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

——2012年于华中科技大学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94 次 更新时间:2018-04-14 16:08:42

进入专题: 制度改革   世界格局  

资中筠 (进入专栏)  

   现在放眼全球我们这个世界很不太平,这里也发生危机那里也发生暴力,好像硝烟不断,到底应该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呢?或者我们的世界到底要走向哪里?

  

   一、方今世界格局取决于国家内部的变化

   在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世界就从来没有消停过,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战争,要么就发生革命,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并不是现在特别不太平,起码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的战争。现在发生的各种各样的危机,动乱,社会的动荡也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我觉得跟过去历史相比,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特点:过去常常是一个世界的格局,大国之间战争打了以后有败有胜,最后大家根据当时的力量对比,达成一个协议,也就形成了一个新格局。

   比如对于研究国际关系史的人来说,最著名的就是威斯伐利亚条约定下来的国际格局;二战以后就是雅尔塔条约,雅尔塔格局,也维持了很长时间。这些都跟打仗有关系,打完了以后,再根据主要的力量之间达成一个协议,等于是瓜分世界势力范围。

   但是现在跟以前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或者一个主要的地区,其国内的变化会改变世界格局,而不是国际之间打仗来改变国际格局,而且特别是由于有了原子弹之后,大国之间的战争,特别是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几乎是不能想象的,而且基本上可以看出,除非哪个国家的领导突然发疯了,一般情况下,你别看言辞激烈搞得剑拔弩张,基本上核战争,核大国之间的战争是打不起来的。而因此改变世界格局的不应该是,也不是大国之间的战争,而是哪个地区和哪个国家内部之间的变化。

   从雅尔塔格局来看,就是美英苏三个大国,在二战结束的前夕,根据当时他们已经达到的势力范围,签订的一个条约形成的格局。第一个对这个格局形成部分调整的事件,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胜利,因为在1945年他们签订雅尔塔条约的时候,中国等于是在美国这边的势力范围,但是等到中共革命胜利,就变成了属于苏联这个阵营的,这个是一个微调,不过基本上没有改变大格局,因为主要划分是在欧洲。

   从根本上改变了雅尔塔格局的,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整个世界的格局就完全改变了。这就是第一个内部变化改变了世界格局。这不是哪个国家和哪个国家打仗改变的,而且也不能够说,都是帝国主义阴谋颠覆,外部干涉的结果。包括现在各个地区、各国的内部矛盾,主要都是内部的力量造成的,外部的力量最多加以利用,或者插一手。

  

   二、欧洲的福利制度面临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世界几大地区,一个就是西亚、非洲,从埃及到巴基斯坦这一块儿,不断的动荡,都是它们自己内部的矛盾。各个国家各个地区都有它们不同的矛盾,但是在这个地区主要都是反专制、反独裁、反腐败、反社会不公等等,这些矛盾引起来的,还不完全是像过去这些地区的教派斗争,反专制、反腐败是肯定的,但是并不等于说,再建立新政权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一定会更加民主、更加人道、更加现代化、更加平等,不一定。

   反对的力量本身也不理想,甚至于更加落后。那么西亚、非洲这部分地区,反完了之后就会马上有一个比较更加现代化的新政权?不一定,可能会有一个非常曲折的过程。

   欧洲和美国比较发达的地区,我们现在看到的问题一个是金融危机,一个是社会的很多矛盾。

   成熟的民主国家,他们现在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宏观来讲还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就是资本和劳动者之间的矛盾。将近200年来,欧洲和美国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已经相当前进了,他们已经建立了相当可靠的安全网,有了福利国家,有了一套机制来解决这个矛盾,包括工会和自发的博弈,每隔一段时期,劳资之间就讨价还价一次。政府也立法和规章制度来遏制资本的贪婪,这些机制和法律,已经相当成熟了。

   那么现在到了新的阶段,这些东西又发生了新的问题。对于欧洲来说,我认为相当多的国家,福利制度用累进税,平均分配医疗保险和教育,本意是很好的,但是发展到今天出现了弊病:一个是福利制度尾大不掉,妨碍了效率,妨碍了竞争机制。也就是他有好多的法律是鼓励人们不工作的,其结果就是不能够刺激人们工作的积极性。

   还有就是他们的法律制定得特别死,比如说没有特殊的原因绝对不能够解雇员工。这个跟美国不太一样,欧洲国家要想解雇一个员工是非常困难的,除非有非常特殊的原因,要是你效率不高工作不积极,不算理由的,这样的话结果受害的是谁呢?受害的是还没有工作的国民,因为企业不能解雇,就不能够雇佣新的人,这样的话就是投资方不愿意雇佣新的人,使失业率居高不下。

   很多政治家都知道需要改革,但是他们这种改革是寸步难行的,因为他们稍微要改变一下现行福利制度,马上就有罢工潮,好几次都是如此。像法国,因为养老保险退休金,政府负债太多了,考虑能够延长一两年退休的年龄,方案刚一提出,马上就开始罢工了,有些还没有工作还没有毕业的学生也加入罢课游行。

   这种文化已经在他们国家的观念里根深蒂固,但是归根结底还是政客在利用,很多政客都有一批工会的力量在后面,所以凡是执政党提出来的,反对党就煽动工会的人出来反对。这种情况受害的主要还是中产阶级,就是好好工作,收入还算不错的,但是绝不是大资本家那批人。

   大资本家不在乎的,他们有几十亿的资产,税率高一点也无伤大雅。但是一个资深教授,他的累进税扣掉了以后,和讲师也差不多了,这当然不公平。这样的问题是具体的每一个国家应该研究的问题,不是绝对的根本性的危机。

