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健:一次特殊的研讨会

——在“2018首届中国黄冈顾景星与红楼梦学术研讨会”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4 次 更新时间:2018-06-20 16:30:41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红学  

欧阳健 (进入专栏)  

  

(2018年6月9日•蕲春)

  

   刚刚注意到,会标多了“首届”两个字。“2018中国首届黄冈顾景星与红楼梦学术研讨会”,规模虽然不大,意义却非同小可,堪称四十年来第一次特殊的研讨会,为什么?它是黄冈政府与高校主办的、以民间专家(我同意张书才先生的话不用草根)为主角的、研讨与主流红学不同观点的学术会议。习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批评了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提出健全以创新能力为导向的人才评价体系,要实施有利于潜心研究的评价制度。我们这次会议,是黄冈领导与高校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人才观的积极举措,这种胆识与气魄是值得赞扬的。

  

   这次会议有两个主题:一是顾景星;一是顾景星与《红楼梦》。

  

   先说第一个主题。

  

   顾景星是谁?很多人不知道。在十年前,我也不知道。我的第一个老师,就是王巧林。查一下中国知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从1981年起近四十年中,篇名有“顾景星”的文章,一共五篇。

  

  

  

   第一篇文章,是《黄冈师专学报》1981年第2期陈礼生的《蕲春学者顾景星》,是为“鄂东人物志”的一篇,短短一千字。文章说,顾景星是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诗人,并引《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说他“记诵淹博,才气尤纵横不羁,诗文具雄赡,为一时之霸才”。他的诗与杜于皇(杜浚)齐名,深得袁子才(袁枚)的好评。他研究的学问极广,尤其是在治经方面,开了清初诸儒治经兼尚古注的先河。

  

   第二篇文章,是《黄冈师专学报》1987年第2期余彦文的《顾景星和他的乐府民歌》。文章从乐府民歌切入,肯定了顾景星是蕲州继世界文化名人李时珍之后,才高学富、著述浩繁的学者。顾氏不仅是霸才,而且是全才。大凡义理,考据、辞章、经济、小学无所不通;琴、棋、书、画无所不善。论小学,有《黄公说字》洋洋大著,是书“诂释磅礴,虽一家之言,实综百代之奥”;论书法,“法宗宋人,运以晋意,不择纸笔,酒酣挥袂”。

  

   这两篇文章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出自黄冈师专老师之手。他们对顾景星研究的开拓之功,应该受到尊重与赞扬。

  

   第三篇文章,是《文学遗产》2012年第5期黄一农的《曹寅乃顾景星之远房从甥考》,已是本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事了。黄一农考证曹寅乃顾景星之远房从甥,着眼点虽在曹寅,因为是台湾的著名学者,又发在《文学遗产》这样的权威杂志上,一下子就把顾景星的知名度提高了。

  

   黄一农的文章,实际上是受王巧林发表在《红楼研究》2010年第1期增刊的《一曲红楼梦,谁是梦里人:〈红楼梦〉作者简考》启发而为的。《红楼研究》是内刊,王巧林的文章又发在增刊上,所以中国知网没有收录。黄一农回避受到了王巧林的影响,惟于注②言:“笔者未获见此谱,转引自王巧林《一曲红楼梦,谁是梦里人:〈红楼梦〉作者简考》,《红楼研究》2010年第1期增刊,第1—92页(尤其第81—82页)。感谢王巧林先生之回应并惠赠该增刊。”这是他的取巧之处。

  

   第四篇文章,是2015年南明史学术研讨会上赖玉芹的《遗民顾景星所体现的士人文化责任》,有没有受王巧林的影响,尚不清楚;第五篇文章,就是我的《异质思维的硕果——析《红楼梦》作者顾景星考》,刊在《明清小说研究》2016第2期,是为王巧林著作写的序,主编徐永斌在发表时,作了一点处理,把赞扬他的话删去了。

  

   通过以上事实的梳理,可以发现,顾景星是座有待开掘的文化富矿。他不仅是继李时珍之后蕲春又一位文化名人,而且是明末清初中国文坛上,才高学富、著述浩繁的文化巨匠。顾景星的价值有多高?王巧林说:“观顾景星平生诗文,诗不亚李、杜,文不亚欧、苏,才不亚曹、温,某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子建七步成诗,庭筠八叉赋成,而景星五岁作赋,六岁而能诗,年十五名冠蕲黄。”到底是不是这样?只有对他的全部著作进行整理研究,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再说第二个主题:顾景星与《红楼梦》。

  

   顾景星与《红楼梦》这一论题的出现,是胡适“新红学”危机的产物。正如克非先生《红坛伪学》说:“这个学术门派缺少学理,缺乏正确的目标,打的旗帜是荒谬的,选择的方向是错误的,使用的方法更是大不得当。”何以见得?胡适据敦诚《四松堂集》的贴条,认定“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却又惋惜地说:“最要紧的是雪芹若生的太晚,就赶不上亲见曹家的繁华时代了”;既然曹雪芹赶不上曹家“全盛”时代,未历过“极繁华绮丽的生活”,《红楼梦》是他的自叙传,岂不成了大的问题?王巧林提出《推翻新红学“曹雪芹说”的n个理由》,认为撰写《红楼梦》要有极强的民族主义爱国情怀,具备广博的学识、丰富的人生经历,并从“曹雪芹是否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曹雪芹所交友人”、“曹雪芹社会阅历”等九个方面,为“《红楼梦》作者不是曹雪芹”的共识增添了新的份额。他还以为,《红楼梦》含有三大类内涵:一、故国之思;二、谩骂或侮辱满清之语;三、对于汉人仕清者的讽刺或调侃,所以是清初怀着极强的民族主义情怀的汉人遗民所作,并强调:“没有历经过明亡,不憎恨满清和李自成、张献忠等贼寇之人,写不出《红楼梦》;没有经历过战争,即目睹过太多死亡之人,写不出《红楼梦》;没有饱经忧患、忧国忧民的民族主义爱国情怀之人,写不出《红楼梦》;没有在南方的乡村或长江边的城市待过,写不出《红楼梦》;没有离经叛道、愤世嫉俗的乖张个性,同样也写不出《红楼梦》;没有博学多才和阅尽沧桑的经历,更是作不出《红楼梦》”,都是容易唤起大家共鸣的。

