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希孟:错别字的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6 次 更新时间:2018-06-05 11:00:59

安希孟  

  

   我不认得的汉字多如牛毛。这都是博大精深的学问。鲁迅不把我的过错归罪于我,而是归咎于汉字本身。譬如“獬豸”xiezhi,法律系校友捐赠的石雕,一种野兽就可以执法如山,传统文明象征。奇形怪状(我孙子望文生义念作“奇形怪造”),头上长角。此类怪物,属于虚无,犹如龙凤。十二生肖之一的龙,压根儿不存在。崇尚虚无、子虚、空无、空寂、寂寥、乌何有,也是一种时尚。嘿嘿,这可不是人治,分明就是兽治了。“獬豸”这俩字,我就不认得。学校操场,我从来不敢进去,因为它叫“鸿猷”体育场,我不认得这个字,就不敢进去。听说有人念作“混球”。古代中国还有“貔貅”,我也不认得。相信认得的人不多。

  

   从前一个名叫汉克的青年,因为行窃被抓。他苦苦思忖如何出狱,忽然心生一计:他把一枚核桃送给国王,说这是梦中神仙所赐,可以结出金果,不过必须由从没偷盗过的诚实的人来种下才行。皇帝思忖:自己没资格。他于是让大臣们来种,可大臣们面面相觑,十分狼狈,无人胆敢厚脸皮声称自己从未干过盗窃的勾当。汉克于是被释放。汉克从此把这枚核桃珍藏身边,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小聪明,而是说明:诚实是金。

  

   当然,如果汉克遇到不诚实的官吏,他可能至今还在狱中。现在有人喜欢挑人家的错字,好像他自己学富五车。我们要断喝:先生们,你们自己的国学就不怎么地!这使我想到另外一个外国故事:《皇帝的新衣》。没有一个大臣看到光腚皇帝穿衣服,但没有一个人敢说他没有穿衣服,因为他们都怕背“不忠不孝”的骂名。现在人人都说自己热爱国学,怕人家说自己不懂国学,好像他们个个心明眼亮。

  

   遭到嘲弄的还有余秋雨先生,他因为念错了(姑且这样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的“乐”(yao,爱好)字,大家群起而攻之,似乎大家全都认得这个字。可是你们别装模作样,其实你们全都不认得,却和《皇帝的新衣》中的市民们一样,谎称自己看见了光着身子的皇帝穿着绫罗绸缎。我实在告诉诸位,我一直读作“乐”(le),我的一位搞中哲的朋友也这么念。四川乐山大佛,还有“董乐山”,你要是念作董 yao山,那才丢人败兴!你为什么不能与时俱进呢!

  

   我在北师大参加文化大革命时,一位小将说毛主席题写了“北京师范大学”金光闪闪的“八个大字” (全场哄笑)。他是被“八个大字有力量有力量”歌声拉过去了。她还说“被敌人反对是坏事而不是好事”。当然这是口误,没人抓她进监狱。看来,学问和地位是反比关系。国人不知道的还有“令堂”“令尊”。但为什么还要使用呢!我的老师叫我“贤棣”,我当即加以“纠正”,出了个笑话。

  

   华诞,和华章、华翰、华文一样,是敬辞,自己不能称自己是“华诞”。可现在自庆“华诞”者很普遍。

  

   “蒯大富”“聂元梓”,国人读错(鹏大富、聂元锌)者,不在少数。建议他们改名换姓。中国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但如今改名换姓易帜者,不在少数。北师大曾有一张大字报,把聂元梓读错的字汇编在一起,出她的丑。我北外同学把容易读错的词语编成一长串。

  

   翁同龢(he)、陈寅恪(que)、全增嘏(gu)、肖箑(jian或sha)父等名字,你若读错,没关系啦。念不来这些字,并不影响上述诸位先生的院士博导资格。

  

   这汉字难写难认的弊端就应当被大家看到才对。有人据此刁难外语学习,鼓吹大力弘扬国故。但是错别字正好暴露官场弊端,不能成为鼓荡复古风气的理由。

  

   但而我们不能谅解达官显贵在公众场合掉以轻心,怠慢群小,不把小民当贵人。国内频出著名大学学者汉字出错的消息: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在宋楚瑜演讲后赠送一幅小篆书法,内容是黄宗宪的诗:“寸寸河山寸寸金,侉(kua)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顾校长被“侉”字给难住了,全国一片声讨,爱国爱汉语之心漾漾乎中华。可是,同志们,你们这支讨伐大军中又有几个人认得这些过时古董篆书呢?我不知道顾校长顾拜旦的后人何苦送这几个字给人家!这分明是自己做秀自找苦吃!看!你把自己装到袋子里啦! 有一群人喊着要“打死”一淫妇,耶稣说:“好,你们中间谁没有罪,便可以丢石头”。那些想砸死这妇女的人,一个个跑得远远的。同志们,你们中间有几个梁山好汉认得这个篆字呢?为什么还要显示连自己也不认得的篆书呢?

  

   有一群人喊着要“打死”一淫妇,耶稣说:“好,你们中间谁没有罪,便可以丢石头”。那些想砸死这妇女的人,一个个跑得远远的。同志们,你们中间有几个梁山好汉认得这个篆字呢?为什么还要显示连自己也不认得的篆书呢?

