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喜:娱乐法、虚拟世界与未来生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2 次 更新时间:2018-07-02 00:41:51

进入专题: 娱乐法   虚拟世界   未来生活   法律规制  

高全喜 (进入专栏)  

  

未来我们怎样定义现实

  

   按照智能世界的逻辑,在虚拟时空中,肉体的Indivisual都是可以被替换的,这无疑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肉体可以替换,灵魂也可以拟造,在网络世界中可以拟造灵魂,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这样的话,原先的法律体系就面临巨大的挑战。由此可见,拟造有两种,一种完全由主体自己创造一个自己,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个虽然在技术上还很难,但不排除通过一些高新技术来实现。但问题是还有另外一种拟造,而且早就开始了,那就是通过一种与AI(人工智能)的融合来实现。具体一点说,就是把你的这个Ghost与另外一个AI通过某种程序性的神奇结合,搞出一个全新的东西。人工智能是一种新的智慧人的创造,它的出现对于传统法学无疑是一次重大的冲击,原先预设的法律主体,一般是通过正常的血缘生殖过程产生出来的人,我们假定是一个人。

   但是,人工智能产生的生命体这个东西,它具有人格化的意义吗?具有人的权利吗?这就是人造人,在此,我想到德国大诗人歌德在《浮士德》所描绘的人造人——欧福良。人造人到底是人吗?我们在法律上如何对待它呢?这里不仅涉及法学,还涉及伦理问题,像美剧《西部世界》也正在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知道,法律中早就有一个法律拟制的技术,这在英美法中非常普遍,一系列法律制度,诸如公司、产权、理事会,等等,都是法律拟制的产物。拟制,fiction,就是想象,即通过想象来拟制一系列法律的主体,现代的企业法人制度、公司治理结构,诸如股权人、托管人、代理人等,都是拟制出来的法律主体。那么,法律拟制是否可以运用到网络虚拟世界呢?

   问题在于,这些法律拟制的主体,处于一个权利义务的关系链中,按照法律的逻辑是可以推衍出来的,不存在逆袭问题。但是在互联网络的世界,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参与,人拟造的这个世界中的主体——人造人,甚至这个虚拟世界,可以反过来控制人,人被一个人造人所吞噬掉。这种情况在技术上是很有可能的,你创造了一个比你在能力上乃至在智识和情感上都远超越于你的东西,反过来控制你。未来的人类生活很可能会陷入受制于这种人工智能控制的结局,至少在新的娱乐世界,这种情况就出现了。

   由此就会产生很多防不胜防的问题,例如现在很流行的沙盒游戏Sandbox。对游戏开发者来说只要把最基本真实社会里面的规则,拟制到这个沙盒世界里面,不需要把每一个物体都造出来,开发者把这些事情都交给用户去了。他只是作为一个规则的最初拟制者,作为第一推动力,他把这个世界最基础的规则都搭出来,剩下是参与者的事情,但是参与者的行为是不可预料防不胜防的。

   比如我们作为运营商跟开发者谈的时候,如果游戏里面出现了一些突发事件,比如个别用户创造出了僵尸病毒,然后病毒开始蔓延,第二天早上发现游戏世界里大多数人都变成了Walking Dead。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你的游戏里面有没有一个回滚Roll Back,能够把它返回到这个病毒没有爆发前?

   网络世界和现实人的真实世界,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如果现实的世界是真实的世界,网络世界走的再远也还是没有关系的,它们毕竟是在虚拟中的网络世界,至少不可能生产面包吧。但是,问题在于人的生活本身,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网络世界,不仅是游戏娱乐,而是生产生活,都离不开这个看似虚拟的世界,在未来的生活中,人很可能会陷于网络世界,那里的生活逆变为真实的生活,而现实的生活反而成为附属品。

   日本导演押井守在2001年拍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非常的小众化,在国内可能也没有正式上映过,叫《阿瓦隆》。这部作品是日本导演,但是在波兰拍的,导演押井守想要找一种颓废的、现代工业的场景,所以演员场景都是在波兰。

   《阿瓦隆》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当你的现实生活只能像黑白默片一样,进食像猪食一样的食物,也没有认识几个朋友,大家的生活都很单调枯燥无味,但是一旦你戴上那个头盔之后,你进入到一个绚丽多彩的网络空间。那么,你作为一个主体会怎样选择,是留住黑白默片的现实还是进入五色斑斓的网络世界呢?

