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禹:地缘政治博弈与国际体系的扩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3 次 更新时间:2018-08-01 22:15:10

进入专题: 地缘政治  

张禹  

  

   摘要:尽管地缘政治是一门历史悠久的学科,但其至今仍散发着智慧的光辉,其对国际关系现实的解释仍然具有强大的说服力。人们过往在进行地缘政治研究时,通常考察的是地缘政治资源、国家的地缘政治类型等,而对相关国际体系的考察是则是相对欠缺的。尽管国际体系对地缘政治的作用往往被忽视,但是国际体系的变化通常会对地缘政治博弈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特别是国 际体系的扩张往往具有决定性意义。本文试图通过对地缘政治博弈主体、地缘 政治博弈模型、国际体系扩张的阐述,解读国际体系扩张对地缘政治这一学科理论和实践发展的重大影响,并试图对地缘政治的固有缺陷进行相应的哲学思考。

  

  

作为一门学科,地缘政治学产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1899年,瑞典政治学家鲁道夫·契伦开创性地用“地理”和“政治”两个词汇组成了一个全新的词汇 ,即 “地缘政治”,开启了 “地缘政治时代”。地缘政治学是国际关系领域中的一门显学,在西方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领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一直以来都是国 际关系理论界关注的重点方向,是国际关系学中的基础性学科之一。所处的地 理位置和拥有的资源会让国家在国际竞争中占有优势或居于劣势地位,因此,地 缘政治地位成为国家制定对外政策的重要依据。人们在进行地缘政治研究时,通常考察的是具体的地缘政治资源、国家的地缘政治类型,而对相关国际体系的考察是则相对欠缺。尽管国际体系对地缘政治的作用往往被人们所忽视,但是国际体系的变化通常会对地缘政治博弈产生极其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国际体系的扩张往往具有关键性意义。

  

   一、地缘政治的考察对象

  

   不同的历史时期,地缘政治理论的考察对象略有差异。早期的地缘政治理 论主要考察气候、自然环境、资源等,而经典的地缘政治理论主要考察国家的地 理分布对其对外政策形成的影响。

  

   (一)早期地缘政治理论的考察对象

   西方世界中,对地理环境与政治的关系进行论述可以上溯到古希腊时期。在这一时期,很多战略家和学者纷纷将地理知识应用于政治、外交和军事领域。亚里士多德认为,人们与其所处的环境密不可分,人们的行为、性格甚至智力都 要受到地理环境的影响,“靠近海洋会激发商业活动,而希腊城邦国家的基础就 是商业活动。温和的气候会对国民性格的形成、人的活力和智力的发展产生积 极的影响”。不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不同的自然气候条件,不同的自然气候条 件决定了适于生长的动植物种类,而动植物是人类的食物来源,而食物的摄取决 定了人类大脑的进化,大脑的进化则决定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尽管亚里士多 德的观点有地理决定论之嫌,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观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 理解不同城邦的对外政策和战略是具有相当积极意义的。

   法国政治思想家让·博丹认为,气候会影响国民性格和对外政策,“高纬度 的北部地区和温和的气候为建立以法律和正义为基础的政治体系提供了最为有 利的条件,同南部气候条件相比,北部地区和山区更有助于形成比较严明的政治 纪律,而且南部的气候不能激发主动性”。

   德国学者弗雷德里希·拉策尔实质上是第一个将政治和地理联系起来,并 根据国家的地理位置研究其对外政策和战略的西方学者,只不过他并没有使用“地缘政治”这一术语。他吸收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很多观点,认为国家不是静 止的,而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有机体,国家如同生物一样,是一种生物有机组 织形式,其社会行为遵循着生物规律。国家的特性必然受到为其提供生存环境 的领土特性和所在位置的影响。拉策尔认为,最重要的政治—地理因素是“空间”,国家的生存与发展受制于“生存空间”,历史将由大陆规模的大国控制。他 的学说被希特勒所利用,成为纳粹德国实施对外侵略扩张的基础理论之一。

