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力:较真“差序格局”——费孝通为何放弃了这一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12 次 更新时间:2018-07-11 00:51:20

进入专题: 费孝通   差序格局  

朱苏力 (进入专栏)  
——撰写这本书的并不是一位长期生活在江村的人,而是一位因养病暂住江村的读书人,一位特定意义上的“外人”。

   最后,我认为这些心理预设很强硬也无碍,只要不过分顽固,乃至能对经验始终保持高度敏感和尊重,最后的研究发现或结论就未必有太大差别———只是这个“不过分”的限定不可或缺。

   注释:

   [1]比较重要且细致的分析讨论,可参看,孙立平:《“关系”、社会关系与社会结构》,《社会学研究》1996年第5期; 阎云翔:《差序格局与中国文化的等级观》,《社会学研究》2006年第4期;翟学伟:《再论“差序格局”的贡献、局限与理论遗产》,《中国社会科学》2009年第3期;廉如鉴:《“差序格局”概念中三个有待澄清的疑问》,《开放时代》2010年第7期;以及张江华:《卡里斯玛、公共性与中国社会———有关“差序格局”的再思考》,《社会》2010年第5期。

   [2]差序格局概念及其分析讨论在《乡土中国》中并不仅出现于同名文章中,也出现在之后“维系着私人的道德”“家族”以及“无讼”等各章中。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年版。引注此书仅在正文中标注页码,不再一一脚注。

   [3] 孙立平准确指出了,费老是在一种类似于散文风格的文章中提出这个概念的,“没有对于概念的明确定义......

   基本上没有理论的概括和说明”。孙立平:《“关系”、社会关系与社会结构》,《社会学研究》1996年第5期。又请看,翟学伟:《再论“差序格局”的贡献、局限与理论遗产》,《中国社会科学》2009年第3期;廉如鉴:《“差序格局”概念中三个有待澄清的疑问》,《开放时代》2010年第7期。

   [4]“费孝通在自己后半生的岁月里很少提及此概念。”翟学伟:《再论“差序格局”的贡献、局限与理论遗产》,《中国社会科学》2009年第3期。

   [5]“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朱谦之:《老子校释》,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2页。

   [6]奥威尔:“甘地随想录”,《奥威尔文集》,董乐山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版,第417页。

   [7]《摩西五经》•利未记,19:18;《新约》•路加福音,10:29-36;冯象译注,OxfordUniversityPress,2006,2010。

   [8] GeorgSimmel,TheSociologyofGeorgSimmel,trans.anded.ByKurtH.Wolff,FreePress,p.402。

   [9]吴毓江:《墨子校注》,孙启治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154—155页。

   [10] 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4—5页,第125页。

   [11] JohnRawls,ATheoryofJustice,HarvardUniversityPress,1970.2这后一个例子中,费老有意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省略了其他的可能性。很重要的一点是,在王位继承上,舜与象。

   [12]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索福克勒斯悲剧四种》(《罗念生全集》[2]),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13]黑格尔:《美学》第3卷,下册,朱光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284页以下。

   [14]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83页。

   [15]卫国老臣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很得卫庄公宠爱的儿子州吁搅在一起,干了许多坏事。州吁甚至杀了继位君主,夺取了王位。为除掉祸害,石碏割破手指,写了血书,派人送到陈国,要求陈国抓捕并处死途径陈国的州吁和自己的儿子石厚。卫国的各位大臣主张只杀首恶州吁,免死从犯石厚,石碏还是认为,不应从轻惩处唆使、协助州吁犯罪的石厚,不能舍大义,徇私情。石厚最终被处死。请看,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修订本),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版,第121—128页。

   [16]杨伯峻:《论语译注》,第139页。

   [17]司马迁:《史记》,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2227页。

   [18]请看,唐长孺:“魏晋南朝的君父先后论”,《魏晋南北朝史论拾遗》,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433—448页。黄修明:“中国古代仕宦官员‘丁忧’制度考论”,《四川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3期。

   [19]《孙子兵法新注》,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31页。这不仅是战争的需要,也是政治的需要。

