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东方的英国,以及爱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8 次 更新时间:2018-05-19 03:37:53

进入专题: 爱国   日本  

许章润 (进入专栏)  

   据说,曾几何时,日本自认为“东方的英国”。明治初年,福泽谕吉以英国绅士为典范,创设庆应大学,以作育“独立自尊”之才。此后不仅财阀多出此处,为己致富,为国聚财,而且,富强起来的日本还企图将中国分裂成若干小国,裨便分头对付,各个击破,也是“学了英国的故智”,即英人治理海外殖民地的伎俩,有以然哉。与此相应,那边厢,在蒋百里先生看来——上文引号中的文字就引自蒋先生的《日本人》——“世界民族中懂得日本的首推英国。”各位读者贤达注意:不是一衣带水、同文同种的中华,而是万里之外、异文异种的英吉利。

   就日人居常之精致与虚灵,以及那份曾有的庸倦,以及纵欲与虚无之境,仿佛与巴蜀的川人相近。也有人说,女人最能表现民族的魂灵、展现文明的韵致,则川女、沪女与东瀛女子好有一拼。

   明治天皇逝世当日,《泰晤士报》发文,指日本国运经其一手苦心经营,恐已登临富士山顶。换言之,以日本之资源禀赋论,已达极致,莫可再图。言下寓意,若非戒慎戒惧,尤在东亚独大后忘了《吕氏春秋》提示的“慎大”,没准乐极生悲。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历史进程不幸果真如此,玉石俱焚,夫复何言。

   不过,日本的国运隆盛并非止于明治一朝。恰恰是在二战兵败山倒之后,卧薪尝胆,积劳积慧,终至经济腾飞,文教鼎盛,人民富足,家邦安宁,居然一度问鼎世界经济总量老二,才是顶峰。此非英人、美人所曾逆料,亦恐超出多数国人的想象。此亦非他,不过就是置身这个叫做“现代世界”的大转型时段,几经颠沛,终成善果而已。究其实,除开少数极其幸运的安琪儿,非惟东邻,包括英美德法在内,更不消说俄国、土耳其与小虎小龙们,若要走兽变身飞禽,跨进现代门坎,还不都曾历经折腾,流血、流泪更流汗,死去活来。俟至尘埃落定,实现“大转型”,早已耗去数代人呢!

   曾闻当今日本青年面对若果战事爆发,愿否为国捐躯之问,径以“这个国家要你为它去死,就不值得去爱它”作答。道听途说,不知真假,亦昧于是否具有代表性。但反观当年蒋先生写作此文时多次指认日本病在“爱国者”太多,似乎给我们提示了思考这一问题的蛛丝马迹。

   还是在上揭一文中,蒋先生写道:

   日本有许多爱国者,究竟是否是国家的幸福,不能不请命运之神来判断了。

   日本的厄运,实在是爱国志士造成的啊!

   言及战前日本海陆两军彼此争利,蒋先生在书中告诉读者,其海军欲效英美,“不仅封锁亚洲海岸还要超过太平洋”。陆军则志在推行“大陆政策”,企望如德法陆军雄壮横行欧陆那般,不惟占领朝鲜与台岛,更且侵吞中国、印度和菲律宾,一肩双挑,将印太两洋尽收彀中。两相龃龉,或有偏袒,“就被对方指为卖国贼。”——呵,多么熟悉的修辞,一模一样的思维。

   蒋先生旅日多年,是真正的“知日派”,不仅于家国天下自有分寸,更心怀普世正义。抗战爆发前夕著有《国防论》,提出“持久战”这一战略思维,似乎也是当日国共两党分享的主流战略思想。《日本人》作于民二十八年八月,正是日寇侵华、烽火连天而神州陆沉之际。国难当头,血浓于水,则苍茫独立,蒋先生心境可知,而文脉自现矣。

   乡郊独居,长日无事,四野乌蒙,只能读书。今日再读蒋先生这部短篇名著,收看中国总理时隔八年访日签署两国联合声明的新闻,一时间不禁浮想联翩,自作多情,夜不能寐,遂翻身下床,写下这则文字。

   对了,在“绪言”部分,蒋先生喟言,“古代的悲剧,是不可知的命运所注定的,现代的悲剧,是主人公性格的反映,是自造的,而目前这个大悲剧,却是两者兼而有之。”

   蒋先生所说的“目前的这个大悲剧”,不是别的,就是这个东瀛邻邦,顺着明治以还的扩张国策,因跻身列强,自认有两下子,而极度膨胀,遂不自量力,东讨西征,四面树敌,悍然侵华矣!

   作吧,尽管作,可天道好还呀!

   或曰,哪有什么鬼天道,凭的全是人力。是的,也有可能。

   2018年5月11日夜于故河道旁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爱国   日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021.html
文章来源:三会学坊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