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岗:与“大时代”同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3 次 更新时间:2018-07-15 08:22:47

进入专题: 《出版忆往》   陈昕  

罗岗  
道理就在于量级不一样,中国与‘四小龙’,就像大象与跳蚤,如果以人口作为基本尺度,那么‘四小龙’合起来也要比中国低两个数量级。跳蚤可以跳到自己身高的两百倍,即使肌肉构造原理相同,大象再拼命锻炼,跳起身高一半都难以想像。”(《邓英淘:为了多数人》)

   “跳蚤与大象”的比喻首先反思的是“西方经典现代化道路”。按照邓英淘的说法,这条发展之路“就是以大量耗用不可再生的资源为基础,以大批量生产的存量型技术为手段,千方百计地增加GDP,以实现国家的富裕和繁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自觉或不自觉地实行着这种发展方式,希望以此早日实现现代化。但英淘同志清醒地认识到,这种西方国家现代化的方式只能实现全球一部分人的发展和富裕,是‘少数人的现代化’道路”。(《邓英淘:为了多数人》)既然此路不通,且不可复制,那么,“有没有一条不同于西方经典发展方式的道路能实现多数人的现代化呢?”如果有,作为一只“历史长、人口多、底子薄”的“大象”,中国从1980年代直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绝大部分年份GDP保持年均10%的增长速度,2008年之后,即使中国经济增速逐步减缓,依然保持了6至7%之间的增长,是否算是走通了“另一条发展之路”?面对“中国道路”,“西方主流媒体把中国的奇迹归结于廉价的劳动力、外资的推动、出口的拉动,以及威权政府,意在否定‘中国模式’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意义。西方主流经济学认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可以用西方制度经济学的产权理论和宏观经济学的内生增长理论来解释,由此鼓吹在中国实行私有化和自由化。”在中国改革行进了三十年之后,“中国奇迹”不再会被仅仅理解为某种“过渡”或“转型”的状况,而标志着某种“新的历史开端”,“中国的发展和中国的模式已经不再仅仅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它开始具有了世界的意义……中国奇迹的发生并不像上述几种解释所说的那样,而有着自己独特的历史逻辑,值得在更高的层面上加以认真的探讨。于是,在与史正富教授商量之后,我们把论坛的主题定为‘解释中国奇迹之谜’,因为新的历史已经开启。”(《在法兰克福奏响“中国模式”的乐章》)

   “中国奇迹”在某种程度上就像张五常所做的另一个比喻,“一个跳高的人,专家认为他不懂得跳高。他走得蹒跚,姿势笨拙。但他能跳八尺高,是世界纪录。这个人一定是做了些很对的事情,比所有以前跳高的人做得更对。那是什么?在不同的内容上,这就是中国的问题。”(张五常:《中国的经济制度》)在奉“西方模式”为圭臬的“专家”眼中,中国这只“大象”永远“走得蹒跚,姿势笨拙”,但他却无法解释为什么“笨拙”的“大象”“能跳八尺高,是世界纪录”。这表明西方经典现代化理论所提供的思考框架,已经无法有效容纳当代中国改革的深度、广度和力度,这体现在诸如关于“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的争论上,“质疑新结构经济学的经济学家则采用杨小凯的‘后发劣势’说,来反对‘后发优势’说,认为如果发展中国家不先模仿西方国家进行宪政体制改革,仅在经济领域进行改革,虽然前期的发展速度会快一些,但长期来看会导致问题丛生,经济陷于困境。这些经济学家一般都用中国当前经济生活中出现的腐败问题和收入差距拉大现象来作为论据。对此,林毅夫认为,新结构经济学在强调发挥‘后发优势’来加速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强调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要创造条件,审时度势,推进制度改革,把旧体制中的各种扭曲消除掉,以建立完善、有效的市场。至于是不是因为没有进行西方式的宪政改革就必然会导致腐败和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林毅夫引用世界银行的研究告诉我们,这些问题在前苏联、东欧等先行开展宪政改革的国家同样存在,甚至更加严重。他举例说,在这些国家,为了避免私有化以后的大型企业破产倒闭造成的大量失业问题,或是因为这些企业涉及国防安全等原因,在休克疗法消除了旧的补贴以后,又引进了新的更大、更隐蔽的补贴,其结果是寻租、腐败和收入分配不均的现象比中国更严重。”(《林毅夫与他的发展经济学理论》)

   陈昕先生高度推崇林毅夫对中国改革经验的理论总结,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并不讳言“中国道路”依然面临重重难题,但林毅夫相信中国因其巨大人口数量和地理跨度,虽然启动任何变革都极端困难,但一旦启动,就会产生巨大的能量与惯性:“现在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社会矛盾尖锐、生态环境恶化、市场机制受到抑制,这些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未来中国经济的降速不可避免。林毅夫认为,作为发展中、转型中的经济,中国固然存在许多体制、机制问题,但是,最近四年来的经济增长减速则是由外部性、周期性因素造成的,中国经济的内部仍然存在保持一个较高增长速度的潜力和条件。从后发优势的理论看,中国虽然经历了连续35年的高速增长,但由于我们与发达国家的产业、技术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因此保持较高发展速度的潜力还很大。”(《林毅夫与他的发展经济学理论》)风物长宜放眼量,从长时段的历史来看,中国的发展“不会照搬西方或其他任何模式,它只会沿着自己特有的传统轨迹和历史逻辑继续演变和迈进;在崛起的道路上它可能经历挫折和困难,但其崛起的轨迹和方向已清晰可见,且不可逆转”!(《〈中国震撼〉的出版及其价值》)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出版忆旧》(增订版)的面世,可以说是献给改革时代最好的礼物之一。它记录下的一切不仅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见证,而且凭借陈昕先生与时代的机缘和机遇,为中国改革的历史赋予了独特的魅力与形式。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更能理解这本书虽是“忆旧”,却少言“自我”,因为“个人”已经和“时代”融为一体了。

   1927年,鲁迅在上海为黎锦明的中篇小说《尘影》题辞,写下对这个时代最真切的感受:“在我自己,觉得中国现在是一个进向大时代的时代。但这所谓大,并不一定指可以由此得生,而也有可能由此得死。”(《而已集·〈尘影〉题辞》)回首中国伟大的改革事业,同样是“方生方死”、“向死而生”,困难重重、依然向前……

   祝福陈昕先生,能与“大时代”同行,是何等的幸运!

   2018年3月改毕于上海

  

  

    进入专题: 《出版忆往》   陈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65.html
文章来源:保马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