   鲁道夫·契伦由于最先发明了地缘政治这一术语,被后世尊为地缘政治学 之父。他对地缘政治学所下的定义非常简单,即地缘政治学是一门关于表现为 空间的地理有机体——国家的学科。很显然,契伦在地缘政治学中延续了社会 达尔文主义。他甚至将国家看作人格化的、具有感觉和理性的生物,完全站在社 会达尔文主义的立场上提出“为生存斗争”是国际政治发展的必由之路。契伦认 为,中小国家最终必定要屈服于大国,大国则具有天然的“地理使命”,即吞并中 小国家,不断对外扩张。最终,世界上将仅剩下几个巨大而强盛的国家。然而,熟知中国春秋战国史的人都知道,契伦所认为的“最终”还远远不是结束,它只是 大国间火花四射的激烈而残酷的大碰撞的开始。

  

   (二)经典地缘政治理论对地缘政治博弈主体的考察

   人们无论支持还是反对地缘政治的方法都对包括弗雷德里希·拉策尔、马 汉、杜黑、麦金德、斯皮克曼等地缘政治理论大家及其提出的诸如“空间有机体” “生存空间”“海权”“空权”“心脏地带”“世界岛”“边缘地带”等理论观点耳熟能详。而上述地缘政治理论为现代西方国家对外政策及其战略传统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有力的思想基础。

   英国的麦金德、美国的马汉和斯皮克曼是西方地缘政治理论中非常经典的 三个代表人物。麦金德提出了地缘政治的心脏地带理论,马汉重点强调了离岸 平衡国家的重要作用,而斯皮克曼则提出了地缘政治中的边缘地带理论。这三 种理论或看似针锋相对,亦或矛盾重重,实则它们是同一事物的不同组成部分。尽管麦金德在其著作《历史的地理枢纽》中已经提出了心脏地带国家、边缘地带 国家、离岸平衡国家的相关理论,但是,其对边缘地带国家和离岸平衡国家的论 述显然是不足的。而《历史的地理枢纽》一书的精华在于这样一句话:“美国最近 已经成为一个东方强国,它不是直接地,而是通过俄国来影响欧洲的力量对比……从这个观点来看,大西洋才是东西方之间将来的真正分界线。”这句话使得麦金德的理论具备了更为广阔的开放性,为心脏地带国家、边缘地带国家、离岸平衡国家这三种类型国家的博弈模型建立了理论基础。麦金德在1904年就已经意识到,英国长期以来一直作为离岸平衡国家的地位将会被大西洋对岸的美国所取代,因此,麦金德作为拥有无上荣光的大英帝国的公民有极为强烈的意愿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当然不论是大英帝国,还是麦金德本人都无力阻止它的发生,他们都只能退而求其次,力图延缓该情况的出现。很多人都曾经提到过的麦金德的理论缺失,即麦金德地缘对抗模式的单一性,并非是因为其他地缘对抗模式,甚至包括边缘地带理论处于麦金德的考察视野之外,他犹抱琵琶环顾左右而言他的原因只能说明他有难言的苦衷。理论家的理论再正确,他的祖国却因此而衰弱了,那么他将宁愿选择永远都不说出他的理论,也不愿看到祖国的 衰落。从本质上说,麦金德、马汉、斯皮克曼的本质区别不在于理论形态,而在于 他们的国籍,地缘政治理论家的理论都是要为自己的祖国服务的。麦金德不愿 说出边缘地带理论,而马汉和斯皮克曼则完全没有麦金德的顾虑。这样既成就 了马汉和斯皮克曼,也造成了麦金德地缘政治理论所谓的理论缺失。在当时的 历史条件下,大英帝国既要保持世界首强的国际地位,又要保住欧洲的世界中心 地位。美国则不需要有这样的顾虑,它只需要争得世之翘楚,并不需要考虑欧洲 是否会继续作为世界的中心,美国并不在乎欧洲是否能够维持世界中心地位。

