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哲学五大最佳图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85 次 更新时间:2018-07-20 21:16:15

吴万伟  
其俱非也邪?我与若不能相知也。则人固受其黮闇(音:淡暗),吾谁使正之?使同乎若者正之,既与若同矣,恶能正之?使同乎我者正之,既同乎我矣,恶能正之?使异乎我与若者正之,既异乎我与若矣,恶能正之?使同乎我与若者正之,既同乎我与若矣,恶能正之?然则我与若与人俱不能相知也,而待彼也邪?”《庄子齐物论》---译注)所以,他认为,辩论毫无用处,人在辩论中做的事不能给你真正有说服力的理由相信我们已经掌握真理。这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怀疑主义论证。

在我听起来好像是雅各·德里达(Jacques Derrida)。

它也提醒我意识到古代怀疑论者给出的某些论证,无限回溯论证的版本之一。

就这个议题来说,当然,有些标准比其他标准能更好地确定谁赢得辩论的胜利。你给出一个有人没有想出相反论证的例子,但这和另外一个人的情况有很大不同,他想到他们使用一个很好的相反论证,但实际上使用了一个并不能反驳或者能很容易回答的论证。标准肯定存在等级体系,论证中肯定有些技巧更好些,有些人试图使用的例子可能比其他例子更好些,难道不是吗?

从终极来说,我并没有被庄子说服。我本人不是怀疑论者,但那是个强有力的论证。我们这样想:想象我们在观看一个辩论,一方相信智慧设计或创世说,一方相信进化论。想想两个后果:假如相信智慧设计的人无论以什么标准都赢得辩论--他们让对方哑口无言,或他们说服听众中的大部分人,或正确使用了一套理性标准等。相信智慧设计的人的认识论条件是这样的:他们相信那些他们认同的辩论者,正确使用了所有相关证据标准,他们还有更进一步的证据,让对手哑口无言的事实,或他们说服了多数听众。但是,你和我认为,进化论的支持者本不应该在辩论中失败,智慧设计的支持者是错误的。

现在考虑另一个后果:假如我们在辩论一开始就认同的进化论支持者赢得辩论的胜利。我们现在正好处于前一个例子中智慧设计支持者所处的认识论处境。是的,我们会说此人正确应用了所有理性标准,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证明我们论证的正确性,因为他让对方哑口无言,或说服了大部分听众。但是,智慧设计的大部分支持者会认为,智慧设计支持者不应该输掉辩论,他们继续相信智慧设计。在这个例子中,请注意我们这些进化论的支持者处在第一个案例中智慧设计支持者所处的认识论处境。但是,我们认为第一个案例中的智慧设计支持者是错误的。所以,没有办法从内在角度区分我们的认识论处境和我们认为错误者的认识论处境。在任何辩论中,我们知道的是根据某个胜利标准,谁“赢得”辩论。但是,我们都知道有些案例,某些人“赢得”辩论,但我们认为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所以,从他赢得辩论就推断出他是正确的结论,不可能不引起别人的质疑。这绝非不乞求论点(non-question-begging的办法。

庄子使用一个论证来说服我们相信这个时,如何避免被指控伪善呢?

问得好!阅读《庄子》的方法之一就是使用理性论证来破坏理性论证,但是,接着也用其他充满想象力的方式使用语言让我们重新定位立场,朝向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而不是我们认为的语言准确描述这个世界的方式。

这是他的消极版本:他是一种使用语言来论证结论的怀疑论者。他在哲学上的积极立场是什么?他应该不仅仅只有怀疑论立场吧?

是的。《庄子》的前面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说一个屠夫宰牛的技术高超,手法娴熟快捷以至于观看他表演绝技的文惠君赞叹道:“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庄子·内篇·养生主》第三节)这说明这样生活的人不是通过论证而得出结论;而是通过更好地自发地回应世界的结构特征,就像经过多年训练的屠夫庖丁在解牛时游刃有余,轻松自如。

“你做到这一点不是通过论证而得出结论,而是通过更好地自发地回应世界的结构特征。”

碰巧的是,我提到庄子常常是孟子的批评者---孟子的最著名例子之一是齐宣王不忍心看牛被宰杀用血祭钟来表现其爱心,孟子说国王放了牛表现出的仁爱之心证明他心底善良,可以实行王道。孟子接着说,“是以君子远庖厨也。”隐含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心底善良,不忍心看到动物被杀的场景。那么,庄子选择谁作为理想的典范呢?专门在厨房杀牛的庖丁。庄子故事中的文惠君,正是通过走进厨房观看庖丁解牛才学会了应该怎么做,而不是在朝廷与孟子夸夸其谈,而让他人去为你做肮脏的事。

但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