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政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86 次 更新时间:2018-05-01 13:49:15

吴万伟  

宋怡明 著 吴万伟 译

 中国皇权时代的征兵制显示,即便在压迫性的国家,普通人也能利用政治技巧施加影响力。

我们很容易产生错误的想法,以为过去的人没有生活在民主社会,他们肯定没有我们这么多的政治选择和政治技能。皇权时代的臣民的确不能像民主选举那样选择自己喜欢的皇帝,但是如果从更广泛的意义上---国家、代理人和民众之间的全方位、多样性互动关系---思考政治的话,我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过去的普通人在复杂政治领域的运作方式,他们常常练就了一套极其复杂和高明的政治技巧。历史学家有时候甚至能重新塑造出遥远过去的普通人的老练政治技能。

让我们考虑生活在14世纪末期中国东南沿海的郑氏家族案例。该家族在明朝(1368-1644)初年被确立为军户。在明朝的时候,军户意味着世世代代要为军队输送男性家庭成员当兵。家里的两位成年兄弟要协商让谁去当兵。他们找到的解决办法是重新阅读早已去世的父亲的遗嘱。不是按法律要求的那样平等分配遗产,两兄弟决定弟弟获得家产的75%,以此作为当兵的补偿。这个协议永久有效,弟弟不仅承诺自己服兵役而且答应子孙后代也这样。一代人之后,这个弟弟的三个儿子开始了另一轮协商。这次,他们以在家族中的相对地位作为协商工具。作为对答应当兵的补偿,老二为自己和子孙后代赢得了将来家族进行祖先祭祀时的优先权。

郑氏家族的安排与传统的政治理解并不容易吻合起来,但应该如此。真正的问题是家族与国家关系的协商谈判。在最传统和狭隘的意义上,政治主要是有关国家及其统治者的(还有国家之间的关系,这是国际关系的形式)。在另外一个极端,很多现代人类学家从任何可设想的人类互动角度看待政治。在大部分时间--过去和现在的大多数人类社会中,国家和普通人之间的互动还存在中间地带。

国家及其代理人构成一种政治的观点并不新鲜。汤普森(E P Thompson和詹姆斯·司各特(James Scott )的里程碑式著作显示,分别是18世纪英国农民和20世纪初缅甸和越南农民的情况---普通人能够组织起来,协商采取集体行动,如果他们觉得政治精英侵犯了共同体的规范和利益的话。此后大量的历史和人类学研究已经探讨了普通人能够抗拒强者的方式。

虽然这些著作有深刻见解,它们隐含的结盟或抗拒的二分法仍然是狭隘的政治概念。过去的生活就像现在一样,与国家的大部分或者说最绝大部分互动都占据两个极端之间的广阔中间地带。“日常生活政治”的说法是描述这个广阔中间地带的政治策略、冲突和协商的有用方式。正如政治学家本·凯夫里特(Ben Kerkvliet)在2009年所说,日常生活政治涉及到人们“拥抱、适应、调整和抗拒资源生产和分配权威的规范和法则,他们以静悄悄的、庸常的、微妙的言论和行为表现出来。”“日常生活政治”恰恰抓住了郑氏家族所作所为的本质。

日常生活政治能够在任何地方找到,但服兵役是探索这个问题的绝佳场所,因为人类历史上的大部分国家都拥有军队,都在不同时间和地方寻找能为国家服务的人,服兵役制度能提供可对比的丰富可能性。政治学家玛格利特·利瓦伊Margaret Levi)使用19世纪欧洲的服役史研究建立服兵役制的类型学模式。她认为当时的政府有在征兵问题上有四个基本选择:专业军队(通常从传统精英家庭招募军官,招募志愿者军人,征召入伍或者雇佣兵),世兵制、募兵制和征兵制如果找到替代者,还有带有可通过金钱购买免付兵役条款的征兵制。

在过去200年中,民主国家中的第三种和第四种制度基本已经消失,利瓦伊说,不是因为军队效率的理由或者民主偏爱,而是因为公民不怎么愿意服从他们觉得不公平的制度。当公民不愿意服兵役时,军队的间接成本就会上升,招募兵员,维持他们在军中防止他们逃避兵役变得更昂贵。因此,19世纪欧洲国家了解到招募军人的最有效办法是一种依靠公民偶然同意的制度,这就排除了国家之前做出的选择。

但是,国家如何才能动员民众参军的问题和民众做出回应的日常生活政治并不是民主社会独有的现象。中国明朝的案例对探索日常生活政治的特别有趣,因为军队的规模和复杂性,因为幸存下来的官僚档案,也因为用来探索普通人不同视角的不寻常丰富资源。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7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