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光:意气用事的激情与理性计算的利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4 次 更新时间:2018-05-27 23:52:27

进入专题: 赫希曼   《欲望与利益》  

周雪光 (进入专栏)  
而乙方通常会拒绝“不公平”(如得到低于30%)的方案。这个实验发现显示,理性计算并非总是主导人类行为,激情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在这里体现为,关于“公平”的基本信念导致了人们宁愿利益受损也要惩罚不公行为的激情。政治学家Jon Elster在其著作 The Cement of Society (1989)中对这一主题有进一步讨论。

   在更多的场景中,激情导致的行为被打扮为“理性的激情”或“激情的理性”。例如,经济学家Robert Frank的著作Passions within Reason: The Strategic Role of Emotions (1988)中提出,传统社会中的以牙还牙的暴力行为,常常扮演了抑制其他暴力举止弥漫的社会机制。一些博弈模型提出,企业发展过度产业规模的做法可以解释为以此防止其他企业“进入”本行业竞争的威慑策略。该企业因其垄断地位,以低于充分市场供给的策略获得垄断利润。为了防止竞争对手进入本行业而采纳充分生产能力的策略,以发出信号:如果对手试图进入本市场竞争获利,就会开足生产能力,使对方无法获利。因此,非理性的举止(过度投资)可能是理性选择(防止竞争)的决策。在国际关系中,也有类似的说法:有些国家的行为举止怪异,不按常理出牌,目的是让对方不能以理性计算的常规来推测其行为目标对待之。不幸的是,因此引起的错误算计(miscalculation)也可能引起大的灾难。

   读完这本小书的一点感慨是, 在文艺复兴、资本主义兴起的新旧交替时代,有着如此众多的哲人和丰富多元的思潮观念在思索、探究和相互竞争。正如赫希曼书中所示,这些思潮各执一端,常常洞见与谬误并存,但舍此争鸣过程则无法淘劣存优,推陈出新,锻造人类智慧。我费力搜索自己有限的记忆,在近现代史上,哪一个伟大时代的诞生没有伴随着伟大的思想?这里的因果关系尚可进一步探究:究竟是变迁的时代呼唤、激发出伟大的思想,还是多元争鸣的思想荡涤旧的障碍,开阔视野,开辟了伟大的时代?抑或两者彼此扶持,结伴而行?

   用赫希曼这本书的最后一句话来结束本文:从思想史角度对这些思潮观点的再审视,“不是提供所涉及种种问题的答案,而是提高这些问题之争的水平。”(“Not to resolve issues, but to raise the level of the debate.”)

进入 周雪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赫希曼   《欲望与利益》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164.html
文章来源:管理学季刊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