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华人与狗,还是华人与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4 次 更新时间:2018-05-19 03:39:55

进入专题: 华人与狗  

许章润 (进入专栏)  

   1899年,清祚光绪二十五年,内藤湖南33岁,正当豪壮。九月五日放舟神户,逆浪西行,五天后,初秋薄暮,在山东芝罘即今之烟台登陆。由此往北,再自北南下,三个月里,悠游杭沪,踏履京津。一路下来,眼疾手勤,积攒下厚厚一册游记,题名《禹域鸿爪记》。书成飨友,翌年由东京博文馆刊行。

   此时此际,大禹旧邦,也是霹雳而来的新世界中的一方危邦,迭遭洗劫,两世厄运,早已满目疮痍矣。其情其形,恰如好友野口宁斋赠别诗咏:“束手君臣涕泪多,他年风雨哭铜驼”。雨凄凄,草凄凄,则一路风物,主客惊心,感喟可知。

   拜李振声先生,间隔一百又一十八载,此书中译今春刊布,读者幸得借彼之眼,伸长脖颈,放飞想象,透过历史迷雾,去看看那时节的祖邦模样。

   其中一则,载述津沪两地公园,涉关“华人与狗”,文字简扼,不惊不诧,转述于下。

   据内藤记述,天津紫竹林租界公园,绿树蓊郁,与周边景物萧索恰成反照。不过,两物不得入内,一是“中国人”,二是“狗”。那边厢,“神情装束均威风凛凛之中国人寻查,”内藤写道,“守护园门,不时将其同胞遮拦于公园之外。”

   江南,沪上公园,营造法式或有差异,不过,“中国人不得入内,则与天津相同。”侥幸获准入园者,内藤目睹,唯照看洋人孩童的中国妇人,盖彼辈“借婴儿之威光”也。一旦威光不再,则仆颜顿黯,无门可入矣。

   一晃又近廿载,中土已然换帜,咸与共和。一战方结,时移世易,东瀛踵步列强,更上层楼。时当1918,十月秋浓,内藤再游中土。12月22日,盘桓沪上,致函《大阪朝日新闻》,感言此方华民无归属中国之国民观念,“故似可称为居住于小独立国之半个外国人。”而相反却相成者,在内藤观察,“栖居此地之外国人,对于中国之骚乱,兴味似远胜于其对中国和平之挚爱。”故尔,怪而不怪的是,作为东方最大贸易港口之一,在内藤看来,上海本当发挥和平摇篮作用,“而事实上却往往成为骚乱之发源地。”

   这当口,关山明月,落花流水,一番拈起一思量,肯付霜风。

   上述情事,恍如云烟,不外“华人”与“狗”也。记得前些年中外史家对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聚讼不已,仿佛连英文的《中国季刊》亦且多所讨论,不惜版面编发了若干重头文章。总的倾向性结论是否定存在此事。若果此事为真,则其中一解是,之所以严禁华人入内,概因值此现代浪潮,后发民族,国民蓬头垢面,随意喷吐排泄,践踏草坪花朵,不堪也甚。

   翻案判案,指东打西,莫衷一是,而汲汲印证的,也是始料未及者,不过是“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名人名言。

   在下外行,村野独居,春闲无事,夜阑卧览,摘抄上述史料,不禁心事浩茫。若果史家有心,方家有意,而数万万同胞尚且茶余饭后还肯读书,长些记性,则敷衍旧事,推陈新知,证真证伪,可得为据乎?!

   2018年4月24日夜,于故河道旁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华人与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022.html
文章来源:三会学坊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