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澍:一起清代百年坟山案件的背后:观念、制度与技术的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0 次 更新时间:2018-07-02 23:18:58

进入专题: 明仲公定案  

姚澍  
载《政法论坛》2007年第2期。

   [40] 魏顺光的统计结果显示“案件最终经由官府审断而结案的有70件,占110件案子中的63.6%左右;有18件案子是经民间调处而结案,此类案件占16.3%左右。”参见魏顺光:《清代坟山争讼中的民间调处——以巴县档案为中心的考察》,载《江汉论坛》2013年第4期。

   [41] 山邻黄东红和黄秀山称“周姓葬坟所在地名叫做是塔下,那坟是前朝的,小的们是后生,不能指实是那一家的,只知道是周家的坟。”《明仲公定案•卷一》,第15页。

   [42] 同前引[7],第177页。

   [43] 王志强:《清代成案的效力和其运用中的论证方式——以〈刑案汇览〉为中心》,载《法学研究》2003年第3期。

   [44] 《大清律例》中“断罪引律令”的例文规定:”除正律、正例而外,凡属成案,未经通行著为定例,一概严禁,毋得混行牵行,致罪有出入。如督抚办理案件,果有与旧案相合,可援为例者,许于本内声明,刑部详加查核,附请著为定例”。见田涛、郑秦点校:《大清律例》,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595—596页。

   [45] 王志强:《法律多元视角下的清代国家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77页。也有学者提出清代地方在审理坟山案件时“虽然条例规定,‘以山地字号、亩数及库贮鳞册、完粮印单为凭’,然而,地方官员无不依靠‘远年旧契及碑谱’来判断坟山的归属。”本人认为这一观点过于绝对,至少,从本案来看,这一结论不成立。参见张小也:《清代的坟山争讼——以徐士林〈守皖谳词〉为中心》,载《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4期。

   [46] 有学者的研究更是指出,清代的地方审判中存在“律例规避”的情形。也即官员故意回避本应适用的律例,而引证其他律例进行理断的案件。见汪雄涛:《明清诉讼中的“依法审判”》,载《开放时代》2009年第8期。

   [47] 嘉庆九年(公元1804年)觉罗麟知府提到“周均爱、周国柱等架词互讼均有不合,姑念讼累已久,人且案经和息,均请免议,是否允协,理合取具两造甘结具文详送宪台,为此备由。”该建议得到了总督的认可。《明仲公定案•卷四》,第291页。

   [48] 龚汝富:《明清讼学研究》,华东政法学院2005年博士学位论文,第38页。

   [49] 汪雄涛:《“情法两尽”抑或是“利益平衡”?》,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1年第1期。

   [50] 关于清代法律中的利益平衡问题,参见汪雄涛:《清代律例原则中的利益平衡》,载《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2期。

   [51] 卡多佐认为在现代西方社会中存在这样一批案件:“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当中的许多都确实是既可以这样决定也可以那样决定的。我这样说,意思是指同样可以找到言之成理的或相当有说服力的理由来支持这种结论或另一种结论。在这里,开始起作用的就是对判决的平衡,是对类比、逻辑、效用和公道等考虑因素的检验和分类整理,而这就是我一直在努力描述的。参见[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104—105页。关于当今中国司法实践中的利益平衡问题可参见孙永兴:《司法的利益平衡功能》,载《重庆社会科学》2006年第11期。

   [52] 南昌知府杨炜称周均爱“藉词妄争坟山,屡经勘讯断结仍复翻告不休,据控实痛祖骨,试思尔何凭据,乃能不忘六七百年之无名祖骨乎,殊属逞刁健讼。”《明仲公定案•卷三》,第154页。

   [53] 沈括:《梦溪笔谈》,胡道静校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807页。

   [54] 曾晖春等修,冷玉光等篡:《义宁州志(二)•风俗》,道光四年刊本,台北成文出版社1989年版,第435页。

   【期刊名称】《甘肃政法学院学报》【期刊年份】 2018年 【期号】 2

  

  

    进入专题: 明仲公定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案例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7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