  

   有一群人喊着要“打死”一淫妇,耶稣说:“好,你们中间谁没有罪,便可以丢石头”。那些想砸死这妇女的人,一个个跑得远远的。同志们,你们中间有几个梁山好汉认得这个篆字呢?为什么还要显示连自己也不认得的篆书呢?我们中有不少人抓人家的口误笔误上纲上线。

  

   人大校长纪宝成开办孔子学院,首任院长,他的汉语水平应该在万人之上!但纪大叔却在主持欢迎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时,不知道“七月流火”(本意天气转凉)的意思,说这指的是七月的火热天气!丢了国学的脸面。批评他的人好像个个是饱学之土,似乎自己原来就知道七月流火的意思。我告诉诸位,这多年我一点也不知道其意何指。

  

   厦门大学欢迎国民党前主席连战,厦大副校长把连战题词中的“黉”(hong)念成“荒”,这下子批评他的人似乎就都成了汉学大师,无字不通,无书不精。我怀疑这是连主席故意捉弄一下你们。

  

   最近,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 把“鸿鹄志”念成“鸿浩志”。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在中央电视台介绍《寸寸河山寸寸金》时,说:“这是‘小隶’。”刘教授朗诵《寸寸河山》, “瓠离分裂”读成“瓜离分裂。”

  

   我无意给校长开脱,因为你是给如此多的人,在如此重要场合,在重要时间节点演讲,为了尊重听众,尊重客人,你不应该掉以轻心,轻慢客人。你是公众人物,是在光耀门楣。那就应该光耀万里网民,就是人民,群众,严格要求官吏、公务员和长官,这不是苛求。你为什么要写篆字给客人呢?还不是想拽一下吗?那就应该拽下去呀。

  

   南方某高校开学典礼,横幅把“驰骋乾坤”,写成了驰“聘”。鸿鹄之志写成了鸿“皓”。典礼未半,横幅便被匆匆收走 。

  

   念错别字。弊端在于不求甚解,望文生义。华东理工大学博士段凡博士把“卧槽泥马”说成:“卧槽与跳槽并非完全对立,否则就可能变成一匹‘卧槽泥马’。卧槽泥马出自《战国策》,形容虚有其表、窃居名位者,即使有相应的地位,其能力也不足以胜任,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所以说,卧槽者不应成为‘卧槽泥马’,卧槽也并非‘卧以待毙’。”

  

   一位大学校长骂有的老师“沆瀣(hang xie)一气”,念做“坑韭一气”,全校为之哗然,传为笑谈良久。他还把“挥毫泼墨”读做“毫挥”。问题全在秀才们故意卖弄,故意为校长制造文网——校长无辜。

  

   一位官人的简历如此虚头巴脑:

  

   XXX,男,1952年生于XX沁县。2000年10月至2012年8月任XX大学校长。现任国家重点学科XXXXXX首席科学家,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XXXXXXXX的研究,学术成果丰硕(简历还有赞美字词学术鉴定)。中文名  XXX。国    籍  中国。民    族  汉族。出生地  XX省沁县。出生日期  1XX2年。职    业  教授(职业教授?)。毕业院校  XX大学、剑桥大学。主要成就  发表多篇论文以及学术专著。代表作品  《XXXXXX论》、《XXXXXXXXX》,

  

   这剑桥大学学历学籍文凭就属于子虚乌有。没见毕业文凭(就是执照、驾照、资格证书、行医资格)。虚构文艺作品,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必须具备。

  

   如今孩子们学电脑开汽车玩手机才是正道。你懂得天对地、大陆对长空,尽管可以自豪之气直干云霓,但用不着全体汉官都威仪呀。中国文化历来是嘲弄一代不如一代,老人总要笑话后人。不过现在的娃娃生下来尽管没有九斤重,但似乎他们喝进口奶粉,气色的确很好哇。

  

   一位学者鼓吹中国文化,可他自己竟然把“舶来品”写作“泊来品”。他引用了古文“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彼黍离离,彼稷之苗”,可能他自己也不明其意。他还自造了一句孔子的话:“礼失求之诸野。”

  

   我觉着陈独秀的话更有道理:“吾宁忍过去国粹之消亡,而不忍现在及将来之民族不适世界之生存而归削灭也。”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这才是大道理。美国芝加哥大学马克·里拉批评有些知识分子没能控制自己的激情,被推入自己并不理解的政治领域。他们从“爱智慧”走向“亲和暴政”,受到“叙拉古的诱惑”,闹出许多错别字笑话,“背负懦弱和不忠于哲学的指责”。

  

   我们中国好多姓氏,向为中国人识字一大难点。我爱人姓隗(wei,字典注为kui),这个字就没有多少人认得。可是在国粹派眼里,中国就什么也是国粹了。可是小脚缠足也是国粹。

  

   最近有一位先生,鉴于自己家的姓氏无人认得,便思谋改名换姓。可见,这姓氏并不就具有政治的意义。但姓氏的确有时叫人翘尾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过光宗耀祖、门楣生辉、我的祖上比你阔、因为爷爷是袁世凯自己就当政协委员,其另外的一面,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黑五类扫大街。

  

   然而,这当然使学者们高兴,他们有了复古派的科学研究题目啦――姓氏文化产业:一门大学问。“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姓氏的国家”――连这也要胜人一筹!据说和国外姓氏相比,中国姓氏历史悠久、稳定性强,和郡望堂号、家乘谱牒、宗法族规、字辈派系、宗祠楹联、取名特征联系在一起。和外国相比,中国人宗族观念强烈,因而就有李家庄、张家寨、王家屯。可这就怎么值得骄傲呢!面对现代社会转型,人们纷纷续家谱、修祖墓、设族规、盖祠堂。总之是复古发狂。

  

有人说这是对人情淡薄的抵制和对传统的回归。可是,旧时代难道真的讲人情吗?阿Q、祥林嫂姓什么呢!巴金著作中大冬天到破庙分娩的媳妇看到的是什么人情?中国知识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31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