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光:金融史就是一部技术创新史

——经管之家采访节录(2016-06-20)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2 次 更新时间:2018-06-27 16:55:42

进入专题: 金融史  

张亚光 (进入专栏)  

  

   经管之家: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起来金融服务的物理媒介从没像今天这样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希望您从中国金融发展史的角度分析为什么中国出现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并掀起热潮,而互联网或者信息技术更为发达的美国却没有?

  

   张亚光:金融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技术工具。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威廉•戈兹曼的一本新书《Moneys Change Everything》,也可以叫做货币改变世界,这本书有一个观点:金融史其实就是一部技术创新史。在本质上,金融是一种做事情的方式。像其他技术一样,金融通过不断提高效率的创新得以发展。历史上所有新的金融工具、金融概念的产生,都是因为能够提高效率,这本质上都是一种技术的创新。从这个意义上,互联网金融并没有新鲜的地方,只不过将古老的金融概念以新的技术手段的环境下结合,给予它一个新的名义。

  

   现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很火爆,为什么美国却没怎么听说过?首先,美国不光有互联网金融,而且实际上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互联网金融的地方,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就涌现出了一批最初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比如互联网保险公司insweb,成立于1995年;互联网银行SFNB(Security First Network Bank,美国证券第一网络银行),成立于1995年;还有现在著名的是互联网支付公司Paypal,成立于1999年。其实互联网金融还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期,1981年,美国就成立了一家从事在线美股电子化交易的券商E-Trade。那时中国人对这种方式可能完全不了解,因为我们现在提到的互联网是在万维网出现以后,我们才觉得这是互联网,其实互联网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最早是美国军工企业、大学开始做的。

  

   我们之所以感觉美国的互联网金融不像中国这么火爆,主要是因为美国的金融市场已经经过上百年的积累,比较成熟,比较稳定,或者说有一定的保守性。这种保守是一种稳健的,不会利用虚假的繁荣来改变整个市场的结构,因为总的供求关系已经基本稳定,不像中国这么充满不确定性。同时,中国金融市场的投机性要更强些,大概十几年前,吴敬琏先生就有过一个很惊人的言论,他说互联网就是一个赌博市场。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中国资本市场投机性有多大的削弱。另外,中国的网民在2016年已经达到7亿,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网民群体,即便是其中很少一部分通过互联网进行金融交易,这个市场的规模也足够惊人了。

  

   中国现在互联网非常热闹的场景,一方面与中国现在资本市场不成熟有关,存在一些泡沫的成分,所以市场看上去很繁荣,另一方面也和我们的信息技术高速发展,和我们的网民的增加有关,因为那么多的网民的市场需求会造成一种错觉,觉得中国是世界上互联网金融最好、最普及的地方。从普及率来说中国可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金融市场,但是从企业源头角度来说是美国来的更早一些。

  

   经管之家:我想请教您关于当前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还是互联网的争论问题。有人认为“不管互联网发展到哪一步,其银行、保险、证券、信托、期货、资管、财富的本质特征并不会发生变化,互联网永远不可能创造出金融”,所以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也有人认为“我做我的互联网事业,我不断的做好我自己的事情,这里面我会涉及到部分的金融业务”,但是我做的本质还是互联网。请问您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

  

   张亚光:现在做互联网金融有两类,一部分是原来做金融的,另一部分是做互联网的,我个人以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既不是互联网,也不是金融。所谓本质,应该是抽象的哲学概念。我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一种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一方面,只要这种经济关系涉及到资金的跨期或跨区域配置,在传统理论当中都属于金融的范畴;另一方面,从社会关系的角度来看,现代金融的产生和发展依靠的是复杂的信息网络,金融活动承载的是金钱,更体现着一种社会关系或者说社会网络。特别是现代金融业发展起来以后,这种社会关系可以用网络经济学来解释,网络越大、越密,你能够得到得回报率越高。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价值不在于从理论上如何回答,而是在实践的层面给我们提出了警醒:在金融和互联网日益交融、越来越难以分离的环境下,如何确定监管部门的职责分工是很大的挑战。到底是主管信息网络技术的工信部来管,还是银监会和央行来管?有些互联网金融做得很隐蔽,把它做成app,做成一个网络产品,央行和银监会未必关注得到。比如,现在一些传统金融机构转型,加入“互联网+”的概念之后,工信部是不是就能甩手不管了?当然不行。现在在技术监管和制度监管上有很多空白,所以互联网金融很混乱,很多人拿了钱跑路了。

  

   所以为什么监管不到位?是因为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认识还不够清晰。从历史经验看,跨业态的经营往往在产生初期都存在着监管的盲区,在技术上和制度上都无法及时跟进。互联网金融究竟是工信部还是银监会来负责监管?恐怕单靠两家单位自己来做都存在困难,必须联合所有相关的职能部门加以研究和分析,才能提出有针对性的监管方案。

  

   经管之家:张教授您对中国民间金融契约有着深入的研究,而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现实就是互联网上缺乏双方认识的中保人,造成了违约现象比过去加重,如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发生的e租宝、中晋系等打着“网络金融”旗号非法集资现象出现,请您谈一谈如何限制这一违约行为或者如何可靠的订立网上金融契约?