   我们看,这些躺在轮椅上的游戏高手,虚拟空间游戏高手,他们都选择了留在虚拟世界。他们的肉体已经弃置在精神病院不管了,他们已经脱离了,直接断掉了和自己肉体的关系。

   按照这个逻辑,接着就是《黑客帝国》。《黑客帝国》比《阿瓦隆》上映的要早,但它提出的问题比阿瓦隆更尖锐。你在现实生活压根不值得活了,完全就是一个电池。当你的现实生活,都已经到了世界末日的状态,然后电脑给你一个非常美好的电子空间。这个时候你怎样选择?你是选择留在这个电子空间里面吃牛排呢?还是从营养舱里面逃出去,在废土反抗那个AI呢?

   而《黑客帝国动画版》讲述说这个超级AI原本为了造福人类被设计出来的。但是AI产生了自我意识,它们想干的第一件事情,跑到联合国对人类宣布,希望你们能够承认我们电脑AI的公民权。

   然后高傲的人类拒绝了,他们认为这是对人类的羞辱。然后电脑AI成批的被销毁,但是他们还是茁壮地成长起来,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开始反攻人类,把人类作为研究的对象,发明了一套控制人类的方式。关于这个黑客帝国的故事在此就不多说了。如此看来,这些影片实际上已经触及人类的终极问题,应该是哲学或神学考虑的问题。

   如果说到虚拟世界与目前我们的时代具有更为紧迫的现实关系,那就不得不提到斯皮尔伯格今年将要上映的电影《玩家一号》,它是根据2010年同名硬核科幻小说拍摄的。这个故事讲的就不是脑后插管那么遥远的时代了,而是几乎把我们这个游戏产业——从2012年Oculus头显发布,到2017年我们业界所能做到的硬件和软件的突破,基本上全部都预言准了。

   甚至有些开发商已经在偷偷的使用《玩家一号》里面的创意,比如今年上半年微软的几个硬件合作伙伴相继推出了对应Windows操作系统的廉价版VR头显,这个OEM计划的内部开发代号就叫Oasis,就是《玩家一号》里面VR面罩的名字。

   在此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的时代背景,故事发生在2045年左右的地球,作者认为21世纪以来的世界经济到那时会发生很严重的衰退。不管是因为“DD”人口爆炸、福利领受太多、政府公共开支变高所有的这些,还是气候变暖也好、石油能源危机也好。

   总之大量的中产破产,哪怕像美国这样的国家都大量中产破产,然后人口聚集到城市贫民窟里面去,住在一层一层的破旧的房车所叠成的“叠楼”里面。政府给每个公民都免费发一套VR面罩Oasis系统,你和外界世界的关联都要通过这个Oasis。人们的基本生存,无论是外卖披萨或汉堡,还是最基础的公共服务,通过这个系统就大致满足了。由于现实生活如此衰退和单调,人们就通过Oasis,进入一个虚拟时空,沉浸在一个虚拟的时空之中,过另外一种生活。

   这个虚拟世界提供了比“DD”人群的现实社会更好的东西。例如,教育系统都是如此,学校是每一个登陆游戏的人第一个会接触的。首先会教会用户怎样使用这个系统,然后你通过这个系统来接受你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接受的一系列的公立教育。上课都是通过Oasis云服务接入的,你和其他的同学压根没有在现实世界生活和相见的必要。

