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诚法师:人类文明新生与佛教的世界责任——在澳大利亚南天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典礼上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3 次 更新时间:2018-04-21 19:58:19

进入专题: 文明史观   佛教   人类命运共同体  

学诚法师  

  

   尊敬的南天大学校长比尔·罗格夫(Bill Lovegrove)教授,

   各位法师、各位信众、各位来宾:

   大家下午好!

  

   非常感谢澳大利亚南天大学授予我荣誉文学博士学位,我感到十分荣幸!在此,我想特别表达对南天大学创办人星云长老的致敬与感谢!正是他在近20年前的远见卓识和慈悲情怀,造就了这个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殊胜平台。借此因缘,我也想对远赴澳大利亚弘扬佛法的法师们表示由衷的随喜赞叹!正是你们的筚路蓝缕、不懈坚持,为多彩的澳洲大陆平添了一方美丽的人间净土。

   对我来说,获得南天大学荣誉博士学位,并不仅仅是一种个人荣誉,而是一份跨越国界的友谊,是一种文化交流的契机,更启示着佛教对当今世界所应担负的责任。南天大学的使命是“以佛教智慧和价值观教育学生,促进东西方文化的理解与欣赏”,从而在这个全球化时代“为人类和社会做出建设性的贡献”。作为来自中国的佛教徒、同时也是南天大学的新校友,当我将荣誉博士学位证书接在手中的时候,其实也意味着将这份使命放在了肩上。

   这一使命不禁让我思考:佛教如何成为连接亚洲和澳洲两座大陆的友谊之桥,让两大洲的文化对流、文明互鉴、人心相通?在全球化的时代,佛教如何为两大洲的未来、为世界和平、人类福祉提供智慧启迪和精神动能?怎样将古老的佛教智慧转化为现代价值,为现代人的精神世界指示新的出路,为人类文明指引新的方向?

   带着这些思考,我想与各位一起探讨这样一个主题:人类文明的新生与佛教的世界责任。

  

   一、打破文明的“轮回”之圈

   人类进入21世纪,世界忽然变成了所有人同时登台表演的大舞台。东方的,西方的;传统的,现代的;本土的,外来的;民族的,异域的……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经济水平,不同政治制度,不同价值观念,在“全球化”大转盘的驱动下难以抗拒地突破了各自的历史局限和文明体系,不期然间相遇于整个人类何去何从的文明大节点上。

   当一些人还在为全球化所带来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重构而感到患得患失、焦虑不安时,我们不妨从整个人类的命运以及人类文明的前景来审视全球化时代更值得关注的根本性命题。为此,首先需要重新调整用以审视人类文明的眼光和思维模式,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文明史观的反省。

   1、从“线性”文明史观到“圆形”文明史观

   自17、18世纪以来,以“科技”与“理性”为核心驱动和价值衡定的现代文明模式,从欧洲发展起来,并以超越所有传统文明的优势心态,从西方走向东方,从欧洲扩及全球。由此衍生出的文明史观,是以西方现代文明为价值原点,然后倒推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文明,于是形成了一种所谓从落后到进步、从野蛮到文明、从传统到现代的“线性”文明史观。这种文明史观带来的一个连锁反应是:用现在否定过去、用未来否定现在,过去、现在和未来,成了相互对立的概念和存在。而一旦丰富多元的人类文明被置入这样一个对立式时间序列,将必然导致当代文明对传统文明的否定和抛弃,同时会导致现代文明向所谓的不断“进步”做无休止的追逐,这种追逐的现实体现就是科技的不断升级、人类对物质世界的无穷改造和人类对自身欲望的无尽满足。

   “线性”文明史观带来的另一效应是,单一文明模式、单一文化价值观的全球性复制,由此无可避免地激起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文明冲突”论因之而兴起。

   然而,全球化的不可逆转和不断深进,悄然间正在将这条充满对立、矛盾、冲突和未来不确定性的脆弱的人类文明之“线”,慢慢围合、凝聚成了一个“圆”。从“线”到“圆”的改变,预示着人类文明的历史性转型。从此,不同的文明在同一时空下接轨,不同的种族在同一片天空下共生,不同的文化观念在同一视域下交融,不同的利益追求在同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相通。全球化塑造的“圆形”文明史观,前所未有地赋予了世界不同文明重新看待“他者”、省思自我、以人类整体文明景观为价值参照系、以人类共同福祉为利益抉择标准的全新契机。

   但是,我们也看到,人类虽然已经置身于同一个时代大舞台、生活于同一个“地球村”,但那个文明互鉴、人心相通、命运相连的全球“同心圆”还没有真正描画出来。它有待于不同文明背景下的人们超越相互对立的旧格局,体悟缘起相依的新世界。

   2、从“二元对立”的世界到“多元一体”的世界

   支撑“线性”文明史观、“文明冲突”论的,其实是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在这种思维模式下,从个体到族群、从信仰到文化、从时间到空间,全都具有界限分明的排他性和对立性。个体的排他导致自我中心主义,群体的排他导致种族主义、民族中心主义、人类中心主义,信仰的排他导致宗教迫害、宗教战争,文化的排他导致文化保守、文化殖民,时间的排他导致割裂历史、抛弃传统、迷信“进步”,空间的排他导致地区冲突、民族纷争、国家战争……可以说,只要不改变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和世界观、价值观,人类世界就没有实现真正和平的一天。

   值得庆幸的是,在古老的佛教教义中蕴藏着超越一切对立的圆融智慧和平等慈悲。它能够帮助现代人以缘起性空的眼光看待世界,以平等不二的心态对待自他,从而启迪人们去构建一个“多元一体”的新世界、新文明。

