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文化之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8 次 更新时间:2018-07-16 20:47:33

吴万伟  

詹妮弗·萨米特 布莱克·弗米尔 吴万伟

    

科学和人文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20世纪末,我们在斯坦福教书的时候,“技术控”和“模糊虫”等词语成为文化上的试金石:前者指理工专业学生,后者指人文艺术专业学生。教师和管理者谴责这样的词汇,学生则为此激烈争辩,可是这两个说法以及它们描述的分裂已经成为无可撼动的俗套观念。

当然,人文与科学的两极化决不仅仅局限于斯坦福。当政客向公立大学提出挑战,质问把金钱花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领域之外的院系到底有何用时,我们听到这种声音。当人文学者提出自身领域的价值超越实际应用来反击时,我们也听到这种声音。人文学科的辩护者坚持认为,他们讲授的是基本价值观和技能;人文学科的诋毁者则嘲讽文科学位一点儿价值都没有。

辩论的条款已经变得非常熟悉以至于双方发言者似乎都在阅读老掉牙的陈词滥调,无论他们的论证多么激烈或真诚。这种冲突已经深入骨髓,人们很容易相信它描述了人类知识的根本分野。

我们虽然是搞文学研究的,但在本文中我们并非要捍卫文科反对科学,相反,我们要显示这个历史悠久的辩论究竟如何制造了人文和科学的分裂,并指出超越这种辩论的道路。

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现在已经吸收了传统上与积极行动生活(the vita activa联系在一起的美德:将知识用于实践以服务于公共利益;强调生产率、功利性和成果;这是一种逐渐被支持者和诋毁者统称为“工具性”的学习途径。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为就业做准备?还是培养一种积极的、持续终身的好奇心?

另一方面,人文学科通常被认定为沉思生活(the vita contemplativa)的传统价值观:看重想象力、猜测和反思,认同更高的价值观,而不“仅仅”热衷实用价值、政治价值、和经济价值。

从任何一方进入冲突的人似乎都相信,这是一场通过精心准备的论证文章或聪明的反驳就能取胜的辩论。哈佛心理学家斯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在2013年写到,“人们可能认为文科作者会对来自科学的新观点的不断涌现感到欣慰,并因此充满活力,焕发生机。但这是错误的。”《新共和》前文学编辑里昂·韦斯蒂尔Leon Wieseltier)则反唇相讥,“科学是否属于道德、政治和艺术并不是由科学说了算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9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