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说“儒分为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2 次 更新时间:2018-05-19 03:20:58

进入专题: 儒学  

马勇 (进入专栏)  
不过是假借孔子作为仕途进程中的敲门砖而已。故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怀疑儒家八派中的颜氏之儒可能就是指颜浊邹及其后学。

   据先秦两汉可信史料,颜浊邹又作颜雠由、颜涿聚、颜斫聚、颜喙聚、颜烛趋、颜烛雏等,为梁父之大盗,与子张的境遇比较相似,也因大盗生涯而受刑戮,为“刑余之人”。后来的际遇也与子张比较相近,追随孔子,并成为天下名士显人,以终其寿,王公大人从而礼之。[9]

   按照这个说法,颜浊邹与韩非所批评的儒家八派中的第一家子张氏并列,似乎也可以证明韩非颜氏之儒之所指,应为颜浊邹一派无疑。

  

四、孟氏之儒

  

   如果说颜氏之儒是指颜浊邹一派的说法还可以相信的话,那么孟氏之儒究竟指谁则问题更多。郭沫若以为孟氏之儒就是指孟轲,但他并没有为此提出丝毫的证据,而是以为当然。

   从《孟子》一书及关于孟子的其他文献看,孟子学说虽然存在对孔子学说的修正,但不论是主观意图还是客观效果,孟子似乎都不像韩非所批评的那样是打着孔子的旗号兜售自己的假药。

   因此有人怀疑此孟氏之儒并不是指孟轲本人,而是指孟子的门人。但是由此而发生的一个连带问题必然是,韩非将此孟氏与孔门弟子颜氏、子张、漆雕氏等并列,而孟子及其门人的活动时间同“孔子之死”相去很远,因此又有人怀疑这里非指孟轲或孟轲的门人,而是指孔子及门弟子中的孟氏。

   孔子弟子中姓氏可考者仅有孟氏一人,即孟懿子。孟懿子原姓仲孙,名何忌,懿是谥号。《左传》昭公七年:

   九月,公至自楚。孟懿子病不能相礼,乃讲学之。苟能礼者从之。及其将死也,召其大夫,曰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吾闻将有达者曰孔丘,圣人之后也,而灭于宋。其祖弗父何,以有宋而授厉公。

   及正考父佐戴、武、宣,三命兹益共,故其鼎铭云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余敢侮。饘于是,鬻于是,以糊余口。其共也如是。臧孙纥有言,曰圣人有明德者,若不当世,其后必有达人。

   今其将在孔丘乎?我若获没必属说与何忌于夫子,使事之而学礼焉,以定其位。故孟懿子与南宫敬叔师事仲尼。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大体相同。据此,孟懿子为孔子弟子似乎不必怀疑,至少应归入三千人之中。

   问题在于孟懿子是否具有传学的可能性。关于这一问题,由于史料阙如,我们不便更多推测。但我们由此可以相信的是,作为鲁国贵族的孟懿子既然与其弟南宫敬叔师事孔子以学礼,如果真的学有所成,那便有可能开门授徒,建立学派。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所创建的学派便有可能如韩非所说的那样,程度不同的背离了孔子的宗旨而沦为俗儒。当然,这一推测尚有待于发现更为直接的证据来加以证明。

  

五、漆雕氏之儒

  

   韩非儒家八派的第五家是漆雕氏之儒。由于孔门弟子中有三漆雕,即漆雕开、漆雕哆、漆雕徒父。因此,此派之内含何所指,学者们往往因理解不同而有异。如果将此三漆雕进行比较,似乎只有漆雕开最具传学资格。其他二人的情况似乎在司马迁的时代就已模糊不清了。

   综合司马迁等人的说法,漆雕开字子开,一说字子若;鲁国人,一说蔡国人。少孔子十一岁,无罪受刑而致身残,为人谦和而有自尊。博览群书,专攻《尚书》,不乐于仕,在孔门弟子中以德行著称。

   有一次,似乎有了一个比较好的机会,孔子劝漆雕开去做官,以为漆雕开的年龄现在正合适,如果再再不踏入仕途,可能将来很难再有机会。[10]漆雕开答称:我对于仕进之道研究的还很不够,许多问题还不能自信,所以可能还无法现在就踏入仕途。对于漆雕开的回答,孔子感到非常满意。[11]这大概就是我们所知道的漆雕开的情况。

   至于漆雕哆、漆雕徒父两漆雕,许多史书仅仅录其名而略其事,但知漆雕哆字子敛,春秋末年鲁国人;漆雕徒父字子文,也是春秋末年鲁国人。有的书说他们是孔子弟子,即便如此,他们似乎并在孔子重要弟子之列。

   漆雕开具有传承儒家学术的可能性,其中一个重要的证据是《汉书·艺文志》儒家类著录有《漆雕子》十三篇,原注说是“孔子弟子漆雕启后”。于是学者们一般相信所谓漆雕氏之儒便是指漆雕开一派。

   对于漆雕氏之儒的学术倾向,韩非在评论先前学术流派时说:

