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月之:华盛顿形象的中国解读及其对辛亥革命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7 次 更新时间:2018-08-09 23:01:32

进入专题: 华盛顿   形象   辛亥革命  

熊月之  

  

   摘要: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的事功、品德,在晚清中国被广泛、持续传播,其名字翻译被逐渐雅化,其形象被从多维度解读,诸如传贤不传子的尧舜形象,领导人民抵抗外国的民族英雄形象,知错认错的诚实形象。这些解读,对于了解美国历史,改变中国人的异域人物观念,对于反清革命动员,都有重要价值。在民主政治方面,他被人们从形式、制度与思想等不同层面进行释读。中国有尧舜禅让传说,而缺少民主传统,所以对于华盛顿传贤不传子印象深刻,而在制度上、思想上对民主理解不深。华盛顿形象深入中国人心的部分,主要是民主政治的形式。民国初年中国人对帝制敏感,对专制不敏感,是华盛顿形象在中国影响的实际效果。袁世凯在总统名号下而行独裁之事,并没有激起强烈的反抗,但他一旦在形式上也抛弃了民主,便举国哗然,洪宪帝制也应声倒塌。这与华盛顿形象部分深入而不是全部深入人心相一致。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GeorgeWashington,1732-1799)的事功、品德,在晚清中国被广泛、持续传播,其形象被从多种维度解读,对于改变中国人的异域人物观念,对于反清革命动员与民初政治走向,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深入剖析华盛顿形象在中文语境中的解读过程,对于理解陌生的民主思想何以由舶来品而逐渐深入人心,哪一部分深入人心,以及深入到什么程度,具有特别的价值。

  

一  华盛顿形象在晚清的传播过程

  

   美国在1776年成立,当时并不为中国人所知。八年以后,中美两国有了民间交往。1784年美国轮船“中国皇后号”来华,是为中美民间交往的开始。以后,中国才开始注意这个大洋彼岸的国家。

   1817年(嘉庆二十二年),两广总督蒋攸銛在向朝廷报告有关外国船只问题时,称美国来华货船较多,亦最为恭顺,并谈到美国没有国主,头人四年一换:

   该夷并无国主,止有头人,系部落中公举数人,拈阄轮充,四年一换。贸易事务,任听各人自行出本经营,亦非头人主持差派。

   这是迄今所见中文资料中,中国官员第一次注意到美国政治制度的独特之处,但是,没有提到华盛顿的名字。

   1819年,英国传教士麦都思在南洋所写《地理便童略传》中,对美国政体有所介绍,内称“花旗国无王,只有一人称总理者治国家事,期在任四年,然后他人得位”。书中也没有提到华盛顿名字。

   1821年,英国传教士在南洋出版的《察世俗每月统记传》,刊载米怜《全地万国纪略》,介绍美国情况:“花旗国,其京曰瓦声顿。此国原分为十三省,而当初为英国所治。但到乾隆四十一年,其自立国设政,而不肯再服英国。”文中提到的“瓦声顿”,是华盛顿地名,不是华盛顿其人。但美国首都华盛顿本是因华盛顿总统而命名,故此一“瓦声顿”亦可视为华盛顿其人在中文里的第一个译名。

   1837年,传教士所编《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杂志,第一次明确述及华盛顿其人。杂志在一篇题为《论》的论说中,介绍美国情况,称其国行宽政,以仁义建国,民人富庶,国势强盛。文中称赞“华盛屯”(华盛顿)有尧舜之德,能解救人民,不贪恋权位。

   1838年2月,《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刊载一篇《华盛顿言行最略》,比较具体地介绍了华盛顿的事功、道德与历史地位。同是1838年,美国传教士裨治文在所著中文读物《美理哥合省国志略》中,比较全面地介绍了美国各方面的情况,对华盛顿的历史功绩作了比较具体的介绍。

