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涛:土耳其与“东突”的“不解之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18 次 更新时间:2018-07-21 21:11:57

进入专题: 7·5事件   东突厥   土耳其  

昝涛  

   同样地,对土耳其来说,冷战结束以后,它也开始重新规划其国家定位,具体表现就是改变其向西方“一边倒”的做法,开始重视发展与中东穆斯林世界和中亚新独立的讲突厥语各国的关系。尤其是在中亚地区,土耳其自认是一个与中亚地区有着重要的文化、语言、种族和历史联系的国家,把中亚作为其对外战略的重要部分,并在中亚推行经济-文化上泛突厥主义。特别是在文化方面,土耳其利用其“软实力”,大力推行土耳其语教育、培训、音乐和广播电视等,大大拓展了外交活动的空间,俨然成为苏联“老大哥”后的新“老大哥”。不过,中亚各国在政治上对土耳其的泛突厥主义保持了高度警惕。

   2008年6月,笔者在土耳其开会期间,时任土耳其总理外交总顾问的阿赫麦特?达伍特奥鲁(AhmetDavuto?lu,现任土耳其外交部长)在会上比较清楚地阐释了当代土耳其的外交构想。达伍特奥鲁是土耳其外交中主张“新奥斯曼主义”的一个代表者,所谓新奥斯曼主义,简单来说,就是要改变紧跟西方的传统策略,回归奥斯曼帝国时代那种多元主义,强调重视北非、东欧、中东乃至中亚这些地区,重建土耳其国家定位中的主体性,强调文化和文明在国家定位和外交中的作用,其目标显然是要使土耳其成为一个地区性大国。土耳其成为地区性大国的一个重要步骤就是要加强与中亚地区的联系,成为中亚能源输出的“能源过道国”。

  


   从土-中关系的角度来看,两国之间经济贸易交往发展顺利,没有不可调和的、根本性的国家利益冲突。自1971年8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土耳其共和国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顺利,特别自80年代起,高层互访增多,关系发展较快。其间,中土双方还就不同问题达成了多项双边协定。尤其是在合作打击“东突”恐怖主义势力方面,自90年代中期以来,土耳其官方采取了比较积极合作态度。1995年,土耳其总统苏莱曼?德米雷尔(SüleymanDemirel)访问中国之后,土耳其政府发布了一道由总理麦苏特?耶尔马兹(MesutY?lmaz)签署的密令,密令指出,中国政府对由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后裔所建立的社团的活动感到不安,密令要求土耳其各级公务员不得参加这些社团的各类活动和集会。2000年2月15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会见了来访的土耳其内政部长萨阿德丁?坦坦。朱镕基表示,中国政府十分重视并支持中土两国公安、内政警察部门进行友好交往与合作。中土两国刚刚签署的打击跨国犯罪的合作协议为双方的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将促进中土两国政府在打击跨国刑事犯罪、有组织犯罪、毒品犯罪、国际恐怖活动及警用科技装备和情报信息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萨阿德丁?坦坦表示,土耳其政府重视发展与中国政府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绝不允许反华分裂分子利用土领土从事反华分裂和暴力恐怖活动,为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创造安全稳定的良好环境。

   2002年4月朱镕基与土耳其总理埃杰维特进行了会谈。这次会谈中,双方还公开地涉及到了“东突”问题。朱镕基表示:我们注意到土耳其政府近年来一再强调新疆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并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限制在土“东突”分子的反华分裂活动,我们对此表示赞赏。目前“东突”分子仍在顽固地从事反华分裂活动,一些在阿富汗进行反华恐怖暴力活动的“东突”恐怖势力正在寻找新的基地,土耳其是其重要的转移方向。中土两国作为地区重要国家,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负有重要责任,共同打击“东突”恐怖分子,符合两国维护安全与稳定的根本利益。我们希望中土双方更密切地合作,共同防止“东突”恐怖分子给中土关系造成损害。埃杰维特表示,土耳其反对世界上任何恐怖主义活动,土中双方在反恐领域进行了良好合作;近年来,土中两国在这一领域合作的可能性增加了,我们愿意与中方继续加强在反恐领域的合作。对于在土耳其部分“东突”分子的活动,土方将加强限制,土耳其政府不会支持“东突”的恐怖主义活动。

   考虑到要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土耳其官方做一些态度明确的表态是很自然的,但“言多行少”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在土耳其有大量当地维吾尔人组织和其他一些同情“东突”势力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知识分子和人权组织。从土耳其政治发展的历史来看,极端民族主义政党的影响一般都处于较边缘地位。在当代土耳其,最大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就是民族行动党,该党早期受美国资助,持极端反共立场,并坚持极端民族主义,对外主张泛突厥主义。2007大选中,民族行动党实力大涨,它赢得了14.3%的选票,获得71个议会席位。民族行动党是土耳其泛突厥主义者的大本营,其中不乏同情“东突”的党员。“7·5”之后,该党领袖巴赫彻里公开发表了谴责中国政府的言论。尤其是在开始的时候,民族行动党与土国最大的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的不同人士在不同场合都以“7·5”事件向埃尔多安政府施压,说政府应该强硬表态,说埃尔多安政府执政七年了,却没有在维吾尔问题上有任何作为。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土耳其在“7·5事件”上的激烈反应,还部分地带有国内政党斗争的影响,反对党以此攻击执政党,而各政党为了迎合民间对维吾尔人的同情,又在比赛谁的调门更高。无论如何,政府表态就算是引起什么政治后果,反对党也不必负责。有一些支持“东突”的人看到土耳其政府为了国家的大目标而采取与中国进行务实合作的态度时,当然更会表达反对意见,尤其是在遇到“7·5事件”这样的问题时,更不会放过大肆炒作的机会。

