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臣:让农民成为林业发展的主体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 次 更新时间:2018-08-10 16:03:51

进入专题: 林业发展  

赵俊臣 (进入专栏)  

  

   本文所称林业,专指除原始森林外的人工造林、管林及林业收益分配的行为总称。改革开放前,我国林业在计划经济下,通行的是政府林业、工程林业、木材林业、官员样板林业。改革开放后,随着国际援华造林护林项目的进入,而先后引入的农户林业(社会林业、乡村林业)等国际先进林业理念,农民逐步成为了林业发展的主体。

   我由于先后参与、主持与评估国际援华林业项目,多次聆听国际援华项目官员、专家传递国际最新林业信息,并考察国际上推崇的林业项目,试验过让农民成为林业发展主体的项目。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回顾让农民成为林业发展主体的过程,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一、从政府林业、工程林业、木材林业、官员样板林业,到农户林业(社会林业)

  

   (一)对改革开放前林业的反思

   改革开放前,我国的林业在计划经济下的林业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政府林业,是指政府出钱,政府计划,政府组织,政府管理的林业,不少地方还流行由当地书记或县长“署名”的“官员样板林”;第二种是工程林业,是指政府出钱,由工程技术人员按照工程的要求设计、组织施工,政府机构管理的林业,最著名的如西北防护林等;第三种是木材林业,即把林业仅仅理解成“木材导向”林业,忽视林业的生态等多种功能。

   实践中,这种以政府出钱、政府营造、政府管理为特征的林业暴漏出许多缺陷:

   首先是没有大规模推广的意义

   改革开放前,国家拿不出足够的钱大规模从事造林事业。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财政能够拿出的钱用于林业的也不可能多。后来,随着国家财力提升,每年安排林业的资金也逐年增多,但是由于各行各业都强调自己重要、要求财政增加投入,林业投入的增加幅度也就不能不受到限制。

   其次是造林成活率、保存率很低

   我曾经在有林业部门参加的一次研讨会上发言说,把某省林业部门每年公布的造林面积相加,十年时间已把国土面积覆盖了一遍半!但是现实中大家都没有感觉到这种覆盖,原因在于造林成活率、保存率更低。这也就是中国年年“全民义务造林”却不见林、“保护森林人人有责”却不少人无责的尴尬问题。

   其三,以木材经营为中心的体系排除森林的多种功能

   在以木材经营为中心的体系中,林业经营理论是木材有用论,林业教育是以营造用材林为主的内容,森林学研究的是森林木材学,森林经营主要的是用材林的经营,森林利用主要的是木材采伐运输与木材利用,森林保护主要是用材林的保护,森林计划主要是用材林的计划,森林财务主要是用材林的财务,森林价格主要是用材林的价格,森林科研主要是用材林的科研,森林决策主要是用材林的决策。时至今日,人们一谈起森林,往往是和用材林联系在一起。改革开放后国有森工企业虽然有的幵始转向多种经营,但毕竟是刚刚起步,而且由于他们的驻地一般树木都被伐光,加上传统的森林木材管理体制的转换难度很大,因此收效甚微。

   单一的木材经营体系虽然能够满足社会和人们对木材的部分需要,却不能满足人们与社会对木材的不断增长的需要,更不能满足人们对森林多功能系统的全面需要;无法扭转森林覆盖率的下降趋势;难以使森工企业获得良好的经营效益,反而会使森工企业个个亏损;使山区农民富裕程度变低、速度变慢。