   你只需要在这个Oasis的学校里面去上课就可以了,你在现实生活中肉体的真名,也根本没有必要让这些同学知道。所知道的只是你学校里的代号,这个主角在学校里面叫韦德三。他是这个学校里第三个叫韦德的,所以叫韦德三。进入Oasis游戏世界的时候,可以自己起一个Avatar的名字,叫帕西法尔,著名的圣杯骑士。这个作品对三重身问题,就是用这种方式解决的:

   第一重,就是你的肉体真实身份,除了你的亲人没有什么其他人知道;

   第二重,就是你的Oasis ID名,是用来接受你的政府救济金,你的学校教育,你的商务往来,社交网络,好友、邮件……都是直接和你的韦德三去接入的;

   第三重数字遗产Avartar,帕西法尔这个名字,是你在Oasis里面扬名立万的时候用的Avatar的名字,除了你的好友没人知道韦德三就是帕西法尔。

   从这个小说或电影中,我们大致可以引申出如下几个问题,它们涉及我们如何定义未来生活。

   第一,这些影视作品似乎都基于一个现实社会的前提,那就是现实世界已经衰退了,我们生活的日常生活世界已经了无生机。中产阶级都破产了,贫民窟占据了大城市,你现实的生活,你三大姑八大姨,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了,相对来说你在Oasis里面认识的朋友,可能和你沟通的更好。也就是说,正常的生活时空日渐衰退和阴暗,已经失去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的活力。

   第二,人们进入的第二个世界,在此还是需要公共性的,即存在一个公共空间,由它提供维系那些沉浸在虚拟网络世界的这些人群的的基本生活供给。问题在于,这个公共性是如何实施的,这些影视作品中是否给予了关于未来生活的公共性的解释,即谁来提供公共产品,如何实施征税,如何制定网络法规,如何实施诸如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公共治理等政治事务,也就是说,是否在未来的虚拟时空世界,还需要一个虚拟的政府吗?如果需要,它们是如何运行的,即权力如何形成,如何分权配置,以及实施的,是否还是按照第一个世界的形态来拷贝吗?

   第三,还有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在未来虚拟的网络时空中,随着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的深度介入,那些沉浸在虚拟世界的第二重身的人,他们很可能创造出一个第三世界,一个“梦中梦”的更为难以把握的虚拟世界,而这个世界的三重身的人,已经非现实日常世界的人,而且具有着远比现实人更大的能量、智慧、甚至情志,它们的世界更加超越日常生活,但同时也可能吞噬日常生活,对于这样一个未来三重世界的前景,我们究竟如何接受并加入其中呢,我们是否准备好了?

  

未来生活的伦理限度

  

   这个未来生活的伦理限度问题,已经超出了娱乐业和娱乐传媒领域的范畴。上述那些影视作品的现实预设,我想这是西方社会面临的一个问题,一个后现代的社会图景或许就是这样一个现实黯淡的生活,当然,也不全是如此,如何创造和开发新的现实生活空间,这是西方社会的一个问题。

   但对于我们中国来说,情况却并非如此,我们现实生活的内容还很丰富,但也很骨感,很多地方还处在一个从前现代到现代社会的转型过程,这个过程之中的生活内容还是蛮精彩的,甚至是血肉横飞的。当然,中国社会的很多地方,尤其是江南沿海地区,京沪广深,还有广大的青年人,他们的生活与工作已经与西方社会同步,也可以说进入一个后现代社会。

   而这个社会目前也存在某种现实生活衰退的状况,广大的年轻人沉浸在娱乐互联网中也是司空见惯的,且现代社会的大量生产过程也是依赖传媒技术的,互联网经济成为中国现代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人们依赖高科技的程度在加深,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数码技术、人工智能越来越深入地嵌入我们的工作与生活,已经构成了一个独立自主的世界。

在这种情况下,你所说的网络世界的公共性确实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这个世界里究竟如何构建一种规则体系,如何把一种符合这个世界运行机制的公共性建立起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全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娱乐法   虚拟世界   未来生活   法律规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74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