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效民:娃娃将军韩钧自杀之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4 次 更新时间:2018-06-29 00:40:41

进入专题: 韩钧  

智效民 (进入专栏)  

   “娃娃将军”据说是毛泽东对韩钧的评价。韩钧何许人也?如今知道的人恐怕很少了。但是在中共历史上,他却是一个功不可没的人物。

   所谓功不可没,从以下三件事中可以看出:一是他和薄一波的交往,二是毛泽东对他的评价,三是他与叶剑英的关系。

   先说他和薄一波的交往。

   韩钧1912年出生于河南省新安县。大约在13岁的时候,他考入省立洛阳第四师范学校。入学后,因为与同学们组织社会科学研究会,被学校视其为危险分子。1929年春,校方以“参加学潮”为由,开除了他的学籍。1931年他到北平入中国大学读书,第二年加入共青团之后,又因为领导游行示威而被关进草岚子监狱。1933年,韩钧在监狱里秘密加入中共,并和薄一波等人领导了狱中斗争。1936年9月,他和薄一波出狱后以来到太原,参加了牺盟会抗日救亡活动。后来,他与薄一波的关系一直很好。直到1989年,也就是韩钧逝世40周年的时候,薄一波在《韩钧传略》一书的序言中对他有如下评价:“坚定坦诚、机敏果敢、热情干练,在军事和政治工作方面都很有才能,为党和革命事业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薄一波还表示:“正当开国之初,韩钧同志可施展才华更好地为党为国报效之际,却与我们长辞了。40年来,每念及此,深为惋惜……”

   说罢他与薄的交往,再说毛对他的评价。

   抗日战争爆发后,山西成立青年抗敌决死队,韩钧担任了决死二纵队政治部主任。决死队一共四个纵队(相当于旅的建制),另外还有工人武装自卫队、政治保卫队、暂编第一师和保安旅,统称为山西“新军”,总兵力不仅远远超过八路军,而且也超过阎锡山的晋绥军。1939年12月初,阎锡山命令决死二纵队进攻日寇,但是韩钧却认为这样一来,将使自己处于日寇与顽固军(指晋绥军)的夹击之下,因此拒绝执行这一命令。为此,韩钧在致阎锡山的公开信中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另外,韩钧还发表通电,痛斥晋绥军著名将领王靖国、陈长捷“勾结日寇,进攻决死纵队”的罪行。随后,韩钧率部加入八路军序列,全部新军也竞相效仿,从而摧毁了阎锡山经营多年的抗日局面。这一事件被称为“晋西事变”,而毛泽东则说这是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毛泽东的话,也是对韩钧的充分肯定。晋西事变后,山西新军全部加入八路军序列,从而极大地扩充了八路军的实力。

   最后再说韩钧和叶剑英的关系。

   抗战胜利前夕,毛泽东在延安见韩钧,命令他带一批干部返回家乡开展工作。接受任务后,韩钧担任了中共豫西二地委委员兼军分区司令员。抗战胜利后,他还担任过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为两次攻打洛阳立下汗马功劳。1948年年底,他又奉命跟随叶剑英来到平津战役前线,并作为解放军代表参加了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北平易手之后,韩钧担任中共北平市委委员、市委秘书长兼军管会秘书长,协助叶剑英工作。就在这个时候,即1949年3月下旬,他却“因疲劳过度突然去世。时年37岁”。

   但是,著名作家张一弓在他的长篇小说《远去的驿站》中说:韩钧是死于自杀,而不是死于疲劳过度!《远去的驿站》有一章是“豫西事变”,无巧不成书的是“豫西事变”的主角也是韩钧!

   在豫西事变中,还有一位开明绅士贺爷,他在抗日战争后期送给韩钧一把白金小手枪。但是就在贺爷应邀去太岳根据地参观时,曾经被韩钧收编的自卫军发动叛乱,将韩钧从延安带来的100多位干部全部杀害。

   豫西事变后,韩钧虽然率部撤回太岳根据地,但这事却成为长期折磨他的巨大伤痛。为此,张一弓在小说中写道:1949年初,就在“在党中央从西柏坡迁至北平的那天,他(韩钧)得到通知,毛主席、朱总司令要找他谈话。他想起三年以前,当他离开延安去开辟豫西根据地时,毛主席、朱总司令也曾召见过他,对他寄予厚望,让他带走了一百多名久经沙场的干部。他是立下了‘军令状’的。而现在,由他带走的大部分同志都在‘豫西事变’中悲壮而窝囊地成了烈士。他感到无颜再见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夜晚,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捧着一个大茶缸借酒浇愁。深夜,屋子里一声闷响,他已经倒在血泊中,手中握着贺爷送给他的白金小手枪(疑似勃朗宁手枪)。”

   两种说法,不仅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也使韩钧之死成了一个难解之谜。

   (刊于《长城月报》2011年第6期)

  

  

进入 智效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韩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707.html
文章来源:智话智说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