   1844年,梁廷枏主要参考《美理哥合省国志略》而写的《合省国说》,述及华盛顿史迹。同年,徐继畬经由美国传教士介绍,获悉到华盛顿事迹,大为赞叹,在《瀛寰考略》中较多地述及华盛顿,予以很高的评价(详见下文)。

   1852年,魏源在《海国图志》百卷本中,对华盛顿事功介绍颇多。

   其后,蒋敦复在《华盛顿传》中,李善兰在《米利坚志》序言中,寓居上海的美国传教士在《画图新报》刊载的《华盛顿小传》,冈本监辅的《万国史记》,谢卫楼的《万国通鉴》,均对华盛顿有所介绍与赞扬。

   1886年,黎汝谦、蔡国昭合译出版了美国人洱汾·华盛顿所著《华盛顿全传》。书凡8卷,原作者洱汾·华盛顿(WashingtonIrving,1783-1859)是美国著名作家,《华盛顿全传》是他在长期调查研究基础上精心撰写的力作,一百一十多万字,1859年出版。黎汝谦在日本神户担任领事期间,读到此书,深为佩服,乃嘱领事馆译员蔡国昭将其译出,并亲为润色。此书对于传播华盛顿生平事迹,影响很大。戊戌维新期间,时务报馆曾将其排印重版,名《华盛顿传》。

   1892年,《申报》刊载《美利坚国考略》,内对华盛顿历史功绩的评价,与徐继畬、蒋敦复等人相近。

   1898年,福建人黄乃裳为美国人编的《大美国史略》作序,特别强调华盛顿创立的制度对全世界的意义。

   1902年编就的甘韩《经世文新编续集》,收有《华盛顿布伦士维廉合论》,将华盛顿事功与普鲁士的布伦士维廉相比,认为华盛顿的成功条件尤为困难,“华盛顿者资兼文武,发于畎亩之中,初举度地官,终为大统领,与英血战八年,备尝艰苦,终致美为自主之国”。华盛顿面临的形势是强英日侵,将帅多叛,但最后立伟勋、开大业,全国富强,四邻震羡,“华盛顿不诚旷世之伟人哉”!

   同年,华盛顿事迹被写入小学教科书《文话便读》,文虽简短,但对于华盛顿形象的传播,很有价值:

   华盛顿者,美利坚之总统也。美立国至今才百年,百年以前,美为英国属地,英待其民,甚为暴虐,华盛顿创离英独立之说,举兵与英人抗,英不能敌,许其独立。华盛顿既为美君,不传位于己子,而使国人公举才能之士,三年任满,则复举而代之,名曰总统,又曰民主。

   1903年,上海开明书店、文明书局同时出版日本学者福山义春著的《华盛顿传》的两种译本,对华盛顿事迹介绍颇为详细,予华盛顿以非常高的评价(详见下文)。

   1904年出版的《地球英雄论》中的《华盛顿论》,将近代中国华盛顿论推到顶峰(详见下文)。

   此外,清末出版的各类万国通史、西洋通史、美洲历史,亦或多或少地述及华盛顿,文艺小说中亦有以华盛顿为题材的。

   上述文献,对华盛顿生平介绍最为翔实的是黎汝谦、蔡国昭合译的《华盛顿全传》,其次是福山义春的《华盛顿传》。

  

二  译名的雅化

  

   前已述及,华盛顿的译名第一次在中文里出现,是指美国首都名称,作“瓦声顿”,时在1821年。

   1837年,《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第一次述及华盛顿其人,译作“华盛屯”:美国“教授振举国者之君子,称华盛屯。此英杰怀尧舜之德,领国兵攻敌,令国民雍睦,尽心竭力,致救其民也。自从拯援国释放民者,不弄权而归庄安生矣。”

   1838年,《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刊载《华盛顿言行最略》,为“华盛顿”译名首次出现。此后,华盛顿名字在中文书刊里频繁出现,不同的译名有十多个,包括兀兴腾、瓦升墩、瓦升屯、漥性吞等。