   “漆雕之议,不色挠,不目逃,行曲则违于臧获,行直则怒于诸侯,世主以为廉而礼之。宋荣子之议,设不斗争,取不随仇,不羞囹圄,见侮不辱,世主以为宽而礼之。夫是漆雕之廉,将非宋荣之恕也;是宋荣之宽,将非漆雕之暴也。

   今宽廉、恕暴俱在二子,人主兼而礼之。自愚诬之学、杂反之辞争,而人主俱听之,故海内之士,言无定术,行无常议。夫冰炭不同器而久,寒暑不兼时而至,杂反之学不两立而治,今兼听杂学缪行同异之辞,安得无乱乎?听行如此,其于治人又必然矣。”[12]

   在韩非的心目中,漆雕氏之儒的基本特征便是以廉、暴而著称,于是有学者以为漆雕之儒实为游侠之前身,也即孔门中任侠一派。而《礼记·儒行篇》中盛称儒者之刚毅特立,或许也就是这一派儒者的典型。果如此,漆雕之儒便不是孔门正宗,可能已吸收了一些墨家的思想要素。

  

六、仲良氏之儒

  

   如果说漆雕之儒的情况还比较明白的话,那么仲良氏之儒的情况至少到目前我们几乎一无所知。不仅已知文献中孔门弟子无此人,而且非孔门人物中似也没有此人的任何记载。梁启超在《先秦政治思想史》中猜测仲良可能是『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于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的楚国人陈良。以为仲良可能是陈良的字。

   参照孟子等人的说法,陈良或为楚国人,既悦周公、仲尼之道,且有门徒陈相与其弟辛事之数十年,足见其在南方讲学甚久,门徒也一定不少。但弟子们并没有完全忠实师说,陈相见许行而大悦,尽弃其学而学焉。更为严重的情形是『师死而遂倍之』。[13]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能够从文字学上证明仲良氏即陈良,那么这一派即为儒家八派之一也未可知。可惜这些假说尚无文献学依据,故而仲良氏之儒的情况仍是一个疑案。

  

七、孙氏之儒

  

   和仲良氏的情况相类似的是孙氏之儒。在孔门弟子中并无孙氏,故此派学者何所指也一直是人们争相猜测的问题。梁启超、郭沫若等人以为指荀卿,因为荀卿又称孙卿。

   但皮锡瑞《经学历史》则以为是孔门弟子公孙尼子,理由是据文献记载,《缁衣》、《乐记》均与公孙尼子有关。

   还有人认为,由于韩非是荀卿的学生,他的所谓儒家八派的划分实际上是在诋毁儒者,谅韩非不致诋毁其师,故孙氏之儒不可能是荀子,而只能是公孙尼子。

   对这种说法的可靠性,周予同在《从孔子到荀子》一文中表示怀疑,以为韩非的八派划分只不过是在说一个客观事实,韩非似乎还没有堕落到以主观好恶来歪曲客观事实的地步,何况荀子是当时著名的儒学大师,韩非即使有心回护老师,却又怎能抹杀众所周知的事实呢?

   不过,由于荀子即为孙氏之儒也无文献学根据,因此即便排除韩非不致如此堕落,但孙氏之儒的实际情况依然有待于继续研究。

  

八、乐正氏之儒

  

   儒家八派的最后一派是乐正氏之儒。关于此派的情况,一说乃指曾子的学生乐正子春,一说当指孟子的弟子乐正克。据后说,郭沫若将乐正氏之儒划为孟子一系,并进而指出这一系就是子游氏之儒。这样,郭沫若便勾划出从子游到乐正克的道统和传经图式。

   但是,对郭说,周予同以为根据不够牢靠,因为子思之学源于曾子抑或子游尚有疑问,孟子、乐正氏是谁有疑问,《礼运》等篇的作者也有疑问,基于这种种疑问,应该先对三派作分别探讨,然后再作综合研究。

   而且,郭沫若将子思、孟氏、乐正归于一系,这种归类本身实际上可能有悖于韩非划分派别的原则。假如三派真的为一系,那么我们又怎样理解韩非的“儒分为八”呢?

   总之,仔细揣摩韩非的意思,仔细探讨先秦儒学源流,便不难发现“儒家八派”的说法并不是指孔子之后儒学分化的全部情况,而是指那些打着孔子招牌而兜售私货的“假儒”、“贱儒”或“俗儒”。

   至于那些比较接近孔子学说真相的儒者,如曾子,如子夏等,韩非并没有出于派别的原因而肆意攻击。明于此,我们对孔子之后儒学发展、分化,就比较容易建立一种真切的理解。

   注释

   [1] 《吕氏春秋·尊师》。

   [2] 《荀子·非十二子》。

   [3] 《荀子·非十二子》。

   [4] 《论语·雍也第六》。

   [5]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6] 《史记·游侠列传第六十四》。

   [7] 《史记·孔子世家第十七》。

   [8] 《孟子·万章上》。

   [9] 《吕氏春秋·尊师》。

   [10] 《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

   [11]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

   [12] 《韩非子·显学》。

   [13] 《孟子·滕文公上》。

   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修改该文章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马勇”微信公众号,微信号:mayonghistory

进入 马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儒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015.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