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在亚洲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62 次 更新时间:2018-07-26 07:38:39

吴万伟  
因此,就当今国际法而言,这些冲突事实上源于前法律时期的东西。在主权问题解决之前,国家法律如何能使用呢?当西方外交官谈及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国际秩序的需要时,他们需要明白,在引起这些冲突的很多东西中,首先需要就规则达成一致意见才行。只有在冲突解决之后而不是之前,法律的闹钟才能合法地嘀嗒作响。

在技术官僚协商中,协商的自主性和秘密性,甚至各位参加者的观点保持匿名对于确保共识结果的本质来说至关重要。政治心理学家菲利浦·泰洛克Philip Tetlock)指出,决策过程的太多透明阻碍参加者从长远的公共利益角度做出无关政治的判断。扩展到外交领域,这意味着协商必须摆脱遭常常遭到无知公众攻击的恐惧,民众对议题的复杂性根本不熟悉。回顾一下这个案例:哥伦比亚政府和反政府武装民兵组织之间经过四年私下协商之后,在2016年底将签署旨在结束50年内战的和平协议,结果,它在充斥“虚假新闻”的全民公决中差一点遭到拒绝,只是在两个月之后才通过。

在各方接近达成解决方案时,议会议员和其他全国性政治人物能够通过简报了解协议在国内宣传的轮廓。比如,韩国人强烈支持国家重新统一,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年轻人比拥有战争记忆的先辈更容易亲近对方。年轻一代积极学习对方的语言,到对方的大学去留学。他们是支持和平的重要力量,这个优势应该被充分利用。虽然民主过程在批准解决方案中非常重要,但在找到解决方案的时候,民主未必十分有效。

现代外交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大使们聚集在远离家乡的首都,他们组成了思想相近的专业人士独立阶级。只要被赋予代表“国家利益”的任务,他们就会形成不同于任何单一国家的共同的世界观,那是对国际和平的更高层次义务。看似矛盾的“独立外交官”恰恰是我们再次需要的人,他们提醒我们意识到,仅仅因为国家拥有利益并不意味着那些利益就与其它国家的利益存在零和游戏关系。 

秘密外交有悠久的历史。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就是通过秘密渠道沟通解决的,其中双方同意,苏联从古巴移走导弹,美国将不入侵古巴(单独的条件,美国也将移走部署在土耳其的核导弹。)尼克松政府和北京的秘密外交被认为是改变全球权力结构的重大突破之一,正式确认了中国与苏联决裂,确立了多极化的欧亚大陆舞台。考虑到在冷战的高潮时期,试图窥探两个专制政权盟友并使其反目的敏感性,回顾起来,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话)否认这场秘密外交活动的重要性。美国参与越南战争也是通过与北越的秘密协商而终结的,结果是亨利·基辛格和黎德寿(Le Duc Tho 1910-90曾任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等要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考虑到国际和区域环境不可预测的转变,这些案例中没有一个是得到保证的长期结果,但是,这些斡旋过程可以说为不稳定的局势带来了稳定性。最近的案例是,秘密渠道对获得美国、欧盟和伊朗之间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至关重要。瑞士和阿曼做东安排美国和伊朗高级官员举行直接会谈。

重要的外交倡议完全在秘密中进行,应该非常谨慎的担忧的确具有合理性。19世纪金碧辉煌的王宫房间是殖民主义分而治之的永久法宝。问题延续到20世纪,在大国瓜分其他国家时,太常见的情况是国界线划在错误的地方--或在根本就不应该划界的地方划界。但是,帝国之间就征服遥远地方的协商与旨在消除国内和国际冲突的和平协议之间,还是存在根本性的差异。

联合国自从创立起就一直参与维和活动---1949年第一次阿以战争的终结仲裁到在全球各地管理数十起维和行动到在冷战高潮时主持美苏之间的核裁军会谈。在2000年时,在联合国主持下的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边界委员会独自为两个非洲国家的边界争端划定边界。但是,埃塞俄比亚拒绝把城镇巴德梅(Badme)交给厄立特里亚,零星的冲突持续至今。当前,联合国在促成希腊和土耳其就塞浦路斯岛屿的划分进行协商谈判。无论是这里还是当今其他情形,联合国都没有被授权提供解决方案,也没有确定最终期限。并不令人吃惊的是,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已经见证了地中海东部争议岛屿争夺的军事斗争,再次将希腊和土耳其推向了冲突的边缘。

独立管理的协商提供了值得模仿的新先例。2017年,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主持的调解过程中,澳大利亚和东帝汶接受了五人委员会提供的一揽子建议,该建议提供了海上边界划定和横跨各自领土的大型天然气田的利润分享计划。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设计者之一,新加坡前外交部长许通美(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1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