   这些不同的译名,多出现在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后,逐步统一为“华盛顿”。到二十世纪初,已经看不到其他译名。译名由众多而单一的过程,是个逐渐雅化的过程。其中,有两个典型的例子:

   其一是徐继畬对译名的选择。徐继畬关于华盛顿的知识,主要得自美国传教士雅裨理。他在《瀛寰志略》初稿《瀛寰考略》(1844)中,将华盛顿的名字全都写作“兀兴腾”,诸如“兀兴腾既得米利坚之地”,“兀兴腾,异人也,起事勇于胜、广,割据雄于曹、刘”。四年后《瀛寰志略》(1848)出版,“兀兴腾”全部被改为“华盛顿”。此前,使用“华盛顿”最多的,一是《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二是裨治文1838年出版的《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徐继畬1844年在与雅裨理接触时,可能还没有看到《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和《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及至1848年杀青《瀛寰志略》书稿时,可能看到了《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和《美理哥合省国志略》,或其中的一种,觉得“华盛顿”译名比“兀兴腾”更雅,于是改用了“华盛顿”译名。

   其二是褘理哲对译名的选择。褘理哲(RichardQuartermanWay,1819-1895)是美国长老会传教士,生于乔治亚州,1844年奉派来华,8月到宁波,参与管理印刷所和长老会在那里所设的男童寄宿学校。1848年,他在宁波出版小册子《地球图说》,其中《花旗国》一篇述及华盛顿,用的译名是“瓦升墩”。1871年,褘理哲将此书修订重版,书中的“瓦升墩”已一律改为“华盛顿”。

   无论是瓦声顿、华盛顿、瓦升墩,还是兀兴腾、洼申顿、漥性吞,都是对Washington的音译。由于中国方言的差异,不同地方人对同一音译会选择不同的汉字。“兀兴腾”、“漥性吞”,是用北方官话的读音来标注Washington,而“华盛顿”则是广东话来标注的。使用“兀兴腾”的徐继畬是山西人,使用“漥性吞”的实际是谢卫楼的中国助手赵如光,是北通州人。协助裨治文撰写《美理哥合省国志略》的中国学者梁植,是广东高要人,“华盛顿”之译名应该主要由他确定的。

   但是,中文字不同于英文,“华盛顿”三个字合在一起是人名或地名,但拆开来,每个字都有独立的含义。华、盛、顿三个字中,前两个字多作褒义,如华丽、华贵、华彩、盛大、旺盛、兴盛,连在一起,有华贵、兴盛之感,而“兀兴腾”或“漥性吞”,三个字连在一起,除了有表音的功能之外,很难让人产生美感,甚至有点稀奇古怪。所以,以“华盛顿”替代“兀兴腾”、“漥性吞”之类译名,实际是译名雅化或美化的过程,这是与对华盛顿其人的崇敬心理联系在一起的。

  

三形象的圣化

  

   中文读物对华盛顿的介绍与评价,受美国影响很大,有的介绍本身就出于美国传教士。

   据余志森研究,19世纪上半期,即华盛顿逝世后的半个世纪,华盛顿在美国一直处于被人崇拜、敬仰的热浪之中。他被人奉若神灵,“祖国的救星”华盛顿常常被与“人类的救星”耶稣相提并论。1832年,是华盛顿诞生100周年,一名国会议员在演说中把华盛顿生日同圣诞节,并列为创世纪以来人类仅有的两个值得庆祝的诞辰。美国人普遍认为在家里挂一幅华盛顿的画像是神圣的义务,好像家里必须有圣人像一样。在1845年出版的一本华盛顿画传中,作者竟认为,婴孩出世第一句应学的话是妈妈,其次是爸爸,第三句应是华盛顿。

鸦片战争前后,美国传教士络绎来华时,正是华盛顿形象在美国被神话、美化的阶段。中文读物中,有关华盛顿的资料、信息,基本来自美国。在那样特定的背景下,在传教士的笔下,华盛顿的形象自然相当高大、完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华盛顿   形象   辛亥革命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500.html
文章来源:《史林》2012年第1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