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杰:被遗忘权:传统元素、新语境与利益衡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4 次 更新时间:2018-05-10 02:31:51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保护   数据删除权   被遗忘权   信息自由  

刘文杰  
我国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法规及国家标准中提出的原则与OECD指南基本相同。

   [7]在《个人数据保护指令》中,“数据主体”(personal data subject)用以指代个人数据所指向的自然人,“数据控制人”(personal data controller)用以指代对个人数据加以处理和利用的组织或个人。

   [8]本条规定是对指令第6条“数据质量原则”的贯彻。指令第6条第1款(d)项要求,各成员国应当规定,个人数据须准确并在必要情况下保持更新,应当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确保不准确和不完整的数据被删除或者更正。

   [9]201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第8条规定,公民发现泄露个人身份、散布个人隐私等侵害其合法权益的网络信息,有权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有关信息。2013年2月1日起实施的《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委会联合发布)在主要内容上与《个人数据保护指令》基本一致,亦规定了个人信息主体的删除权,如5.2.3。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第43条规定,个人发现网络运营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收集、使用其个人信息的,有权要求网络运营者删除其个人信息;发现网络运营者收集、存储的其个人信息有错误的,有权要求网络运营者予以更正。网络运营者应当采取措施予以删除或者更正。2017年12月29日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国家标准(GB/T 35273—2017)第7.6规定了类似的删除权,该标准将自2018年5月1日起实施。

   [10]参见朱烨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隐私权纠纷案,(2014)宁民终字第5028号。

   [11]例如,《个人数据保护指令》第2条规定,为了实现指令的目的,“个人数据”指一切能够藉以辨认自然人的信息;可辨别包括可以通过特定信息直接或者间接辨认,尤其是通过身份证号码,或者其他一项或者多项特定的身体、生理、心理、精神、经济、文化或者社会的特征加以辨认。

   [12]二审判决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条,然而该司法解释对侵权行为的列举本身就是不足的。比之司法解释更为周延的规定参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第1条、第2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此外,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0条明确,能够单独或者相互结合识别特定个人身份及行为隐私的信息构成网络公民个人信息,并列举了网络用户的网络认证账户和密码、 IP地址、上下线时间、网络浏览日志、网页地址、使用的搜索引擎关键词,公民个人的姓名、职业、家庭、婚姻、指纹、音频、视频等作为示例。

   [13]OECD指南第二段指出,一般说来,已经出现了一种扩充传统隐私概念(“独处的权利”)并确认一种更为复杂的利益集合的倾向,这种利益集合被称为隐私与个人自由可能更为准确。

   [14]欧洲人权法院从《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中推导出这一新的隐私权维度。 See among others ECtHR, Rotaru v. Romania, 4 May 2000, appl.no 28341/95,§43; Amann v. Switzerland, 16 February 2000.明确承认个人自治的自我决定属于公约第8条“尊重私人生活的权利”的判决,参见ECtHR, Evans v. United-Kingdom, 7 March 2006, req.n°6339/05(confirmed by the judgment of Grand Chamber on 10 April 2007); Tysiac v. Poland, 20 March 2007, req.n°5410/03; Daroczy v. Hongary, 1 July 2008, req.n°44378/05。

   [15]《一般数据保护条例》第17条第3款规定对个人数据权利的限制,也就是例外条款,分别是:(1)行使表达自由和信息自由的权利;(2)遵守法律义务或履行公共职责;(3)基于公共健康领域的公共利益;(4)公共利益要求的档案目的、科学或者历史研究目的,或者统计目的;(5)法律请求的提起、行使和抗辩。

   [16]2012年欧盟最初公布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草案)》第17条的标题为“被遗忘和删除权”。2014年3月,经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与内政事务委员会的辩论和欧洲议会的表决,原第17条标题“被遗忘和删除权”更改为“删除权”。2015年12月15日,GDPR最终文本第17条定为“删除权(被遗忘权)”。

   [17]I. Székely, The Right to Forget,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Personal Reflections on the Fate of Personal Data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in S. Gutwirth, R. Leenes, P. De Hert and Y. Poullet (eds.), 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in Good Health?, Dordrecht, Springer, 2012, pp.347-363.