   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特别强调了心脏地带国家的地缘政治优势。他在《历史的地理枢纽》一书中认为,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地理条件对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某种巨大的影响,通过欧亚大陆上的一片广袤的地区,游牧民族凭借高度机动灵活和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力量四方征战。“现在俄国取代了蒙古帝国。它对芬兰、斯堪的纳维亚、波兰、土耳其、波斯、印度和中国的压力取代了草原人的向外出击”。在世界范围内,俄罗斯取代德国在欧洲的中心战略地位,除了北方,俄国可以向其他任何方向发动进攻,当然也可能遭受来自相应方向的进攻,因此,俄国已经具备世界性的地缘战略优势地位。但是,麦金德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进程的判断与事实大相径庭,导致世人相信麦金德过分夸大了心脏地带国家的战争潜力和地缘优势,甚至有人认为,因为麦金德有着强烈的反俄倾向,才会如此夸大心脏地带的能力与优势,直到冷战的爆发才重新使得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受到应有的尊重和关注。

   我们在研究地缘政治理论时,必须将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马汉的海权论 以及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相结合,还原地缘政治理论本身。麦金德的地 缘政治理论强调了心脏地带国家和离岸平衡国家,马汉的地缘政治理论重点强 调了离岸平衡国家,斯皮克曼的地缘政治理论中则着重强调了边缘地带国家。实则人类社会的全部地缘政治史正是这三种类型国家博弈史的体现。地缘政治 对抗模型也绝不仅仅是陆海对抗,即心脏地带国家与离岸平衡国家的对抗。斯 皮克曼提出边缘地带理论后,由于地缘政治中国家类型和实体的增加,极大地丰 富了地缘对抗模型的类型。

  

   二、地缘政治博弈主体

  

   我们已经知道离岸平衡国家、心脏地带国家和边缘地带国家是地缘政治博弈的主要主体,而它们各自的地缘政治特点则决定了它们在地缘政治博弈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一)离岸平衡国家——绝对优势

   马汉所倡导的海权论的精华在于,“谁能控制海洋,谁就能成为世界强国;而控制海洋的关键在于对世界重要海道和海峡的控制”。地缘政治中,从“海上马车夫”荷兰到“日不落帝国”大英帝国,再到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所有的离岸平衡国家都曾经或正在担当世界霸权的角色。其所具有的某些天然的地理优势,使得它们具备了成为世界霸权的地缘基础。在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离岸平衡国家,即在大英帝国完全融入国际体系之前,荷兰这个承担了大量陆权国家义务的海权国家一直发挥着离岸平衡国家的重要作用。其后的大英帝国和美国则具有某些相同的地缘条件,能够使得它们可以更好地发挥其固有的地缘优势,其中,最为关键的除了它们的综合国力强大之外,就是它们优越的地理位置。

   大英帝国是一个岛屿国家,尽管欧洲大陆上强国林立,但是英吉利海峡和大西洋可以保护它避免直接遭到来自世界岛的陆上进攻;美国则是一个两洋国家,并且其周边没有能够威胁其安全的大国存在,类似加拿大和墨西哥这样的国家几乎不能对美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为了给自身过剩的工业生产能力寻找更加广阔的市场和原料产地,大英帝国和美国可以把大部分、甚至全部战略资源都用于拓展海外利益和强化海上力量,并且将海洋作为“高速公路”直接连接本土与海外利益。

通过夺取殖民地、建立殖民帝国,大英帝国和美国获取了稳定的市场和原料产地;同时,它们都建立了强大的海军和远洋商船队,以保障其海外利益的实现与安全。其中,特别是美国,其成为离岸平衡国家的进程具有某种程度上的代表性。在南北战争前,美国通过战争夺取或购买的方式已经逐步完成了大陆扩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地缘政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308.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 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