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思炎 许金晶:研究中国民俗文化一定要敢于批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9 次 更新时间:2018-07-08 11:03:35

进入专题: 陶思炎   民俗文化  

陶思炎   许金晶  

   【编者按】

   本文受访者陶思炎1947年3月出生于江苏南京。1990年1月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博士”学位,系我国民俗文化学方向的第一位博士,师从张紫晨先生。

   陶思炎曾任东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东南大学东方文化研究所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2017年4月从东南大学退休。

   2017年8月12日,陶思炎教授于南京河西家中接受了作者的访谈,回忆自己从下放农村的插队知青到第一位民俗学博士的经历,谈他对民俗文化的研究与独到理解。

   澎湃新闻请讲栏目推出“开山大师兄”专栏,将陆续刊发作者许金晶对新中国首批文科博士的系列访谈。“开山大师兄”,指的是新中国学位制度建立以来各学科最早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

   以下是陶思炎教授访谈实录:

  

   一、扬州十年

   许金晶:您是在“文革”时就已经到现在东南大学的前身——南京工学院的建筑系就读,您能不能把进大学之前的经历简单介绍一下。

   陶思炎:南京是我的故土。我是第四代南京人,生在南京,住在城南地区,所以南京口音是比较重的。我们家是100多年前从皖南来到南京的。高中毕业那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滞留学校搞“文革”,1968年去农村插队。我于1968年12月到了扬州地区的邗江县插队务农,成为一名插队知青。

   许金晶:扬州邗江。

   陶思炎:对。两年后第一批知青上调时,我就进了工厂。这么快就离开了农村,是文学帮了我。在学校时我喜欢外语,其实语文基础也比较好,下乡以后喜欢写诗,我的第一个作品就是1969年插队一周年时在扬州的报纸上发表的一首诗,谈插队的体会。诗作发表后在知青中间就小有名气了,社队领导也对我有了这样的印象:这个知青不仅表现不错,还会写诗,很有才气。在公社成立“五七”战士连时,我就作为知青代表进入了领导小组,当第一批知青招工开始后就把我送走了,分配到邗江县施桥农机厂当工人。两年以后,我被借调到县工业局搞社队工业整顿运动。当时每过一段时间大家会集中汇报工作,在汇报会上我写的调查报告,多次受到局长的夸奖。后来我调到坐落在扬州市内的邗江县建筑公司工作。

   在1975年工农兵学员招生中,分配到扬州地区一个读建筑专业的名额,扬州地区就把它分给了邗江县,而邗江县就让建筑公司来推荐。这样,我就到了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学习。当时社会风气挺好的,除了我能写点报告、写点通讯之外,与公司领导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许金晶:那真是很不容易的。

   陶思炎:南工建筑系是王牌的系科,当时杨廷宝、童寯还在世,可以说不亚于清华的建筑学专业。到南工读书,虽然是工农兵学员,但也是高等教育,而且建筑作为艺术和工业的结合,和我一直喜好的文科比较接近,我挺有兴趣的。建筑就是一种无声的音乐,不是简单地盖房子,自有它的美学观念,涉及天文、地理、历史、民族、风俗等多方面的知识体系,其中古代园林、传统村落、老城区、老房子、老街巷等,还成为内涵深厚的文化遗产。

   当时因大学停顿多年又恢复开课,老师们重上讲台都非常珍惜,非常投入。杨廷宝先生开设了讲座,李剑晨先生亲自给我们上素描课,大师们的艺术素养、治学经历和满腔热忱使学员们十分敬佩,我们在这样的氛围中学习,积累了对南工的良好印象和深厚情感。

   博士毕业时,我可以到国内任何高校去工作,可以到北大、清华,可以留在北师大,也可到复旦、南大,但我选择了东大,那是出于我与第一母校的缘分和情感,还有对未来学术发展的期待与幻想。

   许金晶:您能回忆一下在“文革”十年里都读哪些书吗?

