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两汉郡守的教化职能 ——意识形态建制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8 次 更新时间:2018-04-19 21:32:25

进入专题: 郡守   教化   意识形态   制度  

雷戈 (进入专栏)  

    后汉书·崔骃列传

  

    除京师及郡国耆儒年六十以上为郎、舍人、诸王国郎者百三十八人。

    后汉书·左雄列传

  

   值得注意的是,皇帝对地方各级官吏的车马服饰也有专门规定。“吏者,民之师也,车驾衣服宜称。吏六百石以上,皆长吏也,亡度者或不吏服,出入闾里,与民亡异。令长吏二千石车朱两轓,千石至六百石朱左轓。车骑从者不称其官衣服,下吏出入闾巷亡吏体者,二千石上其官属,三辅举不如法令者,皆上丞相御史请之。”因为“先是吏多军功,车服尚轻,故为设禁。”[⑥]这种规定虽然无关于郡国守相之行政职责,但无疑包含有一种意识形态的普遍要求。这种要求就是,郡国守相必须在其日常生活中时刻保持一种符合朝廷规范的礼仪。不难理解,这种要求本身就意味着朝廷必须对郡国守相的行为和行政赋予一种意识形态功能。

   (2)专门针对郡国守相的诏书。见表:

    

   内容

    出处

  

    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材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

    汉书·武帝纪

  

    令郡国上明经者,口十万以上五人,不满十万三人。

    后汉书·章帝纪

  

    告常山、魏郡、清河、鉅鹿、平原、东平郡太守、相曰:“朕惟巡狩之制,以宣声教,考同遐□,解释怨结也。今‘四国无政,不用其良’,驾言出游,欲亲知其剧易。前祠园陵,遂望祀华、霍,东祡岱宗,为人祈福。今将礼常山,遂徂北土,历魏郡,经平原,升践堤防,询访耆老。”

    后汉书·章帝纪

  

    其申勑刺史﹑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后汉书·和殇帝纪

  

    其令缘边郡口十万以上岁举孝廉一人,不满十万二岁举一人,五万以下三岁举一人。

    后汉书·和殇帝纪

  

    闲令公卿郡国举贤良方正,远求博选,开不讳之路,冀得至谋,以鉴不逮,而所对皆循尚浮言,无卓尔异闻。其百僚及郡国吏人,有道术明习醔异阴阳之度琁机之数者,各使指变以闻。二千石长吏明以诏书,博衍幽隐,朕将亲览,待以不次,冀获嘉谋,以承天诫。

    后汉书·安帝纪

  

    赐贞妇有节义十斛,甄表门闾,旌显厥行。

    后汉书·安帝纪

  

    诏王(主)[国]官属墨绶下至郎﹑谒者,其经明任博士,居乡里有廉清孝顺之称,才任理人者,国相岁移名,与计偕上尚书,公府通调,令得外补。

    后汉书·安帝纪

  

    令郡国守相视事未满岁者,一切得举孝廉吏。

    后汉书·顺冲质帝纪

  

    除郡国耆儒九十人补郎、舍人。

    后汉书·顺冲质帝纪

  

    初令郡国举孝廉,限年四十以上,诸生通章句,文吏能笺奏,乃得应选;其有茂才异行,若颜渊、子奇,不拘年齿。

    后汉书·顺冲质帝纪

  

    令郡国举明经,年五十以上、七十以下诣太学。

    后汉书·顺冲质帝纪

  

    自今郡国率二十万口岁举孝廉一人,四十万二人,六十万三人,八十万四人,百万五人,百二十万六人。不满二十万二岁一人,不满十万三岁一人。

    后汉书·桓荣列传

  

    诏告庐江太守﹑东平相曰:“议郎郑均,束修安贫,恭俭节整,前在机密,以病致仕,守善贞固,黄发不怠。又前安邑令毛义,躬履逊让,比征辞病,淳絜之风,东州称仁。其赐均﹑义谷各千斛,常以八月长吏存问,赐羊酒,显兹异行。”

    后汉书本传

  

    安帝以玄纁羔币聘周燮,及南阳冯良,二郡各遣丞掾致礼。诏书告二郡,岁以羊酒养病。

    后汉书本传

  

    诏下州郡,一切皆得举孝廉、茂才。

    后汉书·陈蕃列传

  

   郡国守相作为地方最高官,对一地风俗良善负有直接责任。对此,皇帝极为上心。通过下诏来直接指导郡国守相的教化行为,是汉代(尤其是东汉)皇帝喜欢做的一件事。这种做法一般是面对所有郡守。比如,“夫婚姻之礼,人伦之大者也;酒食之会,所以行礼乐也。今郡国二千石或擅为苛禁,禁民嫁娶不得具酒食相贺召。由是废乡党之礼,令民亡所乐,非所以导民也。”[⑦]又如,“遣使者持节诏郡国二千石谨牧养民而风德化。”[⑧]不过有时皇帝也会针对某个人而专门下诏给特定的郡国守相要求其特别予以关照。比如,章帝制诏齐相,“谏议大夫江革,前以病归,今起居何如?夫孝,百行之冠,众善之始也。国家每惟志士,未尝不及革。县以见谷千斛赐‘巨孝’,常以八月长吏存问,致羊酒,以终厥身。如有不幸,祠以中牢。”[⑨]有时,皇帝通过告诫进京报告工作的上计丞、长史等官员而让他们向郡守传达天子对教化民众的关注。“诏书数下,布告郡国:臣下承宣无状,多不究,百姓不蒙恩被化。”[⑩]