   其四是大片营造纯林, 屡屡诱发严重的病虫害

   不少国家都曾出现纯林诱发严重病虫害的惨剧。据国际专家介绍,英国曾从美国西部引进云杉树种营造纯林,40 年后人们发现在这些云杉林中没有野生动物,尤其是没有鸟类,造成病虫害严重发生。据媒体报道,在我国,森林病虫害曾逐年大面积发生,以天牛为主的杨树蛀干害虫,己在“三北防护林”区 300多个县严重发生。我曾几次听到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孟泽思先生在中国研讨会上的发言,称中国在北方大规模营造的“绿色长城”,把成片的林地一度种成纯林,许多外界人士说这很危险,但有人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中国具有许多善于处理这类问题的科学家,后来那些杨树纯林中好几次出现了大量病虫害,被有的人称为“善于处理这类问题的科学家们”也束手无策。

   再如中国四大林区之一的云南省林区除原始森林自然保护区外,大部分区域都是单一的云南松、思茅松,而且云南松、思茅松林区内,地皮上伴生的其它树种、灌木、草等,大都被铲光,成为光秃秃的黄土地;在有的地方,由于燃料奇缺,农户纷纷上山收集松毛(当然,有的地方是把收集来的松毛作牲畜呕肥之用),从而使松树林下连草毛也没有了。在这种单一的松树林中,极易引发难以扑灭的病虫害,造成大面积森林被害。如多次发生蔓延的松毛虫,专吃松树的针毛。这种虫繁殖很快,一片松毛被吃光了,很快到另一片松树林去吃;而且这种虫身上有毒,牲畜吃后,将引起肠胃病,甚至死亡;人若碰上它,身上将被蜇伤,疼痛难忍,造成极大的身心痛苦和恐惧。目前,世界上对付这种松毛虫有两种办法:一是药物(主要是白僵菌)杀灭,二是天敌(一种鸟)吃灭。药物价格高,一般地方买不起;天敌鸟很难引进、放养与驯化,教训是深刻的。

  

   (二)国际上农户林业的兴起

   国际上农户林业的提出源于1978 年10月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召开的“第八届世界林业大会”,大会主题是“村民福利与林业关系”,把社会林业定义为:“任何紧密地把土著人民卷人林业活动的情景”,“旨在满足土著人民需求的林业生产活动;旨在获得经济收入的由农户进行的营林、林产品加工、手工艺生产;以及居住在森林中的部落社会的一些有关活动”。之后,社会林业逐步替代“木材导向”林业和政府林业,在国际上发展成一门相对成熟的学问。

   联合国粮农组织主要使用“乡村林业”或“乡村社会林业”。粮农组织认为,乡村林业的特点,就是强调乡村社会(包括穷人和妇女等) 使用和管理森林资源、通过参与森林管理而获得效益和参与决策的全过程。只有这种乡村社会的积极参与,而不是仅仅采取“按劳取酬” 的单一法,才是粮农组织一直致力推崇的。

   之后,许多国家不仅让乡村社会参与管理森林资源,而且还参与木材生产和销售活动, 更重要的是,乡村社会已开始参与决策的制定,标志着这些国家的乡村社会已真正成了自然资源管理的参与者和合作者。

  

   (三)乡村林业传入中国

   中华民族是个好学的民族。中国学者对于国外社会林业理论与方法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1990年,云南学者于晓刚、王东方夫妇翻译出版了美国学者约翰•W•布鲁斯所著的《社会林业快速评估--林地权属冋题》一书,标志着国际社会林业理论首次引入中国。

   此后不久,福特基金会资助、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与云南省林业厅联合承担的“中国云南山地林业试验示范项目”,云南省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组织的“云南省贫困山区综合开发试验示范与推广项目”,先后在云南省举办过多期社会林业、农村快速评估(RRA)、参与式快速评估(PRA)等培训班,澳大利亚迪京大学、菲律宾乡村改造学院、泰国清迈大学、孔敬大学、皇家林业厅等地的专家、学者应邀讲课。听讲的有云南省社会科学工作者、大学教师、政府林业部门官员等。

   特别应该指出的是,福.特项目官员认为,国际上农户林业理论所讲的农户爱林护林例证,在中国农民中也客观存在。于是资助由我所在的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与云南省林业厅组成课题组,对云南省10个县社会林业进行了调查,发现云南省各民族农民对林业的认识,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并不比城里人、林业官员和林业学者们差。由此,填补、丰富了农户林业的中国案例。

