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欣 次仁群宗:寻找家园:少年扎西的媒介之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47 次 更新时间:2018-04-01 23:47:39

进入专题: 内地西藏班   文化适应   民族认同   复调式传播  

郑欣   次仁群宗  

   【内容提要】 本研究以藏族学生扎西在内地14年的求学生涯为个案,通过描述其在上海、广东、南京三地经历的初中、高中和大学(含研究生)生活,发现其每一段的学习就像一次新的旅程,会接触到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学校、不一样的课堂、不一样的传媒,甚至不一样的“自己”,这些都属于广义上的“媒介”。基于此,本研究主要从传播社会学的视角,着重探讨不同类型的媒介在其不同的生命阶段,对其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以及文化适应、民族认同等方面所产生的影响。本文认为在跨文化的传播语境与媒介生态环境中,走进内地的藏族学生会经历好奇、陌生、抵触、理解与反思的文化适应过程,其中既有传统和现代的冲突与调适,也有国家和民族认同的解构与重构。内地的求学之旅,实际上也是一趟丰富的媒介之旅,更是深刻的文化之旅、认同之旅。

   【关键词】 内地西藏班,媒介,文化适应,民族认同,复调式传播

  

一、引言

  

   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筹建内地西藏班(校)。此项由政府组织的大规模人才培养项目,使得每年大约有1500名左右的藏族学生在完成小学的学业后,经过自愿报名、择优录取的选报方式,踏上背井离乡的求学之路。客观地说,三十多年来,内地西藏班(校)为西藏培养输送了数以万计的各类专业人才,极大地缓解了西藏自治区人才需求的矛盾,为促进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以往针对内地西藏班的研究大多从民族政策、民族教育、教育管理、办学效应等角度切入,主要做一些应然性的政策探讨或脱离实际的宏观论述,缺少经验层面的实证调查和学理层面的系统思考。不过,现有内地西藏班的经验研究开始逐渐增多,而且一般都会不约而同地围绕族群(民族)认同和文化适应等理论视角展开相关的分析与探讨。

   其中,族群(民族)认同则是多数内地西藏班研究绕不开的理论视角。如阳妙艳等通过对已经返回西藏工作的内地西藏班毕业生在内地西藏班的学习经验、大学教育体验、就业取向、对西藏的了解及自我声称的族群认同进行了访谈,发现内地西藏班教育重视培养学生热爱祖国、热爱西藏和拥护民族团结的意识,而且这种意识主要通过正式和潜在的课程向西藏学生传达和灌输。①朱志勇则采用了日记法、访谈法与非参与式观察法对某一内地西藏学校进行个案分析,研究发现学校对于学生族群认同感的建构存在两种张力:一是国家和学校通过国家意识形态的渗透而建构的学生的族群认同感;二是学生通过自身藏族文化符号的再现而声称的族群认同感。国家和学校期望藏族学生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化格局的框架下建构族群认同感。②总体看来,此类文献大多局限在学校这一相对封闭的教育情境中探讨族群认同。实际上影响藏族学生族群(民族)认同的因素或情境远远不止学校这一情境,社区情境、社交情境、传播情境等均会影响到藏族学生族群(民族)认同感的建构。