   现在欧盟还碰到一个问题,一些经济表现不好的国家,在扯全体的后腿。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因为它们发展扩张太快,因为欧盟的成立的基础是在大家都发展水平差不多,制度、文化也差不多的情况下,联合起来的。分久必合,欧盟本来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创举,但是这个过程是不会很顺利的,它肯定还会有很多问题,这是欧洲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三、美国两极分化尖锐化和虚拟经济的畸形发达造成新的危机

   那么美国现在面临什么问题呢?美国200年以来一直就是在不断的改革,一直是公平和效率之间如何取得一个平衡,在这方面一直做的还不错,它的福利还没有影响效率。但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了,社会的不平等越来越严重,又到了新的必须改革的时期。

   美国这个制度的自我纠正机制是比较强的,因为它有各种条件使得各种力量在里面互相博弈,到了一定程度政府就要出面,遏制一下那个最强势的,例如上世纪初出台反垄断法和一系列保护劳工权利的各种法律。现在碰到了几个新的因素,一个新的因素是全球化的背景。

   过去没有这样的全球化,虽然也有国际贸易、出口、进口等等,但是总的说起来,经济实体是在一个国家里头,所以这些矛盾都是在一个国家内解决。现在的矛盾是在全球化背景下产生,有一个特点:资本是可以自由流通的,劳动力是不可以自由流通的,你想去哪个国家人家不让进去,可是投资是可以自由流通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本来美国的劳工和资本方之间已经有了一个框架,每到一定的时候劳工不满意了,它就罢工或者提出来一些抗议性的口号,或者是要求跟资方谈判。现在资本可以流通到其他国家,就是说你罢工,对我没有威胁了,我就可以解雇你,我投资到中国去,还有其他的国家,但是中国是首当其冲,因为中国的人实在太多了,影响力就大了。

   所以前些年我们看到的就是跨国资本在中国,用中国的低价劳动力,而且中国是低监管,比如说其他国家有对关于环保的要求,关于劳保的要求等,但是在中国要求较低,资本就可以不顾国内劳工的不满,这样就削弱了美国国内劳工的谈判权,从而也削弱了美国的自我纠错机制,因为美国的自我纠错机制建立在劳资平衡的力量上,劳工在法律上有保证,他完全有结社的自由、有罢工的自由、有谈判的自由,但是他们的罢工已经威胁不到投资方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的劳工谈判权就削弱了。

   还有一个新的因素,虚拟经济大大脱离了实体经济。过去200年来,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危机每隔多少年就会来一次,最长的繁荣大概也就持续十几年到二十年,每次危机怎么样能够复苏呢?依靠新的产业的出现。新科技发明带动了新的实体经济出现,于是就使得股市的泡沫结束了。

   出现一个新的特别赚钱的产业,大家都去投资,买着买着就买过了,股价虚高到一定的程度脱离了原来的产业表现,又开始发生危机了,然后大家就纷纷地卖掉这个股票,又跌价了。然后下一步,又有新的产业,周而复始。

   例如19世纪,开始的时候铁路发展特别赚钱,下一个就是电、然后是通讯(电报的发明)……等等,到20世纪末的新兴产业是IT业,然后IT业也发生了泡沫,所以我们就看到实际上所谓的这个循环的经济危机是螺旋上升的,每一次经济危机带动新的经济出现,所以这么多年来美国的经济快速发展。不光是美国,欧洲经济也是这样发展壮大的。所以必须要有实体经济来带动结束泡沫。

   现在的问题就是虚拟经济太发达,金融衍生品也越来越厉害,一直到最后投资者与原来的创始资本隔了六层、甚至十层。这样离实体经济越来越远。在正常情况下,公司业绩表现好的时候股价就上升,表现差的时候股票就下降,现在股票的上升和下跌跟公司的表现没有关系了,那些华尔街的大佬们发明了一轮一轮的衍生品,忽悠公众。所以还得靠一个新的产业才能真正复苏。

   现在还产生一个新的特权阶层、特别赚钱的阶层,就是各个大企业的高管,过去赚钱的是大老板,谁投资谁赚钱。而现在,这些高管们操纵他人的资本,炒高股票而不必改善产品,自己也从中得利。这都说明他们的经济体制离公平渐远,除了劳工这方面的公平之外,即使是在资本市场里面也离公平很远,因为他不是因为你的业绩,这是当前的新现象。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这种深刻的危机,正在酝酿新的改革。

  

   四、中国面临各种问题使得“制度改革”刻不容缓

   再接下来就要讲到中国了。中国国内也有很多矛盾有很多问题,但是跟欧美不在一个水平上,就是说各自的发展阶段不一样,就像西亚、非洲那块,他们就是另外一个发展阶段,跟中国也不在一个水平上,各自有各自的问题。

   欧美发达国家遇到的问题是后工业化、后现代问题,中国现在遇到的问题是现代化还没有全面完成,一只脚却被迫跨入了后现代。现代化市场经济非常的不成熟,因为没有法治保障,这完全是另外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在制度层面和发达国家不在一个水平上。所以我们不能说看到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认为我们风景这边独好,别的国家产生了金融危机,民主国家受到影响,而中国好像安然度过没有受到冲击,所以说明中国的发展模式特别好,并引申到说明民主制度不好。

2008、09年的时候关于中国模式,连外国人都在称赞,可是到今天这样相信的人数正在减少,看到现实看到将来的危机会越来越多。别的国家民主出了问题,或者是说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都会出现许多曲折和复杂的情况,不等于说专制就比民主好,而且所有的动乱都是从腐败来的,而专制是绝对产生腐败的,一个专制的国家是不可能彻底反腐败的,这个已经被多次的历史所证实,专制的国家可以一时之间效率很高,就是他想集中力量做一件大事的时候,是可以做成的。但是这是不计代价的,社会不公是不可能随之减缓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资中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制度改革   世界格局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458.html

9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