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行坤:意大利漫长的1968年:拒绝工作、自我削减与暴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6 次 更新时间:2018-07-17 08:49:43

进入专题: 意大利   社会运动   社会革命  

王行坤  
因此国家必须向家庭妇女支付报酬,这就是“家务劳动有偿化”(Wages for Housework)运动。其代表人物玛利亚罗莎·达拉·科斯特(Mariarosa Dalla Costa)属于“女权斗争”(Lotta Feminista)组织,该组织与英国(Selma James)、美国(Silvia Federici)、加拿大(Judith Ramirez)、德国、瑞士等国家的妇女活动家相联合,形成了最早的跨国社会运动之一(关于科斯特与家务劳动有偿化的思想,可以参见《妇女的力量与社会翻转》)。

   社会主义思潮一般认为,妇女必须通过社会劳动才能获得解放,但是提倡家务劳动有偿化的意大利“工人主义女性主义”则认为应该拒绝社会劳动,起码应该削减劳动时间(她们要求20小时的工作周),这样可以让男女平等地参与家务劳动,打造更为民主的家庭关系,从而让男性和女性有都更多时间从事自主的社会活动,这也是自我价值增殖的应有之义。另外,意大利女性主义斗争的最大特点是其群众动员的程度,尤其是围绕堕胎的议题(当然这和意大利保守的天主教政策有关),每次活动都会有上万妇女参与。

   在意大利漫长的1968年中,还有一个关键要素,那就是以“红色旅”为代表的秘密武装团体。该组织因为于1978年绑架并处决意大利前总理阿尔多·莫罗而轰动世界,同时也对意大利的激进运动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那就是,国家借助消灭“红色恐怖”而大肆逮捕革命左派成员,这就是著名的“4.7逮捕”(1979年4月7日)。奈格里、斯卡尔佐内等“工人自治”运动的代表人物纷纷入狱。

   事实上,无论是“工人自治”也好,还是“工人力量”也好,都没有绝对否定暴力的作用。但是激进组织的暴力主要是回应性的,回应的就是意大利所特有的新法西斯主义力量(其暴力行为在学生运动时期就已存在,一般被称为“黑色恐怖”)以及与这种力量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国家暴力。最典型的“黑色暴力”当属1969年12月12日发生于米兰的丰塔纳广场爆炸案,共计16人死亡、88人受伤,同一天下午还有3个炸弹在罗马和米兰引爆。政府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左派组织,但后来的调查表明,这是极右翼的新法西斯主义组织为陷害左派所策划的爆炸行为,而政府事先是知情的。这在当时其实是西欧国家普遍采取的“紧张战略”(strategy of tension):在冷战的背景下,西欧国家在美国的支持下建立秘密组织,采用非常手段在社会制造紧张气氛——将极右秘密组织犯下的恐怖主义罪行嫁祸给左翼,目的在于破坏左翼力量的政治威信,防止其发展壮大。

   虽然我们在之前的学生运动中就看到明显的暴力要素,而且像“工人力量”和“工人自治”等组织都会策略性地讨论和运用武装暴力——前者内部有一个由皮帕尔诺所领导的“非法工作”(lavoro illegale)机构,这是一个为武装起义做准备,同时也为游行示威提供武装支持的小组。另外,“继续斗争”组织也非常重视武装斗争。但他们与“红色旅”并无直接关系,且与后者存在根本的路线区别。

   “红色旅”成立于1970年,其组织严密,人员层层分级,同级单位相互之间并不联络,以此避免被警方一网打尽。他们的斗争方式借鉴的是拉美的游击战。这个群体自认是群众的先锋,自认代表工人运动,但是却不愿意做群众工作,对资本主义社会并没有系统的分析,主要诉诸于过去革命的口号和教条。他们将国家、资本家及其走狗作为攻击对象,提出的口号是“攻击国家的心脏”,采用的方式除了绑架暗杀之外,还有就是向官员膝盖射击,以此象征“权力机构的残废”。但这只能是象征性的行为,因为国家机构不仅包括政府机构,而且也包括强制性的和意识形态的国家机器。这只能是一个漫长的斗争过程。对此,奈格里在中国的一次访谈中明确说道:“小的组织是不可能夺取政权的,我们必须唤醒大众。”事实上,群众动员越成功,暴力也就越无用。

   在1979年的“4.7逮捕”之后,工人主义者和自治主义者们入狱的入狱,流亡的流亡,火热而漫长的意大利1968年宣告结束,全世界也陷入革命低潮。但意大利工人主义和自治主义并没有成为“死狗”,相反,进入新世纪以来他们的理论——如今被称为“后工人主义”——又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社会工厂”的论断在生产日益自动化和信息化的当下也越来越成为现实,无论是否工作,我们全部的生命活动都被吸纳进资本主义的生产体系中,因此如果说家务劳动有偿化是一个正当诉求的话,那么每个人都有权利向国家索取可以维持体面生活的基本收入,因此这也被成为公民收入。事实上,在“工人自治”时期已经提出了“有保障工资”(salario garantito)的概念。另外,“家务劳动有偿化”运动不再单纯要求对女性劳动的补贴,也开始提倡基本收入,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让收入与雇佣劳动脱钩,从而真正实现人的自主发展。

   伴随着自动化的深入,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有形工厂内的工作将日益减少,即将崛起的会是那些以众包平台为基础的不稳定、无福利、计件制的零工工作。据统计,这些工作岗位在美国已达到34%。“社会工人”这个概念虽然可以指代这些人群,但是没有共同工作场所的他们应该采取何种组织与斗争策略?毕竟,他们甚至没法破坏机器(因为他们的劳动工具基本都是自己的),也没法对抗老板(他们根本就见不到老板)。后工人主义者的代表如哈特和奈格里提出社会工会主义(social unionism)的概念,以此来弥合社会运动与劳工运动之间的鸿沟,其背后的预设就是社会生产与社会再生产之间的界限趋于消失。斗争的目标是夺回社会所创造出的共同财富,手段则主要是社会领域内的罢工,即社会罢工。社会罢工可以表现为拒绝工作、拒绝消费甚至是拒绝生育等拒绝行为,但更关键的是创构出强大的另类共同体。近些年来的很多社会运动都以社会斗争和社会罢工的形式表现出来,但是却并没有创构出强大且持久的组织,这无疑是当下斗争所面对的巨大困境。

   无论如何,意大利漫长的1968年及其政治实验依然是当下社会斗争的重要参照系,所有严肃对待政治的人都应与当年的参与者共同思考。

  

  

    进入专题: 意大利   社会运动   社会革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10.html
文章来源:澎湃思想市场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