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搁浅是福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5 次 更新时间:2018-04-10 15:59:26

吴万伟  

阿米·拉托尔 著 吴万伟 译

    

本文认为我们有时候应该欢迎生活中的困境。

你渴望从生活中得到什么?幸福?舒服?安全?像很多与存在主义有联系的哲学家一样,马丁·海德格尔强调相反人生体验的潜在好处,如人生小船搁浅时的不舒服和不安全感等。一旦陷入困境,我们就不知所措,没有办法前进了。我们动弹不得。海德格尔并没有明确鼓吹人们去主动寻找这种体验,他无意将其道德化,只是解释了为什么我们通常不会陷入困境,一旦非常罕见地陷入困境时到底会发生什么,以及如何导致我们进行伦理学反思。

在很多方面,海德格尔里程碑式代表作《存在与时间》就是有关社会分析的书。海德格尔描述了他看到的东西,我们通常存在和说话的“日常生活”方式受到“一般人”(das Man)的很大影响。“一般人”是海德格尔用来指代社会影响这种现象的术语。在海德格尔看来,我们思考、行动、说话和感受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被“一般人”阐明的,这个“一般人”通常被翻译成“他们”(The they)或者“那个人”(the One)。但是,这两种翻译都容易产生误解,因为该概念既不意味着群体也不意味着特定个人。“他们”根本不是人而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确立思考立场的方式,是产生于人的社会性的现象。要理解海德格尔眼中的“一般人”意味着什么,就有必要首先《存在与时间》中的其他几个关键概念:理解、情绪(attunement或德语Stimmung)和话语。

   理解、情绪和话语

在海德格尔看来,人之所以不同于其他存在是因为我们用可能性眼光看这个世界。我们的行为和思想不是被本能决定,我们有选择的机会,因为我们有理解能力。在海德格尔看来,理解是一种“见识”,人类通过它从可能性的视角看这个世界,看自己和世界上的其他存在。因此,理解作为开启世界和人类自身可能性的见识是“揭示性的”---它会暴露和启示某些东西。

海德格尔说,因为我们是拥有理解能力的存在,我们将自己“投射”到未来,未来也因此被纳入到当下的现实中。如果思考未来,我们做的几乎每件事都拥有将来的某种因素。我起床是要到另外一个房做事,要追求一种可能性,我把这些字打印出来以便诸位随后可以阅读。我们现在的行动动机是考虑到了将来的需要,认为将来仅仅是还未发生的未来之事似乎不够准确,未来还是我们当前体验的组成部分。

在海德格尔看来,人的另一个话语元素是情绪。情绪投入我们的世界和生活中。在海德格尔看来,世界和我们的存在之所以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就是拜情绪所赐。那是我们对世界和我们在世界上的存在的感受,向我们展现出一种意义感和目的感。在很罕见的情况下,我们的情绪也向我们显现出如下事实:我们最初并没有把自己投射到存在中---我们是被扔进这个世界的,处于被投射到将来的存在状态。最明显地揭示出我们被扔进这个世界的情绪是焦虑和疏远等令人不安的情绪,它们提醒我们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并非如鱼得水,我们将自己投射到前面,但我们不能“藏到身后”以便为自己的选择提供稳定的基础。

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人们也参与到话语之中,那是人们参与的第三个重要模式。当我们与他人分享存在的某些方面如可能性和情绪时就出现了话语,通常是依靠语言实现的。这种分享由理解和情绪构成,反过来又帮助塑造了我们的理解和情绪。我们分享理解和情绪的内容,而我们分享的具体可能性和情绪反过来相互向对方打开了理解之门。

   他们:被劫持的话语

海德格尔看到,人作为投射到将来和被扔进这个世界的存在有可能成为“一般人”的猎物,但也可能有另类存在方式,这被他称为真实的存在(authentic existence)。首先,让我们看看当我们被“他们”指导的话,海德格尔认为的话语能力--我们的理解和情绪---会发生什么。

“他们-性”(they-hood)的挣扎中,个人在理解时抓住的可能性和她体验到的情绪在很大程度上与周围人保持协调一致。她很可能不是首先辨认出自己是拥有独特可能性和对世界有独特情感参与的个人,而是追求“一般人”所追求和感受的可能性的群体的成员之一。

海德格尔认为“一般人”抑制因素在很多方面是抗拒其对多数人的影响。或许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环境给我们一种意识,以为我们在道路和判断上很自在、很安全、很舒服,仅仅因为人员众多而获得了力量和可靠性。我们认为我们知道我们知道的东西,仅仅是因为这东西是其他人知道的;我们认为我们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仅仅是因为这事其他人也都在做。以一般人那样思维创造了一种被扔进这个世界的人渴望的有根性(groundedness)感觉。如果没有它,我们将不得不承担起巨大的个人责任来亲自对付各种事物,而且很可能要单枪匹马地孤独面对。“他们”则提供了一种舒适感。  

在《存在与时间》中有特殊的篇幅谈论受到一般人影响的日常生活话语,这种话语劫持了我们揭示世界、自我和他人的方式。海德格尔称这种日常生活话语为“闲谈”(idle talk)。当我们以闲谈的方式交流时,我们并没有能就所谈论的东西投入自己的理解和情绪;我们不过是“传声筒而已”。我觉得海德格尔的意思是说,闲谈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进行批评性的思考,而是简单地全盘接受一群人或我们文化的某个方面认可的话语、信念、渴望和判断,我们不过是随大流。海德格尔说,闲谈通过指明什么值得看什么值得做而引导我们的选择。他描述日常生活体验是肤浅的存在,与他人融合随波逐流,根本没有能触及我们自己的理解和情绪。因为在塑造理解和情绪方面,话语扮演了关键角色,一般人的话语实际上涵盖了通过理解和情绪所能抓住的真实可能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39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