   1992年,我的同事袁德政、郑宝华、于晓刚编译的《社会林业学概述》一书,把社会林业定义为:,以当地农民为主体、以增加当地农民经济收益和改善社区生态环境为宗旨的林业活动。它与以政府官员为主体、以现代工程技术为手段、以生态环境效益为第一目的的林业活动的根本区别,在于理论指导思想上是否以农民为主体,是否相信农民愿意种树、能够种好树和管好树。他们把中国社会林业学的内容概括为以下方面:(1)把满足广大人民对林业的不断增长的全面需要作为林业活动的根本目的;(2)将整个森林作为一个生态经济系统来经营;(3)林业的发展,不仅关系到生态系统的平衡,而且关系到对不同社会集团需要的满足;(4)将森林权属不仅作为划分谁有、谁没有的标志,而且作为促使农户自主参与林业活动的关键;(5)将过去轰轰烈烈、大一统地单一造林改变为各个营林主体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当地的光热水土条件进行有选择地造林。

   1993年,中国林业科学院科技信息研究所李维长研究员等创办《林业与社会》(季刊),宗旨为宣传和传播社区林业的理论和方法、交流国内外社区林业的经验和模式,报道有关社区林业的信息,以及参与式方法的实验经验,以促进社区林业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和参与或方法在中国的广泛应用。李维长还身体力行,在湖北试验林业与社会项目。

   中南林业大学教授徐国祯主持编写了大学教材《乡村林业》,比较详细地介绍了国际上乡村林业形成的历史背景、发展过程及其战略地位 ,并对乡村林业发展的概念、性质与特点作了介绍。指出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下的乡村林业正以中国特有形式和内涵发展着。强调必须围绕以明晰产权为核心,建立起合理的产权制度,转换经营机制,改革管理体制。

   西南林业大学青年教师曹广侠,特地编写了一本普及本《社会林业》(经济科学出版社1999年版),被指定为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林业生态环境管理专业)教材。

   这里有个故事:1990年代初期德国政府分批援助中国15个省、市、区造林项目,每个省市区额度都是2000万马克。云南省德援造林项目排在第一批,前期与启动后的评估由我主持的评估组承担。我们在写评估报告时当然把推广应用社会林业、参与式农村快速评估(PRA),作为建议之一。后来听说,排在第二批的四川省德援造林项目的建议书,德国专家连续几次都不给批准,四川省林业厅的承办人员很纳闷。当福.特基金会北京办事处官员把我们的评估报告给他们看后豁然开朗,原来没有把推广应用社会林业、参与式农村快速评估(PRA)等写进去,于是马上加进去,德国专家便顺利通过了他们的项目建议书。

  

   二、农民成为林业发展主体的依据

  

   根据国内外学者讨论形成的共识,农民成为林业发展主体的依据有以下几点。

  

   (一)当地农民最知道森林对人类的价值

   现有的林业指导思想认为,当地农民只重视自己家庭的短期收益,特别是当年的经济收益,不晓得长期收益和森林对人类的生态效益。

而乡村林业在指导思想上首先相信当地农民是森林对人类的生态效益,这源于数千年来他们对树木尤其是森林的认识的积累。几乎世界各地的农民都知道树木在人类生产生活中的重要意义。生活在云南省的许多民族至今仍保留着原始的树木崇拜,甚至认树为祖为神的风俗: 例如许多民族村寨里的树木被神化为生命的象征、护佑村寨的神灵,认为村寨里如果没有树木, 死去的人就不会再活转来, 活着的人很快会死去;每年,村寨都会举行对树的祭祀活动,以至于在一切都可以毁坏的动乱年代也很少有人敢动这些“神树神林”;直到今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俊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林业发展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农业与资源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