   陶思炎:当时在朋友之间、同学之间相互借阅的主要是一些文学作品,包括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英国作家哈代、法国作家雨果、美国作家欧亨利等的作品,尤其是俄罗斯的文学作品更多一点,包括普希金、屠格涅夫、契诃夫、托尔斯泰、高尔基等。我当时比较喜欢学俄语,对俄罗斯的一些作家和作品也就比较了解。他们作品不只是有情节,更重要是有哲学、有思想、有激情,其中民主主义、爱国主义、人道主义的精神非常突出,能够给人以启迪。现在回头看,当时读的这些书,应该说为今后的求知打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

   另外,我在中学时代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同学,他跟我同桌,他喜欢文学,我喜欢外语,他准备以后去做新闻记者,而我的志愿是做外交官或者翻译家。我们相互交流,相互影响。青少年时代交什么样的朋友,树立什么样的目标,对以后的发展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当然,我们少年时代也很爱玩,现在看来玩对我的一些研究还是有帮助的。捉蜻蜓、捞蝌蚪、翻跟头、放风筝、打梭棍等等,都是常玩的游戏。七八岁时就开始跟着哥哥和邻居家的大孩子去郊外捉蟋蟀,这倒让我积累了昆虫的知识,甚至部分成为我民俗研究的对象。

   比如说斗蟋蟀,我就有一篇文章写了蟋蟀的捕捉、蓄养和决斗的一些过程和方式方法,记录了一些当年听老先生们所谈的蟋蟀经,其中有观察蟋蟀的口诀和特别的判断方法。我在北师大攻博期间,有一个苏联的文化学家来进修,我跟他谈到中国古代的蟋蟀知识,我说,中国没有出现达尔文这样全能的生物学家,可是我们在某些昆虫的知识方面可能超过了达尔文。我就给他举了蟋蟀的例子,蟋蟀一年分四批成熟,达尔文就没有写过,其名称分别叫做“紫”、“黄”、“青”、“白”虫,它们一批一批的随不同节气而开始成熟,因此它们决斗“当令”期有早有迟。这位学者对中国民俗文化知识十分惊异。

  

   二、重回校园

   许金晶:当时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的时候,您已经是大学生了,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还要再去高考,再做出一个弃工从文的决定呢?

   陶思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是1977级,但1977级招生时有条限制,在江苏已婚的不能报考,当时我刚结婚,只能作罢了。半年后,当1978级全国统一招生时,政策放宽了,规定凡是“老三届”的知识青年都可报考,年龄、婚否均不限。当时去听传达文件,原以为与我无关。结果一听十分惊喜,没想到我还有一次报考大学的机会!

   为什么我要报考呢?我想“摘帽”,想摘除“工农兵学员”的帽子,想自己选择志愿,做一个真正的大学生。我想继续求学,去学外语,实现中学时代的理想。但报考之后规定又出来了:25岁以上的不能录取外语专业,我当时30岁了,命运又同我开了一个玩笑。尽管我外语高考成绩是90分(满分为100分),也只能学中文或别的文科专业。这样,我到了南师大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习。

   我参加高考时女儿才满月,那时又要忙小孩,又要看书,经常是躺在床上看书看到睡着,书经常掉下来打醒我,再拿起看。好在基础比较好,所以考得还是不错的。

   读书期间我开始考虑我的方向了,学中文将来干什么呢?我打算毕业后去报考外国文学的研究生,于是从大一起就开始做有关的资料准备,并试着写论文。在大学毕业前,已有两篇文章在《南京师范学院学报》发表:第一篇《浅谈扬州园林与文学》,涉及景观建筑与文学;第二篇《谈〈哈姆莱特〉剧中的鬼魂》,转向了外国文学的研究。

   许金晶:有一个戏剧转向了。

   陶思炎:转向了莎士比亚研究这个专题。

   许金晶:您本科毕业论文写的是什么?