   另外一个问题值得注意,那就是土耳其民众获得信息的途径是经过过滤的。首先,当然是土国境内外的“东突”势力和各种维吾尔人组织的声音非常强大,他们是土耳其人获取“7·5”乃至所有关于新疆问题之知识的主要来源;其次,土耳其国内的知识分子和媒体无论是秉承某种程度的泛突厥主义还是泛伊斯兰主义,都会亲“东突”、反中国,有此背景,也就容易想见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报道;再次,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多种原因,维吾尔人已经被几乎所有的土耳其人看作是“突厥兄弟”,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天然”认知。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势必会造成信息和舆论的“一边倒”。在这种舆情之下,很容易煽动起对“东突”的同情和支持,也更容易煽动起对中国的激烈反对态度。这样的舆情自然给现政府以极大压力,反对党一旦利用这种压力,政府就不能不表态。当然,这并不是说土政府完全就是被动的,而是说,政府的表态既有民意的基础,也有政客们自身的关切和倾向。所以,我们只能不得不遗憾地说,在涉及新疆的问题尤其是“东突”问题上,土耳其这个国家从下到上都具有某种反中情结,只是在不同时期针对不同情况的反应与表现不同罢了。

   另外,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土耳其高调反中的这一波浪潮中,总理与外交部之间存在博弈。简单来说就是,它们相互之间没有彼此通气,或者说,彼此很难说服对方,当然,它们各有自己的考虑。土耳其外交部代表了相对比较理性的声音,它知道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在很多问题上土耳其需要中国这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支持,它也知道在乌鲁木齐事件上应该怎么样做,才能不激怒中国,也是土外交部一直拒绝给热比娅签证,土耳其外交部长达伍特奥鲁与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的沟通,有为当前紧张关系“灭火”的味道;而总理所代表的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则可能更多地是考虑到舆情和反对党的压力,另外,埃尔多安的过激言论表现出了他倾向伊斯兰主义的非理性,当然也是其政治上不成熟和无能的一个表现。最终,土耳其是否会给热比娅签证,将取决于总理和外交部之间的博弈,也就是哪一种意见最终会占上风。

  


   在土耳其生活期间,偶尔也会问土耳其朋友对“东突”问题的看法,其实,有很多土耳其人根本就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有个别了解中国的朋友往往会说,你们有“东突”问题,我们有PKK,都是一样的。PKK就是库尔德工人党,这个组织力图使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族人独立,分裂土耳其,现已被国际社会定性为恐怖组织。在安卡拉的时候,我曾经跟很多的库尔德人作邻居。他们与讲突厥语土耳其人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但我发现,他们的交往多数只限于泛泛之交,库尔德人一般都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小圈子活动的。土耳其历届政府在对待库尔德问题上的态度都是明确的。即使现在的埃尔多安政府更加强调用民主的手段解决库尔德问题,但在打击PKK恐怖主义的问题上,埃尔多安政府也丝毫不含糊,一旦软下来,就会遭到军方以及普通土耳其选民的谴责。

   对21世纪的土耳其来说,它还有一个最为头痛的问题,即教俗之争。土耳其目前深受伊斯兰复兴主义的困扰,自凯末尔时代推行西方化改革以来,世俗化进程目前遇到了很多困难。当前执政的就是源自伊斯兰主义的一个政党——正发党(AKP)。AKP政府在2002年上台,就是因为它争取到了保守穆斯林的选票。土耳其国内的世俗主义者担心,依靠伊斯兰民粹主义发家的正发党正在使土耳其发生一种不同的颜色革命——“绿色革命”(绿色代表伊斯兰教)。自2007年以来,在土耳其这个原本最为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世俗主义者竟然已经逐渐地被边缘化了。AKP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之后,曾力图推动修改宪法,允许大学女生可以在校园里佩戴伊斯兰头巾,触及了该国世俗主义的底线。

   虽然AKP的修宪案最终被宪法法院裁定为违反了世俗主义原则,但这一提案在议会获得通过,这表明土耳其的强固的世俗主义堡垒正在被逐渐攻破。一个典型的表现就是,坚持凯末尔主义原则的共和人民党(CHP)近来也开始考虑要松动其世俗主义教条,在头巾问题上改变其强硬态度。土耳其总统居尔刚刚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有一件大家可能不太在意的事,就是居尔夫人戴着伊斯兰头巾,这对世俗主义的土耳其来说,是政治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世俗主义者不断地发动反对“绿化”的示威游行,但并没有改变正发党的支持率。2008年在土耳其的时候,我曾经要买一个牌子的巧克力,一位坚持世俗主义的朋友告诉我说,那是支持AKP的一家厂商,让我不要买。从这样的一个小小的玩笑似的细节就能感觉到那种张力的存在。

土耳其的伊斯兰复兴尽管在伊斯兰世界属于相当温和的一类,但考虑到该国凯末尔主义的世俗主义传统,这种转向是非常剧烈的。以埃尔多安为首的伊斯兰主义政府更强调伊斯兰认同,而力图弱化“突厥”认同,因为后者一直以来是与世俗-民族主义(当然包括极端性质的)联姻。如果回顾一下埃尔多安的一些做法,就不太难理解他所代表的势力的倾向性。比如,在2009年1月29日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埃尔多安高声指责以色列滥杀无辜的不人道行径并起身退场。埃尔多安的这一姿态反映出,AKP主政的土耳其要改变其一贯亲西方的立场,甚至不惜以得罪美国和以色列来讨好国内外的“深绿”势力(详见昝涛《土耳其总理达沃斯“发飙”背后》,载《世界知识》,北京:2009年第4期)。对土耳其现政府的这一倾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7·5事件   东突厥   土耳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76.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