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在亚洲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53 次 更新时间:2018-07-26 07:38:39

吴万伟  
5pt;font-style:normal;">Richard Holbrooke)打前站的多国协商过程(代顿和平协定Dayton process)之后,交战各方达成停火和解决方案,从而为该地区带来现有的政治局面。前南斯拉夫共和国---既然边界都已经划定而且得到承认---已经组成了每个共和国都加入的关税同盟,而且也都在积极加入欧盟。如果每个集体协议都必须经过全民公投来解决,巴尔干地区或许至今仍然处在没完没了的冲突、缓和与故态复萌的循环之中。这是从巴勒斯坦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阿塞拜疆共和国自治州Nagorno-Karabakh)到克什米尔(Kashmir)很多所谓的“冷冻”冲突的可能命运,除非采取更加具有决定意义的外交活动。

在大国相互猜忌的时候,为什么技术官僚和平途径是可能的呢? 

首先,亚洲领袖非常罕见地同时如此强势。习近平、安倍晋三、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区域其他国家的领袖都多多少少在权力争夺中占了上风。他们在国内拥有很高的支持率,因而拥有可利用的庞大政治资本。与此同时,没有人能单独战胜对手(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意识形态上),因为人人都同样在追求旨在恢复历史上的辉煌成就的民族主义工程。去年夏天,新德里和北京就中国和不丹之间一块儿高原洞朗(Doklam)的对峙就是非常说明问题的例子。最后,首先眨眼的是中国而不是看起来更弱小的印度。不是进一步让局势升级,习近平和莫迪在去年4月进行了为期两天的面对面交谈,以恢复双边合作机制(包括军方合作)来讨论解决争议边界的框架协议。

这也提醒我们意识到亚洲领袖中盛行的实用主义。亚洲领袖的政治心理不是很好理解;他们往往被称为独裁者或者强人,但是,他们与民主选举出来的领袖如唐纳德·特朗普的共同之处是生存本能。虽然他们接力寻求获取优势的方法,但决不会像希特勒或萨达姆那样做出自杀式的侵略行动。除了积极的经济相互依赖性之外,他们都拥有正在进行中的更重要的国内改革工程,代价高昂的国际冲突将让这些改革毁于一旦。

很多亚洲国家的领袖如习近平和莫迪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这个事实在支持解决冲突的过程中应该发挥了积极作用,因为他们的手中多多少少握有公众舆论的支持。通常,不去引爆正面冲突的借口是缺乏政治意志或者民众还没有准备好---或者各自以对方作为借口。但是在今天,任何一个借口在亚洲都行不通了。相反,亚洲人现在拥有的共同点是要证明他们能在没有外来干预的情况下解决冲突的欲望。一直缺乏的是适合充分利用这些有利条件的过程。

技术官僚和平过程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就像任何结构性的协商一样,各方进行协商时都抱着坚定的意识,哪些内容绝对不能接受,哪些内容愿意做出让步,以及想从协商中获得什么等。在设计出让所有各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时,各方都能宣称取得了某种胜利,并指出对方做出的妥协。而每个国家领袖的声誉都毫无疑问会受到国内对协商结果认识的影响,注意力的核心---无论是指责还是赞美---都是独立的演变过程。与此同时,领袖们将巧妙地塑造国内叙述来提升其作为政治家的地位,他们选择妥协而非冲突的道路而占据道德高地。 

技术官僚途径的另外一个重要美德是它对法律规范或者框架没有偏见,虽然这些并不被各方视为具有合法性。在印度和中国的边界冲突以及南中国海冲突中,边界划分的源头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殖民地时代的规范,在1945年联合国创立时,各方都不接受其作为最终的世界地图。同样,克里米亚复杂地位的源头在于苏维埃时代俄国和乌克兰共和国之间的政治和人口学纽带,因此莫斯科并不接受克里米亚的地位应该严格建立在1991年划定的边界上的观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1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