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芳:“市民化”与“国民化”:审视中国城市化困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8 次 更新时间:2018-04-09 19:32:02

进入专题: 市民化   国民化   城市化  

陈映芳 (进入专栏)  

   佐藤成基『国家の社会学 』青弓社 ,2014。

   西川長夫『植民地主義の時代を生きて』平凡社 2013年。

   Henrietta Harrison, The making of the Republican citizen : political ceremonies and symbols in China, 1911-1929,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Rogers Brubaker, Citizenship and Nationhood in France and Germany,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George L. Mosse,The nationalization of the masses: political symbolism and mass movements in Germany from the Napoleonic wars through the Third Reich,Howard Fertig,1975.

  

   注释:

   [1] 在这里,笔者使用“赎买”而非“购买”一词,是基于当代中国户籍制度形成历史以及现代国家国民平等地位的应然性,而对农村人口目前在身份市场上获取非农户籍的各类交易行为所作出的属性判断。

   [2] “地方政府法团主义”、“地方政府企业化”、“地方政府即厂商”等同类命题,近年来已为学界广泛接受。一些学者并进一步探讨了这种现象背后的财政逻辑、以及地方政府的角色紧张、角色冲突等,笔者以为这也是我们探讨今天“人的城镇化”、“地就城镇化”困境的一个有效路径。

   [3] “国民待遇”(National treatment)一词在国际关系中,本是指一国给予外国(或本国分裂地区)公民、企业、船舶等在民事方面与本国公民、企业、船舶所享有的同等待遇。

   [4] 如梁漱溟等于30年代投入的乡村建设运动,亦可被视为意在为乡村建立地方自治制度、将“国民”编入现代国家政治体制的一种努力。参见余項科「三十年代中国における国民形成の展開と挫折——梁漱溟と地方自治の一考察」『アジア研究』。(余項科,2014)

   [5] 1928年7月,中华民国政府制定和颁布了《特别市组织法》和《市组织法》, 1930年5月,又颁发了新的《市组织法》,其中涉及到市民的直接选举权以及间接的创制、复决、罢免权等权利。

   [6] 关于汉语中的“国民”概念,沈松侨的研究认为,早期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所用的“国民”概念,是对古代中国“国民”一词的习惯性沿用,未加有意识的明确定义。而梁启超自1898年赴日后,于1899年发表《论近世国民竞争之大势及中国的前途》一文,正式阐明其“国民”理念,则其国民观基本承袭自明治日本。(沈松侨,2012)

   [7] 随着战后世界各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普遍建立,“国民保险”成为公民社会权的主要内容之一。

   [8]英语Nation-state一词在法学、政治科学中,是指在领域国家内形成的以国民主权为基础的国民共同体,它具有国民=领土=民族三位一体的基本特征。由于nation概念本身具有汉语语境中的“民族”和“国民”的双重含义,致nation-state概念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国家/地区形成了不同的汉译,在今天的大陆它通常被译为“民族国家”,而在日语中被译为“国民国家”(偶然也见有“民族·国民国家”),在台湾地区亦被译为“國民國家”。

   [9] 根据 <2015中国国际移民报告>,世界各地华侨华人总数约为6000万人,中国国际移民群体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外移民群体。中国移民主要目的地为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等国。2013年,获得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中国人分别为71798人、34000人、27334人。 中国是美国永久居留移民第二大来源国。美国是中国海外移民首选的移民目的国。2000—2013年,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的中国大陆人口约为90.3万人。另据2011 年由胡润百富与中国银行连手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访问了 980 位高资产净值人群,发现高达 60% 的受访者有移民倾向。

   [10]任何一个国家的国际移民潮的形成,都有其复杂的政治经济背景。关于这一点,近期知识界有一些殊为深刻的讨论,如孙立平教授的“把人留住,把钱留住,别的然后再说”一文,参见微信公众号《孙立平社会观察》2018-03-04。

   [11]通常在移民国家,获得永久居留身份者可享受与该国国民平等的民事权、社会权保障,但没有政治选择举权及被选举权。加入移民国国籍者享受该国平等的政治公民权。

   [12]近年来,因受到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为进一步提高国家竞争力,欧美各国程度不同地出现了“再国民化/再国家化”(renationalization)的思潮和政策变动。

  

   (原文刊《文化纵横》2018年四月号)

  

进入 陈映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市民化   国民化   城市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37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