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中共中央长征中开过“陈福村会议”吗?

——对孙果达“答杨奎松教授质疑”一文的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35 次 更新时间:2018-05-30 01:17:54

进入专题: 陈福村会议  

杨奎松 (进入专栏)  
“三月三十日晚九时”开始组织抢渡。经激战,次日凌晨4时夺取了对岸高地,“天亮前浮桥已经架起了”。【肖锋:《长征过贵州的日日夜夜》,聂荣臻等著:《伟大的转折:遵义会议五十周年回忆录专辑》,第621-624页。】

   第三种说法不再提3月18或19日军委密令,也不再提三团担负了“先头”或“先遣”的任务。说四渡赤水后,“一军团挥师南下,经两天两夜急行军,赶到第一次南渡乌江的渡口新民街一带,发现鲁班场驻有滇军一个旅……我军与之激战3小时未拿下鲁班场,遂撤出战斗,继续南下,在草丰、九庄之间寻找渡乌江的渡口。”“29日,红1军团聂政委、萧华部长、李聚奎师长跟3团行动”。30日夜10时,说自己率二连38名勇士乘夜抢渡,凌晨时分一举拿下4个渡口。31日凌晨2时工兵连已架好了浮桥。【萧锋遗稿,南溪、孙翊整理:《萧锋征战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92-93页。】

   上述回忆的说法,都明显与其日记的记述是矛盾的。为什么肖锋晚年也不用他的日记来做自己回忆文字的依据了呢?关于这一点,细心的研究者只要多读一点他的日记,相信就能够明白其中的原委了。

   读肖锋1935年2月10日日记可以发现,遵义会议的相关内容还未传达,中央人事调整亦未公布,即使肖当时能够私下了解到遵义会议发生的人事变动,他也理当清楚,新中央的最高领导人是张闻天,党内指挥军事的最高负责人是周恩来,毛泽东当时还只是被分派做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陈云:《(乙)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1935年2月),《遵义会议资料选编》,第245-246页。】但肖锋当天的日记却已经在把毛泽东当作党的最高军事领袖在谈论了。日记称:“毛主席当机立断,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计划,改在黔滇川边实行机动作战”。【《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统粉碎五次“围剿”战争中经验教训决议大纲》(1935年2月8日),《遵义会议资料选编》,第235-238页。】

   又如2月20日的日记,里面不仅完全不提新中央是由张闻天总负责等重要的人事变化情况,而且谈论遵义会议意义时,使用的明显是后来人的语言。比如说遵义会议终于使“毛主席回到领导岗位上来”了,甚至说新的“三人团”已经成立了。日记写道,当天中午,黄甦政委传达党中央遵义会议精神。接下来却说:“听完传达后,分组讨论了两天。广大干部……就是要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高举苏维埃的红旗……执行北上抗日方针。”并称:“黄甦政委根据两天来的讨论,解答了很多问题,并表示坚决拥护毛主席回到领导岗位上来,坚决拥护军委组成三人小组统帅全军”。

   3月8日日记的记述在这方面还更进一步了。称:上午9时方面军开干部会,总政李富春代主任致辞。他说: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的转折点”,因为“确立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是“毛泽东同志……在极端困难条件下,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肖锋:《长征日记》,《红军长征纪实丛书·日记卷(3)》,第1081、1083、1087-1088页。】

   对照当年应该是比较统一的遵义会议传达的文字,如陈云在中央纵队的传达提纲,可知新书记处决定并向下传达的,只有“取消三人团”的内容,没有“组成三人小组统帅全军”的内容;只有“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负总的责任”,“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周为军事指挥者,而恩来同志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以及“以泽东同志为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等内容,没有“确立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全党全军“要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等内容。【陈云:《(乙)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1935年2月),《遵义会议资料选编》,第235-246页。】

   很显然,肖锋日记之所以与史实会有很大出入,其晚年回忆时之所以不得不放弃日记中的说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其日记的部分内容是后来经过了加工和补充的。凡改写之处往往是按照改写时的观点、理解、记忆,甚至是语言来写的。这也能够说明,虽然肖锋1935年3月18日日记的内容,看上去极其重要,然而除了孙教授等极个别人外,无论官方还是学界,却从未有研究者及研究著述引为史据的。

   限于篇幅,这里不再做更多的考证、辨析和讨论了。相信由上已不难看出,孙教授的“陈福村会议”说,无论证据,还是逻辑,都是站不住脚的。孙教授对此没有自知之明,还容不下质疑的声音,尤其让人深感遗憾。

   最后要说明的是,我的这一回应虽已尽量保持“温良恭俭让”的态度,但有些批评也还是比较直白。故这里特补录两句梁启超对治史之人应有学风的建言,愿与孙教授共勉:

   “所见不合,则相辩诘,虽弟子驳难本师,亦所不避,受之者从不以为忤。”

   “辩诘以本问题为范围,词旨务笃实温厚。虽不肯枉自己意见,同时仍尊重别人意见。有盛气凌轹,或支离牵涉,或影射讥笑者,认为不德。”【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第44页。】

   Has the CPC Central Committee Opened the "Chen Fu Village Meeting" in the Long March?

   ——Response to Sun Guoda's Reply to Professor Yang Kuisong's Query

   Yang Kuisong

   Abstract: After the Zunyi conference in 1935, about when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established the "military command group" consisting of three people of Zhou Enlai, Mao Zedong and Wang Jiaxiang (also known as the new "three-man leadership"), there has been a debate among the researcher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n 2005, Sun Guoda etc. have put forward a different statement that after the failure in the Luban field and the Central Red Army's crossing Chishui three times; the new "three-man leadership" should be decided in the Political Bureau's enlarged conference in the Chen Fu Village in the west of Hexi in March 17th. For this statement, the author has simply put forward a few different viewpoints, which unexpectedly caused Professor Sun Guoda's fierce reaction and refutation. Thus, the author has to take time to do some research on this problem. However, the author has found that those main evidences and the logic of argument for "Chen Fu village meeting" were untenable.

   Key words: Sun Guoda; Chen Fu Village Meeting; Mao Zedong; the new "three-man leadership"; the Long March

  

  

进入 杨奎松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福村会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199.html

1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