   皇帝对郡守的专门要求往往都与举荐和选拔人才有关。这些人才又分两个层面。

   一是往朝廷推荐的人才。皇帝对这个层面人才最为重视。《汉书·高帝纪》云,“御史中执法下郡守,其有意称明德者,必身劝,为之驾,遣诣相国府,署行、义、年。有而弗言,觉,免。”文颖曰:“有贤者,郡守身自往劝勉,令至京师,驾车遣之。”可见,在向朝廷推荐有德者这件事上,郡守负有全程责任。到武帝时期,这种责任便开始制度化。《汉书·武帝纪》云,元光元年,“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件。从制度史角度考察,它至少意味着郡国守相在这件事上必须承担一种关键性责任。这种责任则属于一种纯粹的意识形态工作。所谓“令二千石举孝廉,所以化元元,移风易俗也”。颜师古对“孝廉”的解释是,“孝谓善事父母者,廉谓清洁有廉隅者。”可见“孝廉”标准主要在于一种意识形态教化规定。从制度看,朝廷对郡国守相有明确要求。“今或至阖郡而不荐一人,是化不下究,而积行之君子雍于上闻也。二千石官长纪纲人伦,将何以佐朕烛幽隐,劝元元,厉蒸庶,崇乡党之训哉?”这种要求在皇帝看来显然属于一种正当职责,所以它必然包含有一种相应的奖惩规定。所谓“进贤受上赏,蔽贤蒙显戮,古之道也”。皇帝特别要求“中二千石、礼官、博士议不举者罪”。[11]看见它绝对是一种强制性的制度规定。“不举孝,不奉诏,当以不敬论。不察廉,不胜任也,当免。”[12]张晏解释说,“当率身化下,今亲宰牧而无贤人,为不胜任也。”从事实看,孝廉完全来源于民间社会,而这个选拔过程则完全由郡国守相来掌握和负责。也就是说,朝廷选拔孝廉的决定权实际上操于郡国守相之手。由此可见,郡国守相对于帝国意识形态之建构承担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比如,在涉及推荐经术人才时,郡国守相同样负有把关职责。“征吏民有明当时之务、习先圣之术者,县次续食,令与计偕。”[13]到西汉中后期,这种做法更为频繁。

   对于这些推荐到朝廷的各地贤者,有的被任命为官吏,“诏内郡国举文学高第各一人。”[14]“令内郡国举茂材异等贤良直言之士各一人。”[15]“诏三辅内郡举贤良方正各一人。”[16]有的则是通过郡国所举荐上来的贤良文学了解各地民情,“诏有司问郡国所举贤良文学民所疾苦。”[17]有的则特别要求郡国所举荐者与百姓之间必须保持某种亲密关系,“令内郡国举贤良方正可亲民者。”[18]“令内郡国举贤良可亲民者各一人。”[19]“令郡国举孝弟、有行义闻于乡里者各一人。”[20]还有的则给予一定荣誉,包括某种精神和物质鼓励。比如,昭帝时,“赐郡国所选有行义者涿郡韩福等五人帛,人五十匹,遣归。”并专门下诏,“朕闵劳以官职之事,其务修孝弟以教乡里。令郡县常以正月赐羊酒。有不幸者赐衣被一袭,祠以中牢。”[21]

   一是在地方上选拔人才就地使用。这方面材料较少,但规定的相当细致。比如,“其为宗室自太上皇以来族亲,各以世氏,郡国置宗师以纠之,致教训焉。二千石选有德义者以为宗师。考察不从教令有冤失职者,宗师得因邮亭书言宗伯,请以闻。常以岁正月赐宗师帛各十匹。”[22]这里既有对宗师的选拔和任命,也有对宗师的职责要求,还有对宗师工作的奖励,特别是对宗师职能系统的规定。由于这一系列内容都要由郡守来落实,所以它往往成为考核郡守政绩的一项指标。[23]比如,皇帝反复叮嘱钦差循行天下时,一定注意“存问鳏寡,览观风俗,察吏治得失,举茂材异伦之士”,[24]“存问耆老鳏寡孤独困乏失职之民,延登贤俊,招显侧陋,因览风俗之化。”[25]

   (二)博士弟子

   两汉博士弟子主要有三条途径,即太常选拔、郡国推举和郡国委培。其中两条关涉郡守职掌。[26]即一是郡国守相推荐的“受业弟子”(这大概类似于现在的“自费生”)。[27]比如,倪宽“以郡国选诣博士,受业孔安国”。[28]这条渠道主要由公孙弘所设计而成为制度。这个层面包含一系列环节。(1)选拔标准和范围:“郡国县官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不悖,所闻,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2)选送方式和时间:“二千石谨察可者,常与计偕,诣太常,得受业如弟子。”(3)考核方式和入仕途径:“一岁皆辄课,能通一艺以上,补文学掌故缺;其高第可以为郎中,太常籍奏。即有秀才异等,辄以名闻。其不事学若下材,及不能通一艺,辄罢之,而请诸能称者。”[29]西汉末,由于扩大的上千博士弟子员数额属于“常员之外”,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郡国荐举,更是与守相干系莫大。“平帝时王莽秉政,增元士之子得受业如弟子,勿以为员,岁课甲科四十人为郎中,乙科二十人为太子舍人,丙科四十人补文学掌故。”[30]一是郡国守相选送的“受业博士”(这类似于现在的“委培生”)。这条途径主要由蜀郡守文翁所创设。

   (三)郡文学掾史、郡文学、郡文学掾

郡守治下具体负责教化的官吏大体可分两个系统,一是传授经学的专职掾史和经师。负责人为文学主事掾和文学掾史,类似于校长。另外他们也掌管地方上名人先贤的祭祀礼仪之事。所谓“郡文学掾史春秋飨射常祠之”。[31]这个系统人员的数量相当可观。原因是各个郡国的郡级学校“一郡或不止一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戈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郡守   教化   意识形态   制度  

本文责编:baifuwe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57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