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阿伦特与人的思考义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63 次 更新时间:2018-04-08 17:05:10

吴万伟  

沙伊·巴利  吴万伟

 

本文探索了阿伦特积极哲学的根源和隐含意义。

1964年,德国记者冈特·高斯(Gunter Gaus)为其电视节目“祖尔人”(Zur Person)采访了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 (1906-1975)。对话开始于很特别的交流:高斯持续坚定地称阿伦特是哲学家,而她则温和地拒绝接受这个称号。高斯显得非常困惑。毫无疑问,阿伦特来自德国浓厚的哲学传统,是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和卡尔·雅斯贝斯(Carl Jaspers)等哲学巨匠的入室弟子。她是广受推崇的重要哲学经典如《极权主义的根源》(1951)和《人类的条件》(1958)的作者,她写的每部作品都清晰地显示出,她在与苏格拉底、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等人进行深入的对话。一个占有如此重要地位的思想深刻的思想家为何拒绝成为哲学界的一员呢?

原因绝非仅仅论证她探索的具体领域那么肤浅。对阿伦特来说,坚持被认定为政治理论家而非哲学家具有重要意义。她的整个哲学都是围绕这个展开的: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立场、她的基本人生命题。

很容易接近她所做出的这个区分的路径是观察她与对她产生最大影响的导师马丁·海德格尔渐行渐远的事实。阿伦特最早接触海德格尔是在1924年的马尔堡大学,那是激动人心的邂逅:事实上如此激动人心以至于35岁的已婚老师和18岁的学生之间还保持了4年的秘密恋情。海德格尔不仅仅让阿伦特痴迷。学生大量涌入他的课堂,有传言说“思想复活了。”历史再现。用阿伦特的话语,精神饥渴的学生拥有一种共同的感受,最终“那里有老师,人们或许能够学会思考。”在她首次遭遇这位伟大哲学家的45年后,她用优美的文笔写道:

“人们接受有关海德格尔的传言为的是学习思考。人们感受到的是,作为纯粹活动的思考能成为一种情感,没有其他潜能和天赋所拥有的那么多规则和压迫,情感就是通过这些命令他们或者战胜他们。我们已经习惯于理性和情感、精神和生活的对立立场,将思考和活力合二为一的热情思考的想法令我们感到有些吃惊。”(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p.51, 1971)  

但是,“作为纯粹活动的思考”---在很多方面是哲学的定义---渐渐地被揭示出与阿伦特自己的思考实践渐行渐远。阿伦特经过多年的努力开始具有了与哲学内省的关键距离,尤其是与海德格尔的观点明显不同。随着她越来越明显地意识到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她变得越来越担忧海德格尔关注点在她看来的严重缺陷---自我沉迷于远离真实世界的东西以至于其最基本的特征是“绝对的自我主义,与同胞完全隔离开来”(The Partisan Review, p.50, Winter 1946)。阿伦特担忧的是这种思考,不断只反思自己就像一个封闭的圈子,对世界以及人与世界的关系茫然无知。海德格尔公然卷入纳粹活动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尤其是1933年担任弗莱堡大学的校长,虽然并不是直接的联系。在这点上,他似乎确认了阿伦特的清醒认识:做哲学研究或许可能很深入,但并不自动导致思想者在世界上的道德参与。

哲学与世界的割裂的这种展现肯定塑造了她的想法:没有了能让人采取有思想的行动的桥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34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