   再有就是文化适应。所谓文化适应是指从一种文化转移到另一种与其当初生活的文化不同的异质文化中后,个体基于对两种文化的认知和感情依附做出的一种有意识、有倾向的行为调整。③该视角在内地西藏班的研究中被使用得较为广泛。如郭龙岩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主要从家庭、同龄群体和学校三个方面对内地西藏班(校)以藏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学生在内地这一跨文化环境下的预期社会化进行实证分析。④李玉琴则对藏族小学生集中的四川省双流县3所学校就读的56名藏族儿童的文化适应进行了实证调查,调查结果比较乐观地显示多数的儿童能够在新的主流文化环境中独立生活、愉快学习,人际交往和谐,处于文化适应状态的整合模式,有部分人存在融入的倾向。⑤近年来,更多的研究开始关注了“不适应”。如拉巴卓玛通过在重庆西藏中学进行的问卷调查,从藏族学生的生活、学习及人际关系这三方面对内地藏族班的藏族学生的不适应现状及存在问题进行了较为简单的数据描述和分析。⑥当然,更多的文献只是在宏观层面较为笼统地辨析族群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的关系,以及想当然地列举几种文化不适应的类型,并理想化地提出一些对策措施。其实,针对内地西藏班的藏族学生所面临的文化适应问题,我们的研究路径不应该只是静态的、结构性的分析,而需要更多动态的、过程的描述;我们需要看到的不应该只是总体的、模糊的群像,而应该是更多鲜活的、有生命的个体。另外,文化的适应或不适应,也不应该是僵化的、静止不变的,我们还需要对于“适应”和“不适应”的相互作用和转化进行阶段性的分析。而且,文化适应的问题或状态,也会与上述的族群认同交织在一起,两者相辅相成、互为因果。然而,先前的研究并没有能够反映出如此动态、复杂的社会过程。

   对于藏族学生个体而言,如果将小学毕业离开家乡赴内地西藏班读初中的第一天开始作为起点,并将在内地大学(或研究生)毕业后回西藏工作算作是这一求学生涯的终点,那么这段求学旅程一般会长达11年(或16年)之久。在这十几年中,这群藏族学生在内地的不同城市接受初中、高中、大学乃至研究生的学习,每一阶段的学习就像一次新的生命旅程,会面对陌生的环境,学习崭新的知识,接触多维的传播,感受多元的文化等。也许一个个丰满的个体故事,即可记录和还原这个群体在内地求学不同阶段多彩的生命旅程和体验。而对这些个体故事的关注或深描,其指向必然不仅仅限于某个个人、社群,或某个事件、场景中呈现的数据或事实,而重在通过描述和分析呈现出对他者文化的理解。⑦

   基于此,本研究尝试将文化适应与族群(民族)认同的关系讨论置于某一藏族学生个体经验中进行长期的、连续的微观考察,通过提供研究对象“自我言说”的文本,呈现出更真切的微观故事,⑧并试图从传播社会学的视角去生动、整体地描述、分析甚至重新建构该藏族学生的生命历程及其文化适应过程,从而细致地展现进入内地西藏班的藏族学生个体在学校、社区、社交、媒介消费等诸多生活场景与传播情境中,所经历和面对的日常生活、文化冲突与认同建构,力争打开那些在宏大的历史叙事、规范的数据统计中被忽略的个体生命经验及其记忆窗口,并希望经过个体故事的不断描述、拆解和洞识,以见清晰。

   因此,本文选择有着14年内地求学经验的扎西⑨作为研究对象,其自2000年开始分别在上海、广东、南京、北京等地经历了初中、高中、大学和研究生(含一年预科)的学习,直至2014年研究生毕业后回到拉萨工作。本文所使用的资料主要来自扎西撰写的个人传记、早期的日记、书信以及人人网日志等。同时,由于笔者身为扎西本科毕业论文、硕士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故而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有便利对其进行日常观察和持续访谈。在扎西回拉萨工作后,还对其进行了多次的微信在线访谈和核实,以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和完整性。部分事件和细节,还通过与扎西有共同经历的藏族学生以及与扎西有过接触的汉族同学和老师的访谈进行了佐证。

  

二、“我在内地14年”:成为一名熟悉的陌生人

  

   1987年12月,扎西出生于西藏拉萨的一个普通家庭。家里有爸爸、妈妈和大她4岁的哥哥。上幼儿园之前,扎西都是在外公外婆家度过的。扎西回忆在外公家的日子有青草泥土的芬芳、有河水潺潺的流淌、有最无忧无虑的童年。

   很快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爸爸妈妈把扎西接回了家。幼儿园的时间过得飞快,上完中班后,为了能够顺利进入拉萨市实验小学,扎西就转进了实验小学的学前班。在拉萨,实验小学是一所非常不错的学校,尤其重视汉语教学,被人戏称为“汉族学校”。

