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我们幼稚的信息革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1 次 更新时间:2018-06-27 00:53:20

进入专题: 信息革命  

约瑟夫·奈  

  


   内容提要:在20世纪的中叶,当时的人们担心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的进步会导致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著作《1984》中所描述的那种集控局面的形成.如今,全球数十亿人却将这类“老大哥”技术迫不及待的揣进口袋。

  

   人们常常说,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信息革命。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场革命将把我们带向何方?

  

   信息革命的说法其实并不新鲜。早在1439年,约翰内斯·古腾堡的印刷机就开启了大众传播的时代。我们当前的信息革命始于上世纪60年代的硅谷,它与摩尔定律紧密相连:生产研发的计算机芯片上的晶体管数量每隔几年就会翻一番。

  

   到21世纪初,计算能力的算法成本是20世纪70年代初的千分之一。现在,互联网连接了几乎所有的东西。在1993年中期,世界上大约有130个网站;到2000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1500万。今天,有超过35亿人在上网;专家预测,到2020年,“物联网”将连接200亿台设备。然而,实际上,我们的信息革命仍处于起步阶段。

  

   电报的即时通信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但当前信息革命的关键特征不是通信的速度;关键的变化在于信息传输和存储的成本大大降低。如果一辆汽车的价格下降的速度和计算能力的成本下降速度一样快,那么,人们今天就可以买一辆汽车,赚钱如同和吃一顿廉价的午餐一样容易。当一项技术的价格下降得如此之快时,它就变得容易获得,进入门槛也就随之降低。换言之,实际上,其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量也将是无限的。

  

   信息存储的成本也会急剧下降,这使得我们现在所谓的“大数据时代”成为可能。以前可以填满仓库的信息量,现在可以放进你的衬衣口袋里了。在20世纪中期,人们担心当前信息革命的计算机和通信将导致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小说《1984》所描述的那种集控现象的产生。老大哥会用中央电脑监控我们,让自主开始变得毫无意义。

  

   相反地,随着计算能力成本的降低,计算机缩小到智能手机、手表和其他便携式设备的大小,它们的分散效应补充了它们的集中效应,使得对等通信和新媒体对群体的动员成为可能。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类技术发展趋势也分散了监控的力度:如今,数十亿人自愿携带各种追踪设备,在搜索基站时不断侵犯他们的隐私。我们实际已经把“令人畏惧的老大哥”放在口袋里了。

  

   同样,无处不在的社交媒体也催生了新的跨国集团的诞生,但也为政府和其他机构创造了一定的机会——Facebook将20多亿人联系在一起,正如俄罗斯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干预所显示的那样,这些团队和团体可以被用于政治目的。欧洲试图通过新的通用数据捍卫保护条例,以此建立隐私保护的明确规则,但它的成功仍然是不确定的。与此同时,有关国家也正在将监控与社会信用排名的双重指数结合起来,这将对个人旅行与自由造成影响。

  

   信息量也提供了力量,无论是好是坏,越来越多的人可以获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信息。这种权力不仅可以被政府使用,也可以被非国家行为体使用,包括从大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到犯罪分子、恐怖分子和非正式的特设团体等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民族国家的消亡与终结。各国政府仍是全球舞台上最强大的国际事务参与者;但这个舞台会变得更加拥挤,许多新玩家可以在软实力的领域里进行有效的竞争。拥有强大的海军在控制海上航道方面也将变得愈加重要,虽然它对互联网的发展并没有提供多少帮助。在19世纪的欧洲,伟大力量的标志是是否具备在战争中获胜的能力,但是,正如美国分析家约翰·阿奎拉指出的那样,在当今的全球信息时代,胜利往往不取决于谁的军队获胜,而是取决于谁的故事动听。

  

   公共外交的吸引力和说服力变得越来越重要,同时,公共外交领域也正在发生改变:外国的服务人员将电影放映机运送到内陆地区,向偏远地区的观众放映电影。冷战铁幕背后的人们,挤在短波收音机前收听BBC,这样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技术的进步导致了信息的爆炸,这就产生了“大量悖论”的存在:导致了人们自身注意力集中能力的缺乏。

  

   当人们被面前的大量信息淹没之时,就很难知道到底该关注什么。注意力而不是信息成为了稀缺资源。因此,软实力的吸引程度比过去更加重要,但应对信息战的硬实力也同样重要。随着国际声誉这一话题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关于建立和破坏信誉的斗争形势也越来越严峻。主观视角下偏颇他者的宣传信息,不仅可能遭到蔑视,而且如果此举未能达到一定的目的,可能还会面临适得其反的结果。

  

   例如,在伊拉克战争期间,阿布格莱布和关塔纳摩监狱对囚犯的待遇与美国所宣称的价值观大相径庭,这导致了人们对美国种下了行事虚伪的印象,而对传播“穆斯林在美国生活得很好”这一消息的质疑声音,也是目前无法逆转的局面。同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推文被证明明显也是弄虚作假的。这些举动降低了美国的可信度,削弱了美国的软实力。

  

   公共外交的有效性,取决于改变主意的民众数量(同时也通过访谈或民意调查来进行衡量),而不是金钱的花费。有趣的是,民调波特兰30强软实力指数榜显示,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软实力是有所下降的。推特的确可以帮助设定美国的全球议程,但如果它们不被信服,就不会产生软实力。

  

   现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的迅速发展,正在加速和监控以上过程的律动。机器人的信息往来,通常很难被识别察觉。且可信度和引人注目的叙述能力能否完全实现自动化,还有待观察。

  

    进入专题: 信息革命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650.html
文章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