   [20]《伊利亚特》,罗念生、王焕生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又请看,波斯纳:《正义/司法的经济学》,苏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32—133页。

   [21] 费孝通:《乡土中国》,第88页。

   [22] 智效民:《〈世纪评论〉与1947年的中国政治》,《江淮文史》2013年第6期。

   [23]杨伯峻:《孟子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328、342页。

   [24]高长山:《荀子译注》,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538—539页。

   [25]西汉初年,在专权的吕后死后,周勃与陈平等合谋,一举谋灭吕氏诸王,决意拥立代王刘恒。周勃曾要求同刘恒私下商议此事,宋昌掷地有声地回应道:“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班固:《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05页(司马迁:《史记》,第415页中记为“王者不受私”)。

   [26]典型的措施之一是,拓跋氏北魏在长达100年间一直坚持一个残忍的却仍然是具有宪制意义的措施,即,一旦某王子被立为储君,北魏皇帝就赐死其母亲。这种制度本源自汉代为防止“子幼母壮”,后党干政,最多也只是一种临时性的有宪制意味的实践。但在北魏早期被制度化了。其功能在于消除了各部落之间的政治猜忌,保证了稳定的子继父业的王朝政治,避免重大政治冲突和意外事变;它全面增强了继位者的政治合法性。这是北魏这个部族国家从一个文化族群国家转型为一个有稳定疆域的国土国家,从一个族群相对单一的国家转向一个多族群整合和认同的国家,从而能全面有效治理农耕中原而不得不采用的宪制措施。请看,田余庆:“北魏后宫子贵母死之制的形成和演变”,《拓跋史探》,北京:三联书店2003年版。

   [27]典型例证是历代政治文化精英的诗文中常常把前朝的时空当作当下的时空,出现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时空穿越。如南宋政治文化精英在中原王朝失去控制近500年后仍“身在沧州,心在天山”。请看,苏力:“时空穿越中的文化中国认同”,《读书》2016年第12期。

   [28] “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争,各以轻重被刑。”司马迁:《史记》,第2074—2075页。司马迁:《史记》,第2872页;班固:《汉书》,第2447页。

   [29]司马迁:《史记》,第2230—2231页。

   [30]司马迁:《史记》,第2074—2075页。司马迁:《史记》,第2872页;班固:《汉书》,第2447页。

   [31] “一件事的起因和它的最终的用途、它的实际应用,以及它的目的顺序的排列都全然不是一回事;......在重新解释与正名的过程中,以往的‘意义’和‘目的’就会不可避免地被掩盖,甚至被全部抹掉。”尼采:《论道德的谱系》,周红译,北京:三联书店1992年版,第55—56页。又请看

   MichelFoucault,“Nietzsche,Genealogy,History”,inTheFoucaultReader,ed.byPaulRabinow,PantheonBooks,1984。

   [32]“稳定社会关系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费孝通:《乡土中国》,第42页。

   [33]最突出的就是春秋时期郑伯称“嫠不恤其纬,而忧宗周之陨”(杨伯峻:《春秋左传注》,前注,第1451—1452页),以及春秋鲁国的漆室女“吾岂为不嫁不乐而悲哉!吾忧鲁君老,太子幼”(《烈女传译注》,张涛译注,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20页)。这两件记载若为真,那就分别先于孟子的“身、家、国、天下”之表述约150年和约50年,早于《礼记》编撰者戴德、戴圣的年代约6和5个世纪。

   [34]司马迁:《史记》,第2939页。

   [35]范仲淹:《范仲淹全集》(上),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95页;顾炎武:《日知录校注》,陈垣校注,合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723页。又请看,“忠臣有国无家,勿内顾”(李天根:《爝火录》,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612页),“祖国陆沉人有责,天涯飘泊我无家”(秋瑾:“感时二首”,《秋瑾选集》,郭延礼选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11页)。

   [36] FriedrichNietzsche,GayScience,ed.byBernardWilliams,trans.byJosefineNauckhoff,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1,pp.110-112,151,第110,265段。

   [37]余英时:“为了文化与社会的重建”,《余英时访谈录》,北京: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206页。

  

  

进入 朱苏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费孝通   差序格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研究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14.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