   在小学,扎西曾经鼓起勇气去竞选学校大队长,可上台演说前总有些紧张,而且有些害羞。同班同学达珍就多次跟扎西说:“你不要害羞,不要紧张,就大胆地说,就像那些汉族学生一样,没关系。”在她的鼓励下扎西大方地去表现自己,最后顺利竞选成功。

   为何要向汉族学生学习?内地究竟怎样?1998年寒假,爸爸妈妈借春节放假的机会带扎西去看望在重庆读书的哥哥。那是扎西第一次坐飞机去内地看看。被称为“天府之国”的成都,是距离拉萨最近的内陆省会城市,很多时候西藏人说去“内地”,其实就是指去成都。尽管成都的冬天与拉萨大不相同,灰灰的天,阴冷阴冷的,但是仅仅几天时间,扎西就喜欢上了成都,就因为成都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回到拉萨,扎西把这次去内地一路上的见闻,和又新鲜又好玩的故事讲给了班级里的同学听,从大家的表情中能够看出他们听得很入神,对内地都很好奇和向往。于是,想去内地看看自然就会成为扎西和她的同学们日常生活中讨论和关注的焦点。

   夕阳西下,我牵着妈妈的手走在布达拉宫广场上,远远看到3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女孩走过去,我不断地向她们张望,直至她们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一看她们的样子就知道是从内地读书回来的学生,穿着洋气,成熟又充满活力的感觉。我就忍不住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她们那样。⑩

   内地西藏班,对于扎西他们来说,是远方一个诱人的梦。大人们说出去读书了将来才会有出息;哥哥姐姐们会以去内地读过书引以为傲;老师们说去内地读书是好学生才能实现的目标。而扎西所在的班级,有些人认为去了内地就可以逃脱父母的管教,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些人想去内地读书加入“优等生”的行列;还有些人只是希望不辜负长辈们的殷切希望。无论出于何种目的,这时的扎西和她的同学们都在为去内地西藏班而努力。

   那是一段起早贪黑的日子,当时我们多数都是骑自行车上学。冬天的早晨,天还没亮就要出门,每天妈妈都会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目送我蹬着自行车远去。晚上放学回家时,天色已晚,同学们三三两两骑着自行车回家,路灯下我们的影子拖得好长好长。

   终于到了临近填报志愿的时候,大家既开心又紧张。在全国共有28个地方设置了内地西藏班,其中北京和上海是内地西藏班中口碑最好的两座城市。当很多同学为填报上海还是北京为第一志愿举棋不定时,这一年被告知北京西藏中学将正式改为内地西藏高中班,将不收初中生了(在此之前,北京西藏中学是一所初中、高中混合制学校)。所以,扎西和大多数同学一样都将上海作为第一志愿。填报完志愿,紧接着就参加考试。考试的内容是语文、数学、藏文三门主课。考完没多久,成绩出来了,扎西所在的班级共四十多名同学,有13名考上了内地西藏班,其中10名都在上海。

   转眼间,一切尘埃落定,扎西和她的同学就要去心心念念的内地西藏班了。在喜悦与期待中,一段漫长的旅程即将开启。

   (一)“上海也有我的家”:GK中学、课外生活与社区活动

   2000年8月23日,扎西一家天不亮就出门了,从家到机场有2个小时的车程,妈妈一路叮嘱扎西要紧跟着老师同学,千万不要单独离开,以及到了学校需要注意安全。

   这次出发的学生共计八十名左右,都是从全区各个小学考入上海市GK中学的。由于西藏到上海还没有开通直飞航线,所以需要先到达成都,在成都住一宿,第二天再启程去上海。

   第二天抵达上海,上海GK中学的校长和几位老师已经在机场准备好大巴来接我们了。两天的旅途,大家都有些疲倦,但是每个人都忽闪着眼睛四处寻望,内心更加砰砰作响。而这时,我们也成了上海浦东机场一道别样的风景,路人会好奇地看着我们。

前往学校的大巴上,包括扎西在内有很多人晕车,抵达学校时大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巴停靠在校门口,老师让大家下车排好队,眼前就是“上海市GK中学”几个闪闪发光的大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内地西藏班   文化适应   民族认同   复调式传播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248.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8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