   在《思益梵天所问经》中有这样的偈语:“诸法从缘生,自无有定性。若知此因缘,则达法实相。若知法实相,是则知空相。若能知空相,则为见导师。”也就是说,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是由各种因缘条件所组成的,并没有任何固定不变的属性;如果我们能够了知世间万象皆是由缘起而构成,就能够通达宇宙人生的真相,亦即掌握了缘起性空的真理。这就意味着我们真正地见到了佛陀,理解了佛的本怀。

   以缘起性空的眼光看世界,我们会发现,原来所有的人事物、所有的因缘现象,都是同时共存的,而不是异时互斥的。这告诉我们,历史与当下、传统与现代、此刻与未来;自己与他人、本地与他方、本族与异族;文化与文化、宗教与宗教、文明与文明,从时间上来说是相续不断而贯通对流的,从空间上来说是相依共存、彼此交融的,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体关系。同样的,所谓先进与落后、文明与野蛮、高尚与低贱、优秀与卑劣,也仅仅是在相对时空中、部分缘起条件下的相对结论,而不是某一事物、某一族群、某一文明的绝对定义。

   当我们真正拥有了佛教缘起性空的智慧,就会发现二元对立的世界并非世界的真相。这种智慧会给予我们超越对立的勇气,帮助我们接纳一个多元的世界、一体的世界。

   3、从文明的“轮回”到文明的“新生”

   世界是缘起的,缘起即世界。缘起可以是现实,可以是历史,可以是传统,可以是未来,可以是本土民族和文化,也可是外来民族和文化。因此,对世界上任何一种缘起的忽视、漠视或敌视,都可能导致自他的对立、自他的伤害乃至自他的消亡。对于全球化时代的人们而言,无论是原始的土著文明,古老的亚洲文明,还是现代的西方文明,都是我们要去正视、尊重、理解和善待的缘起。曾几何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土著文明自给自足,犹如世外桃源。然而即使延续四五万年,这份长久的和平与宁静还是被时空因缘的突变而打破。如今的现代文明在科技的助推下一路高歌猛进,正从互联网时代向人工智能时代飞奔。然而,这种被大家公认的先进文明如果因自我欣赏而故步自封,因自我膨胀而单一繁殖,因自我迷失而唯我独尊,也有可能变成一种新的“封闭文明”,甚至重新上演从巅峰跌落谷底的文明“轮回”。

   怎样避免这种文明的“轮回”?人类需要文明的超越、升华和新生。

   全球化时代的人类新文明,不应把科技和经济作为衡量文明程度的唯一指标,而应将人类的心灵觉悟、道德提升、精神幸福视为终极目标,将人类身与心的协调、物质与精神的平衡、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及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文明的和睦相处、同生共荣,视作文明程度的核心指标。由此让封闭型文明转变为开放型文明,让排他型文明转变为包容型文明,让单一型文明转变为多元型文明,让独尊型文明转变为学习型文明,让自利型文明转变为互利型文明。这种文明的新生需要对缘起世界的完整体认,需要建立自他一体、利他即自利的全新价值观。而究其实质,则更需要对人的本质意义的重新认知。因此,人类文明的新生,必然要回归于人本身,回归人的心灵源头,以“心文明”的构建为契机,推动整体人类文明的转型与新生。

  

   二、以“心文明”重建人类文明体系

   认识自我,被公认为是哲学探究的最高目标。实际上,它也是人类文明何去何从的根本依据与价值前提。世界文明能否在21世纪拥有真正的新生和光明前景,正取决于人类对自身的认识水平。在西方文明体系中,人类的自我认识从古希腊文明到现代文明,已经发展出从形而上学、神学到数学、生物学、心理学、经济学、人类学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学科。因此,在全球化的今天,要想从根本上突破人类的自我认识危机,就需要跳出西方文明本位的宥限,以全人类多元文明为价值参照系,重建关于人类文明和人的本质意义的诠释系统,以期重新发现人的完整意义和终极价值,为人类文明找到全新的出路。

   1、“心文明”的德性光彩

   我们不妨将目光投向古老而从未间断的中华文明。中华文明绵延5000多年的持续性,一方面源自应对外部世界时所抱持的变通精神和自新态度,另一方面则深深植根于对人的内心德性的显发和持守。正如《周易》中说:“日新之谓盛,生生之谓易”(《系辞上》),又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系辞下》)只有以变通的智慧促使文明不断自我更新,才能在数千年的时空变幻中保持常青不衰的生命力。而这种变通的能力,却源于一个不变的精神核心,那就是人的光明德性——“明德”。所以,在中国人心目中,所谓的“文明”便是对“明德”的彰显和体现,也就是以内在德性之光照亮世界。如《孟子·尽心下》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当人的内在道德不断增长扩充,便能如火焰般发出耀眼的光辉,其德光普照之处,会令众人受到感化和启发,并同臻至善。

   对外的变通和对内的明德,构成了中华文明之一体两面。此即《周易·贲卦·彖传》中所说:“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种“天人合一”的文明模式超越了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将人的道德自觉与世界的变化发展纳入一个完整体系,而这一体系的共同支撑点,便是对“道”——真理的体认。《道德经》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第二十五章)人之德正是对天之道的体悟、效法与展现。《中庸》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天道与人性都是宇宙真理的体现,天人合德,不可分割。

以道德自觉、真理体认为终极追求而构建起来的中华文明,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变迁中,始终将自身文明的走向紧密围绕于人的本质存在(“明德”)和内在需求(“明明德”),由此既保持着与时偕行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又秉持着一以贯之的内在连续性,遂缔造了东方“心文明”的典范。在科技日新月异、世界瞬息万变、文化价值多元的今天,植根内在德性的“心文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文明史观   佛教   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佛学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62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