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钊:中国改革的制度分析:以2013-2017年全面深化改革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3 次 更新时间:2018-06-18 01:48:50

进入专题: 中国改革   全面深化改革  

李文钊  
寻找一些有利于改革过程中良好制度供给的“设计原则”。对这些“设计原则”的遵循,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创造出能够取得改革成效的制度体系。

   改革的制度供给需要在制度的科学性与地方性之间实现平衡。由于制度总是嵌套在文化、技术和时空之中,这使得制度移植十分困难。这说明,一方面制度可能会遵循科学原则,包含着一些共同要素,另一方面制度也会具有地方特色,它是与当地的民情、习性、地理和文化等因素联系在一起。科学性与地方性之间平衡问题其实也就是“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之间平衡问题,“顶层设计”具有理性和科学优势,“基层探索”具有感性和经验优势,改革中好的制度供给总是这两个方面的有机结合。这意味着,中国在未来推行改革过程中,仍然需要给予地方更多的试验和创新空间,让地方有动力和激励进行自主制度创新。当然,中央也可以给予一些指导,当更多的应该是一些原则性和否定性规定。当前,中国试图通过规范改革试点制度来平衡制度的科学性与地方性,这也是一个有益尝试。然而,更为开放的自主试验和自主制度创新,仍然是中国改革取得成功的重要经验之一,值得给予重视和保留。

   改革的制度供给应该遵循多样性原则,避免制度单一性。制度单一性意味着制度垄断,少数人为整个改革提供了所有制度,这不符合有限理性原则。当用一种改革制度去适应所有情景时,改革很难取得预期成效。这对于中国而言尤其重要,中国内部存在较大差异性,各个地方所面临的改革问题、改革任务和改革情景不同,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也不同,如果按照相同的改革方案、进度和程序推进改革,这不利于容纳改革情景的多样性。一方面,改革的制度供给的来源应该是多渠道的,要尽可能地发挥不同主体所拥有的知识。另一方面,还需要保持制度供给的开放性,让更多的人员能够从事制度供给,这为制度供给多样性提供可能性。中国改革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经验是实现分权化改革,分权化改革促进地方政府竞争。而制度创新是地方政府竞争的对象之一,这种竞争过程使得各个地方对不同制度供给进行了探索和实验。因此,未来中国在推行全面深化改革时,仍然需要给予地方政府更多的自主权,这是实现改革制度多样性的制度基础。

   进一步探寻中国成功的制度创新的设计原则。中国自1978年开启改革开放的进程,至2013年开始全面深化改革,有近40年的改革经验值得深入总结和研究。中国在哪些领域的改革比较成功?这些领域进行了哪些制度供给?这些制度是如何产生的?不同领域之间制度供给类型和制度供给过程是否具有相似性?是否可以用一些设计原则来概括中国在推行改革方面的经验和做法?这些问题都值得深入研究,通过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可以为中国当前全面深化改革提供有益的借鉴。对于这些问题的研究,可以借鉴图1提出的改革的制度分析进行深入分析,尤其是需要探讨改革的决策规则、改革制度和改革治理制度,并且需要进行经验性案例分析,为设计原则的创造提供经验素材。

   参考文献

   [1] 田国强,陈旭东.中国改革历史、逻辑和未来:振兴中华变革论[M]. 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

   [2] L?greid, P., Christensen, T., R?vik, K. A., & Roness, P. G. Organization theory and the public sector: instrument, culture and myth. Journal of Management Studies, 2013, 6(1), 15-32.

   [3] Searle, J. R.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 Reality,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1995.

   [4] Searle, J.R. What is an institution?. Journal of Institutional Economics, 2005, 1(1), 1-22.

   [5][14] Xu, C. The fundamental institutions of China's reforms and development.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2011, 49(4), 1076-1151.

   [6] [19] Ostrom, E. Understanding institutional diversity.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5.

   [7] Heilmann, S. From local experiments to national policy: The origins of China's distinctive policy process. The China Journal, 2008, (59), 1-30.

   [8] 郁建兴,黄飚. 当代中国地方政府创新的新进展——兼论纵向政府间关系的重构[J]. 政治学研究, 2017(5):88-103.

   [9] March, J. G. Primer on decision making: How decisions happen. Simon and Schuster, 1994.

   [10] 王绍光, 樊鹏. 中国式共识型决策:“开门”与“磨合” [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3.

   [11] North, D. C. Institutions, institutional change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12] 郭其友,李宝良.机制设计理论:资源最优配置机制性质的解释与应用——2007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主要经济学理论贡献述评[J]. 外国经济与管理, 2007, 29(11), 1-8.

   [13] 李文钊.论作为认知、行为与规范的制度[J]. 公共管理与政策评论, 2017, 6(2),3-18.

   [15] Campbell, D. T. Reforms as experiments.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71, 24(4), 409-429.

   [16] 贺东航,孔繁斌.公共政策执行的中国经验[J]. 中国社会科学,2011, (5), 61-79.

   [17] March, J. G. Exploration and exploitation in organizational learning. Organization science, 1991, 2(1), 71-87.

   [18] Campbell, D. T. Assessing the impact of planned social change. Evaluation and program planning, 1979, 2(1), 67-90

  

  

    进入专题: 中国改革   全面深化改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503.html
文章来源:《中国行政管理》2018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