  

   王巧林将《红楼梦》作者落实到顾景星头上,凭借的是“楚蕲文化情结”,认为:“综观是书,无论是大量楚蕲方言、楚风蕲俗,还是诸多对于湖南、湖北或大江南北名胜的刻意描写,以及间杂着为数不少的‘吴侬软语’,必定与作者家乡蕲州及其避难江南长达八年之久的经历有关,必定与他娶了一个家居苏州的扬州美女的妻子有关,必定与他历经明亡的乱离生活有关,必定与其游历的足迹有关,也必定与其对于故国之思的情感有关!而这些现象无一不吻合顾景星的特殊身世。”不过从方法论讲,更多的是直观的感受,而非过硬的铁证。读者既会产生与蕲州有关的方言、民俗、风物,难以一一核实的苦恼:也会产生这方言,这民俗,这风物,难道只有蕲州一地才有的疑问。

  

   我之所以在相当程度上支持王巧林的观点,是因为他借《敬呈四事疏》证明石头“补天”的内涵,赞同他的观点:“作者若没有经历过大明王朝的末世,若没有尝试过‘补天’未遂的体验,若没有亲历过故国的灭亡,若没有体验过生与死,若没有饱尝过天灾而导致无米之炊的艰辛……是不可能写出此书的!”这个人的首选,就是发“神鞭鞭石石流血,谁能驱石补天阙”之慨的顾景星。

  

   我想用一个细节的考证,再来支持王巧林的观点。

  

   《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写贾政与宝玉等游大观园:“……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且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脚,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飖,或如金绳蟠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气馥,非凡花之可比”:

  

   贾政不禁道:“有趣!只是不大认识。”有的说是薜荔、藤萝。贾政道:“薜荔、藤萝,那得有此异香?”宝玉道:“果然不是。这众草中,也有藤萝、薜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茝兰,这一种大约是金葛,那一种是金䔲草,这一种是玉蕗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想来那《离骚》《文选》所有的那些异草,有叫作什么藿蒳、薑汇的,也有叫做什么纶组、紫绛的。还有什么石帆、水松、扶留等样的,见于左太冲《吴都赋》;又有叫做什么绿荑的,还有什么丹椒、䕷芜、凤连,见于《蜀都赋》。如今年深岁改,人不能识,故皆像形夺名,渐渐的唤差了,也是有的。”未及说完,贾政喝道:“谁问你来?”唬的宝玉倒退,不敢再说。

  

  

  

   此段写了许多人皆不识的异草,惟宝玉逐一报出其名,除了薜荔、藤萝,还有杜若、蘅芜、茝兰、金葛、金䔲草、玉蕗藤、紫芸、青芷等,以上各种乃实景所见,正见宝玉之博学;然其意犹未尽,复引“那《离骚》、《文选》所有的异草”,如藿纳、薑汇、纶组、紫绛。甚至指明石帆、水松、扶留见于《吴都赋》,丹椒、䕷芜、凤连见于《蜀都赋》(左思《三都赋》乃《文选》名篇),益见其学识之渊博。后引各种实皆古书所载,非眼前所见,“想来”二字,可作证明。宝玉一时兴至,频加徵引,不免有点恃才炫耀,待贾政一喝,便唬的不敢再说。

  

   孔子云:“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刘勰云:“《诗》有六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红楼梦》之写“大观园试才”,作者亦必为多才之人,不仅识得诸多草木之名,且喜欢考证何种诗赋提到过它们,顾景星正是有这种修养与情怀之人。

  

   作为李时珍的乡人与崇拜者,顾景星不仅通读了《本草纲目》,还写了《李时珍传》,赞扬他读书十年,博学无所弗瞡,详尽写他对《本草》谬误的订正:“有当析而混者,葳蕤、女萎,二物并为一条;有当并而析者,南星、虎杖,一物而分为两种;生薑、薯蓣,莱也,而列草品;槟榔、龙眼,果也,而列木部;八谷,生民之天,不能辨其种类;三菘,日用之蔬,罔克灼其质名;黑豆、赤菽,大小同条;芒硝、硝石,水火混注。兰花为兰草,卷丹为百合,寇氏《衍义》之舛谬:黄花即钩吻,旋花即山姜,陶氏《别灵》之差讹;欧浆、苦胆,草果重出,掌氏之不审;天花、栝楼,两处图形,苏氏之欠明。五倍子,构虫窠也,认为木实;大苹草,田字草也,指为浮萍。”这种对草木名实的鉴别与订正,也是顾景星的旨趣之所在。

  

顾景星还写有《野菜赞》一文。其序曰:“顾子归里,岁丁壬辰,饥馑无食,藜藿之羹,并日不给。偕妇于野,采草根实苖叶,遂不死焉。鼓腹自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欧阳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红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5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