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首届剑桥“一带一路”国际研讨大会主旨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 次 更新时间:2018-08-07 16:16:32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陈文玲  

  

   受英国剑桥大学邀请,2018年7月4日-8日,国经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携战略研究部颜少君副研究员赴英国伦敦,参加首届剑桥“一带一路”国际研讨大会。本次研讨会由剑桥大学“一带一路”国际研究中心举办,包括“一带一路”专家对话、“一带一路”世界青年对话和“一带一路”世界大健康对话三个分论坛,来自美国、斯洛文尼亚、中国和英国等国家的前政府官员、专家学者、行业组织代表、企业家代表、媒体等150多人与会,会后发布了《“一带一路”剑桥宣言》。

   “一带一路”专家对话分为演讲环节和专家讨论环节。演讲环节由剑桥大学教授、英国皇家学会工业院士张祥成主持,剑桥前市长乔治·皮帕斯、剑桥大学耶稣学院莎莉·丘奇教授、中英工商理事会副主席汤姆·特鲁布里奇爵士、国经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相继进行主旨发言。陈文玲总经济师简要概述了“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取得的重要进展,回顾了中英“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的取得成就,诠释了进一步推进中英“一带一路”合作的重大意义、巨大合作空间与共同利益;着重论述了“一带一路”之所以得到全世界大部分国家积极响应的深层次原因,重申了秉承共商、共建、共享的“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推动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这是关系到人类发展命运的全球性问题,并呼吁来自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英国学者、乃至全球的学者能够发挥学术上的研究能力,共同研究“一带一路”的理论内涵,共同从理论上研究符合人类发展规律、社会发展规律和经济全球化发展规律的“一带一路”,为人类的和平发展,为世界各个国家的共同富裕,创造一套新的理论体系,使之既能诠释“一带一路”,也能为人类继续前行指明方向。

   “一带一路”专家对话讨论环节由英国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学院马丁·雅克主持,斯洛文尼亚前总统达尼洛·图尔克、中英工商理事会副主席汤姆·特鲁布里奇爵士、总经济师陈文玲和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参加。围绕当前国外有关学者和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疑问和质疑,陈文玲总经济师进行了批驳、回答和解释,着重重申了“一带一路”倡议是由中国提出属于世界的一种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需要世界各国携手共同参与,“一带一路”的愿景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陈文玲会议主旨发言附后。

  

陈文玲总经济师在首届剑桥“一带一路”国际研讨大会上的主旨发言

  

   各位剑桥大学的学者和老师朋友们,还有来自美国、斯洛文尼亚以及世界各地专家朋友们,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接受剑桥大学邀请参加一带一路理论研讨会,非常感谢对此作出巨大贡献的张祥成教授。刚才听了剑桥前市长的致辞,他在英国已经组织召开了一次一带一路会议,而且非常成功,刚才我见到了英国非常资深的马丁教授,还有今天会议上发言的各位教授,我对各位朋友表示感谢!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对一带一路进行了连续多年的跟踪研究,2013年,我所在CCIE理事长、国务院前副总理的曾培炎先生提出了关于成立亚投行的建议,2014年中心进行了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研究,2015年、2016年、2017年每年都最为国家相关部门的重大课题进行深入研究或专项研究。2017年在中国北京召开了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在这次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做了重要演讲,来自全球130多个国家,1300多名代表参加了这一次会议。英国派出了代表,我记得是英国的财政大臣,参加了一带一路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召开了国家领导人的会晤,29个国家领导人参加了会晤。还召开了六个平行分论坛,其中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了智库平行分论坛。

   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有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有87个国家加入了亚投行。习近平主席关于成立亚投行的建议提出后,英国是欧洲国家第一个提出加入亚投行的。在2017年5月14日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在致辞中说,“一带一路”倡议和联合国新千年计划宏观目标是相同的,都是向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作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多国际组织和国家响应,它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2017年7月19日我们中心一带一路课题组在英国做相关调研,我应邀在剑桥大学校长办公室作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专题报告,当时给了我半天的时间,但是今天可惜总共加上翻译40分钟,所以我就不可能像去年7月19日一样,能够展开介绍我们对一带一路的研究成果了。因为我们中心是从2013年开始,每年都有一带一路的研究成果,都有一带一路的专题研究报告,今天恐怕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大家就一带一路进行交流。

   我特别欣赏乔治先生,刚才他在发言中说到剑桥的河,剑桥的船,剑桥的桥,剑桥的河从河通向大海,剑桥的船是可以划向世界,可以划向中国,他的话很有诗意。刚才莎莉女士在发言中谈了她对丝绸之路的理解,她说丝绸之路是从郑和下西洋那个时候开始的,我不知道她还在不在现场,这里我想与她有交流一个问题,实际上,古丝绸之路是从西汉时期张骞出使西域开始的,从那个时候开始陆上的丝绸之路一共有三条,海上丝绸之路则从唐代就开始了。海上丝绸之路,郑和下西洋就已经到了明代,那个时候的路线只是海上丝绸其中的一条。郑和下西洋的时候,那个船队是从江苏太仓出发的,明代中国能够制造巨轮了,所以郑和才能下西洋。但实际上随着中国与其他国家贸易的展开,在唐代、宋代的时候,从福建漳州就开始有茶叶、丝绸等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地,波斯人把中国的买卖做到了全球。比如说现在英国的红茶,就是那个时候来自于福建武夷山的岩茶,出口到了英国以后,变成了英国贵族的饮品,然后在英国把它精细地加工成了红茶,现在英国沃顿红茶驰名天下。