  

   张亚光:现在互联网金融违约的情况非常普遍,其实就是虚假泡沫破裂的表现。如果按照官方定义,现在是有许多非法集资存在的,但是从历史上看,这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非法集资是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存在的顽疾。之所以非法,就是因为法定的利率和市场交易所决定的真实利率之间存在利差,而且差距可能还很大,所以存在套利行为。在中国历史上,民间利率一直普遍偏高,尤其到中国近代史,中国高利贷的情况非常普遍,问题已经很突出了。晚清发生过多次金融危机中,其中有几次已经能看到非法集资的影子。

  

   为什么会有非法集资,而且会一直都有?从理论上讲,这是麦金农和肖的金融抑制理论在中国的体现,也就是说,我们长期处于金融抑制下,利率是扭曲的,官方利率和民间利率有差异,给非法集资留下很大的空间。

  

   今天我们觉得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从文化上来讲,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熟人社会,违约风险相对比较低,信息不对称问题并不是特别严重,而且古代还有保人的制度,所以非法集资的规模和影响都较为有限。即便如此,晚清民国时期的历次金融恐慌中也能看到非法集资的影子。到了互联网金融时代,资金的流动监管更加困难,陌生人社会条件下信息不对称问题更加突出,虽然交流非常便捷,但是信息可能完全是虚假的,这都使得非法集资的社会危害远超于从前。这样在交易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保证机制,所带来的后果会非常严重。而且爆发的频率、范围、规模会远超于传统社会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影响。

  

   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其实理论已经给我们指出道路,要限制金融合约中的违约行为,根本思路是要降低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风险。目前比较成熟和可以借鉴的保障机制是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平台。通过第三方平台当然会增加交易成本,但是却极大地减少了交易双方的不确定性。金融交易的第三方平台国内已经有所尝试,但由于涉及到各方利益,迟迟没能够推出一个成熟的机制,比如说政府、集团机构等,各方利益划分不清楚,其实现在的技术条件已经达到了,做这属于我们“想到了但是做不到”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来完成。现在很多问题不是技术性的问题,而是制度性的问题。

  

   经管之家:中国金融机制除了需要有稳定的机制,另外一个也需要有创新。张教授对国内外的金融创新理论与实践有着系统性的研究,现在我国金融衍生品快速扩张,但是我国金融业依然面临极强金融抑制,请您从约束诱导型理论角度来分析中国搞好金融创新的关键在哪里?

  

   张亚光:这是个很有水平也很有难度的问题。在我看来,约束诱导型金融理论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创新;二是供给侧。按照今年流行的说法,通过供给侧改革的创新来减轻金融抑制,从而实现金融组织的利润最大化。在这个理论框架下,金融抑制既是金融创新的动力,也是金融创新的阻力,关键在于如果金融抑制太过强大,金融创新所要付出的代价会极高。比如说各种形式的非法集资,在Silber的逻辑下都可以看做是金融创新行为。而为什么会有非法集资这种金融创新,联想今天中国整个金融市场环境就知道,这是为了减少金融抑制,所以通过民间的方式把它创新出来,只不过他是非法的,而且这些创新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是不值得鼓励的。

  

   约束诱导型金融理论对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供给侧改革,也就是说,中国要搞好金融创新,也要从自身的供给侧着手。一方面是要降成本,补短板,这本身就是创新;另一方面,从供给侧来理解,我们的金融机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原来大家都在说要如何提高需求、刺激需求,现在我们回过头注重供给侧,没需求不是说老百姓不爱消费,而是供给侧出现了问题。现在很多金融机构提供的服务层次低、产品质量差,比如到银行排队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另外有些金融产品过于简单甚至粗暴,并没有真正考虑投资者的整体需求,而是依靠市场不规范和投资者不理性来获取利润。一旦制度红利消失,相关的金融组织就难以为继。假如金融机构现在能够意识到这些问题而做出调整,从自身角度改变,不断改进自身的服务、提高产品的质量、吸引力、回报率,让投资者有更好的消费体验,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所以约束诱导型理论就是我们都在谈论供给侧改革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如果具体到金融行业的话,这个理论更有指导意义。

  

   经管之家:近两年,我国实体经济的交易难以放大,而金融领域的交易借助衍生品开始迅猛增长,金融业成为公认的高盈利行业,而实体经济发展却不尽人意,这是都意味着金融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实体经济发展空间?如何理解李克强总理提出的“金融首要任务还是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一观点?

  

   张亚光:金融业挤压实体经济的现象确实很值得我们反思。我们前段时间刚到东南亚国家做学术交流,和一些华人、学者、企业家做一些探讨,他们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认为中国金融与实体脱节的问题比较严重。问题的严重程度,从北大经济类学生的毕业就职去向就能看出。除了继续深造或者进入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外,到业界工作的学生至少90%以上都集中在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投身于实体经济行业的凤毛麟角。所以从人力资本的流向,就能够推测出我们目前实体经济的情况不太乐观。

  

另外,去年上半年的牛市行情,更是吸引了大量资金进入资本市场,大大小小的企业和个人纷纷进入,有些是赚到了,但是大部分还被套在里面。社会这么多财富都集中到金融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张亚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史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6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