   陶思炎:题目是《比较神话研究法刍议》。

   许金晶:当时已经接近您后来的方向了。

   陶思炎:在选择了外国文学研究的方向之后,到三年级快结束时,我突然觉得这条路不能走。为什么呢?当时出国机会很少,要研究外国文学,又不能到国外切身体验外国的社会生活和人文环境,而且语言也不那么纯熟,只能使用二、三手材料去研究,这样拼死了也做不了一流学者。因此,我想到应该尝试做比较文学的研究。这样,把外国文学与中国文学相互对照,建立沟通的桥梁,或可左右逢源,另辟蹊径。

   很快就到了大四,要写学士论文了,于是我就从比较文学的角度来选题。选择了神话作研究对象,探讨比较神话的问题。

   我的学士论文是成功的,1982年它发表在重要刊物《江海学刊》上,1984年被收进了《全国大学生毕业论文选编》一书,并且被日本西南学院大学选作教材。后来在杂志、报纸上看到神话研究的文章就比较注意,甚至能对某些观点提出商榷。于是我在《华南师大学报》上发表了《神话文体辨正》一文,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西游记>是童话和神话的交融吗?》一文,在商榷中阐发自己的神话学观点,这些文章不仅很快发表,而且都全文收入当年的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之中,其中有关《西游记》的那篇文章后来还入选《20世纪<西游记>研究》一书。

   三篇神话文章的成功使我发现,可能这一领域更适合我去拓展,就一连写下并发表了近十篇神话研究文章。这样就到了1987年,《光明日报》登了《招生简章》,说北师大第一次招收民俗学博士生,我决定去试试,我想要“归队”,到民俗学的专业队伍中去学习与研究。

  

   三、深造与研究之路

   许金晶:我们看一些资料,有人说您是第一位民间文学博士,有的说是民俗学,真实情况是怎样的?

   陶思炎:我们民俗学博士是在中文系培养的,它在学科目录上为中国民间文学,但我的方向是民俗学。我是在1989年年底答辩的,答辩以后北师大的校刊上登出的报道就说,这是我国“第一篇民俗文化学博士论文”,后来我们就采用“民俗学博士”的说法。现在民俗学与民间文学分开了,一个归到社会学了,一个留在文学内。

   许金晶:您当时在北师大读民俗学博士期间,大致受到的训练和学习情况能不能介绍一下呢?

   陶思炎:首先是利用资料的能力提高了,会查资料了。现在学生常常从网上搜、打关键词找资料,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怎么样才能较快速地去寻找自己所需的材料呢?我们当时也有方法,那就是精读与泛读结合,在书中搜索所设定的关键字,有时需要一目十行,沿对角线翻阅。此外,注意图像的搜集。民俗研究不仅需要文献资料,也要考察艺术图像和考古实物。在北师大期间我选择了研究鱼文化,比较注意考古与文物类的期刊与图册,可以说当时馆藏的相关杂志和图册我基本都查阅过。当时一次可以借阅两年的合订本,我一般一个星期就换一次,搜索其中的信息与图像,经研究、分类,我最后为鱼文化归纳出12种功能。

   许金晶:您当初为什么要选这么一个题目呢?

   陶思炎:因为在这之前,我写过两篇有关鱼的文化研究文章。一篇叫《五代从葬品神话考》,另一篇叫《鱼考》。

攻博之初我就跟导师谈了学位论文的选题设想。我说,我考虑了三个题目,老师您给我把握,看选哪个好?第一个是中国鱼文化研究,我写过鱼,想继续在鱼文化方面做一些深入的研究。第二个是做神话学研究,因为围绕神话问题我已写了近十篇文章,对神话学也饶有兴趣。第三个是民间信仰研究。当时张紫晨老师很谦虚地讲,神话没研究过,不好指导,民间信仰的类型与事象太散太杂,很难形成集中的论文,还是写鱼吧。最终我决定以鱼文化的功能与演进为研究重点,从原始文化到近代民俗,共归纳出鱼的12种功能以及始生、衍生、泛化的演进阶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陶思炎   民俗文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879.html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