   刚才他们谈得非常好,谈了中英之间的关系,我非常赞成。我们这次到剑桥大学来,感觉非常得不一样,因为我上次来没有住在剑桥,今天我们住在剑桥大学非常古老的房子里面,感受着有800年历史的剑桥大学这种历史文化的积淀,我们也看了剑桥的河,剑桥的船,还有剑桥河上徐志摩作诗的那棵大树。现在中国每年有1亿多人到各国旅游,去年是1.31亿人,其中到英国来旅游的人,很多都是为了看一看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他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希望有朝一日能迈入这样一个高等学府的大门。但是这个门槛实在是太高了,因为剑桥大学在全世界大学排在第四位,是世界一流大学,那是中国很多的家长和学生梦寐以求的一个梦想。我能在大家梦寐以求的一个梦想场所,参加今天的会议,并做一个个人的发言,感到无比荣幸。

   我今天谈的第一个观点,英国是全球发达国家支持一带一路的示范,或者叫典范。英国在六方面走在了西方其他国家的前面。

   第一,英国第一个提出并加入亚投行,是西方国家率先加入亚投行的国家。我今年3月份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会见了英国财政部一位司长,他是代表英国参加亚投行决策讨论的常务理事,他到中国来参加亚投行会议,讨论亚投行投资印度和东南亚的两个项目,在中心他与我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第二,英国领导人和主要政府部门,高度重视一带一路,这在西方国家里应该说是排在首位的。除了去年英国派出代表参加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外,今年1月份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访问中国,她提出要打造中英黄金时代的升级版,对一带一路表示了非常大的兴趣。英国财政大臣和国际贸易大臣,两位大臣今年都在不同会议上发言,明确指出英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符合中国与英国的共同利益,也可以为英国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

   第三,英国是率先批准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的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以政府的方式下发这样的文件,这在全球还是第一个。

   第四,英国是率先、也是第一个在西方国家发起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的国家,而且这个研究中心就设在了剑桥大学。我们知道,在中国对于英国学者的研究成果,我们是非常的关注和高度重视的。比如说英国学者出版的《新丝绸之路》,这本书就被翻译成了中文,在中国市场有很大的销量。现在成立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就是要研究那些共性的,对于全球有理论价值的问题,我认为这方面具有历史性的意义。

   第五,英国率先组建了一带一路城市专家委员会,这个城市专家委员会是英国一带一路的特使到中国来谈的。目前已经成立了城市委员会,我发现英国公开媒体也已经报道,这个在西方国家成立一带一路城市专家委员会,我认为这也是第一个。

   第六,英国第一个成立了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融资交易所。英国是世界金融中心,英国渣打银行与中国国开行签署了100亿人民币投资授信贷款额度备忘录,投资方向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渣打集团还准备在2020年之前,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这些项目,再有200亿美元的融资支持。

   我认为一带一路在英国,从政府到金融机构,到企业,到社会民众,它的关注程度,支持程度、信赖程度和参与程度,都超过了西方其他国家。尤其是在当前有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对一带一路提出了种种质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英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是一个具有远见的国家。刚才莎利女士说得非常好,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质疑的问题,但是我要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伟大的发明,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伟大的行动,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伟大贡献,这样才有人类的进步。

   去年我们7月份在英国调研的时候,英中贸易委员会帮助我们组织了有几十个企业家参加的会议。这些企业提出来希望参加一带一路建设,比如说渣打银行,比如说毕马威,他们都提出英国企业有很强的有金融能力,有项目策划和风险评估服务能力,如果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这样可以降低一带一路的风险,同时能释放积累的金融服务能力,以及规划、咨询、设计、评估能力。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国家的远见,一个国家企业的远见,这样的远见会给中英关系,以及在未来的一带一路建设合作中,带来巨大的合作空间和巨大的共同利益。

   第二个观点,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响应,我们需要对相关的重大理论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刚才张祥成教授说得好,一带一路倡议现在响应的人很多,响应的国家很多,但是我们的研究还不够,尤其是研究的深度还不够,我非常赞成他的观点。去年7月份在英国期间,我们和英国智库ISS有半天时间的交流和对话,我记得有一位非常资深的英国战略研究者,当时提了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提得非常深刻,他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究竟给世界带来什么,我希望将来我们的孙子问起来的时候,当时中国一带一路到底是什么呢?我希望我们告诉他的不是修了哪条路,而是告诉他留下了什么样的思想财产。

所以,我们现在急需要研究的是一带一路建设符合人类发展规律的东西是什么,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东西是什么,符合经济全球化发展规律的东西是什么,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应该寻找这些理论支持和理论内涵。否则,如果说一个重大的国际行动没有理论支持,没有合理的理论诠释,那么这个行动就走不远,而且就不会有持续放大的影响力。我们希望英国的学者能够发挥优势,特别是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还有来自全球的学者,充分发挥我们学术上的这种研究能力,来寻找和创造一种新的理论体系,为人类的和平发展,为各个国家的共同富裕,创造一套崭新的理论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439.html
文章来源:国经中心专家论点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