理性人群构成一种力量时,就应当有一种理性冷静的声音出现了,然而在我们这里并没有出现这样的声音,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好像都是反常的,反常到让人惊骇的程度。难道中国有冷静头脑的人死光了么?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的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教授们,那么多本应作为国家大脑进行思考的人,难道全部失聪失忆,成为每天早晨从早市用手掌心托一块豆腐回家的凡夫俗子了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