   [18]例如,奥地利法律学生Max Schrems等人向爱尔兰数据保护专员投诉,在他们“移除”个人主页信息很久之后,包括发帖、私信、好友等信息仍然为Facebook网站保存。 http://www.europe - v - facebook.org/EN/Complaints/complaints.html. Also Brendan Van Alsenoy, Joris Ballet, Aleksandra Kuczerawy, Jos Dumortier, Social Networks and Web 2.0: Are Users also Bound by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s?,2 Identity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Journal 65-79(2009).

   [19]European Commission Communication, A Comprehensive Approach on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in the European Union, 4 November 2010, COM (2010)609 final, p.7.关于社交网站用户对其信息的失控问题,参见J.-P. Moiny, Cloud based Social Network Sites: under Whose Control?, in Investigating CyberLaw and Cyber Ethics, 2012, pp.147-219。

   [20]Reding, Why the EU Needs New Personal Data Protection Rules?, The 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and Privacy Conference, Brussels, 30 November 2010, http://europa.eu/rapid/pressReleasesAction.do? reference = SPEECH/10/700.

   [21]Cécile de Terwangne,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and the Informational Autonomy in the Digital Environment, European Commission Institute for the Protection and Security of the Citizen, European Union, 2013, EUR 26434, p.3.

   [22]关于社交网络引发的脱语境化风险,参见Franck Dumortier, Facebook and Risks of “De-contextualization” of Information, 2009, available at http://works.bepress.com/franck_dumortier/1。

   [23]同前引[20]。

   [24]从草案第17条第1款规定的内容来看,数据主体有权要求删除其个人数据的情形包括:(1)个人数据对于实现收集或处理之目的不再必要;(2)数据主体撤回了处理数据的同意,或同意的存储期限已过,而处理又没有其他的法律依据;(3)数据主体就数据控制人依法定事由处理数据的行为提出了反对,数据控制人缺乏压倒性的合法事由;(4)数据处理因其他原因而与本条例相抵触。与该款相比,《个人数据保护指令》第12条(b)的规定则是,数据主体有权要求,对于不符合指令规定的数据处理予以更正、删除或者屏蔽,尤其是在数据不完整或者不准确的情况下。两相对照,新规定中最主要的增加内容为数据主体基于撤回同意而行使删除权。

   [25]2012草案第17条第2款规定,当数据主体提出删除数据或者链接的要求,将个人数据加以公开的数据控制人有义务将这一要求通知给正在处理数据的第三方,为此,数据控制人应当采取一切合理的步骤,包括采取技术措施。与该款相比,《个人数据保护指令》第12条(c)的规定是,如数据控制人曾经向第三方披露个人数据,则根据数据主体之要求而作出的更正、删除或者屏蔽亦应通知给第三方,除非通知是不可能的或者需要付出不成比例的努力。两相对照,新规定将“向第三方披露”修改为“将个人数据加以公开”,并明确了“删除链接”的请求。

   [26]Explanatory Memorandum of the Regulation Proposal, p.9.

   [27]有学者认为,应当在广义上理解被遗忘权,它既包括完全的被遗忘,即要求彻底删除,也可以包括部分被遗忘,即在删除数据之外,选择其他数据处理方式。一是对数据加以匿名化。二是将数据从公开可访问转为访问限制。三是停止某些形式的传播,但可以有其他形式的传播(例如同意本人的影像出现在电视上,但拒绝永久置于互联网)。四是要求个人数据停留在原来的语境,不对数据制作索引或链接等。前引[21], Terwangne文,第27页。不过,这显然不是《一般数据保护条例》最终文本的意思。

   [28]参见《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序言第66、67段。

[29]谷歌全球隐私顾问弗莱彻作为被遗忘权的强烈反对者,对个人拥有删除社交网络上数据的权利表示认同,认为这一权利是合逻辑和不言而喻的。 P. Fleisher, Foggy Thinking about the Right to Oblivion, Peter Fleisher’ s Blog, 9 March 2011.http://peterfleischer.blogspot.com/2011/03/foggy - thinking - about - right - to - oblivion.html.(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个人信息保护   数据删除权   被遗忘权   信息自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87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