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洁:阿卡人橡胶种植的文化实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 次 更新时间:2018-04-01 23:27:23

进入专题: 阿卡人   橡胶种植   文化实践   西双版纳  

欧阳洁  

   【内容提要】 在西双版纳橡胶经济半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以阿卡人为代表的少数民族的橡胶产业由于“管理粗放”,一直难以实现科学化、集约化的发展目标。为何阿卡人橡胶种植难以从粗放转为集约?为何种植技术的应用推广如此艰难?本文在对阿卡村寨扎松板橡胶种植的实证研究基础上,提出阿卡特色的橡胶种植实践实际上是其文化逻辑建构的结果:阿卡人“管理粗放”实则是刀耕火种传统生计策略的运用,其背后是一套权衡自然环境和社会文化后的“整体理性”的逻辑。在现代化橡胶种植技术中,将收益最大化作为生产目的,使得生产与生活被割裂。而阿卡特色的橡胶种植通过搬演以往的惯习创造出“巡山”“野炊”等新活动,实际上所要抗争和恢复的正是一种作为人性的橡胶生产:尽管需要通过橡胶生产获取财富,但生产目的却是成全阿卡人多方面生活的满足。

   【关键词】 阿卡特色橡胶种植实践,文化逻辑

  

一、问题的提出


   橡胶是当今世界不可替代的重要工业原料和国家战略物资。在中国这个世界第一大橡胶消费国,能够生长橡胶的地方只有海南岛和云南的西双版纳等地。在西双版纳,由于橡胶生产方式的专业化和集约化,最初橡胶业的发展主要依靠部队复员转业军人、湖南等地的支边农民,以及北京、上海等地的知识青年为主的汉族移民。①1956年后,包括傣族、布朗族、阿卡人等在内的当地少数民族村寨开始在国营农场“手把手”的帮助和热带作物研究所的技术支持下发展民营橡胶。但令人困惑的是:经历了近五十年的发展,少数民族村寨的橡胶技术推广却始终不尽如人意。除了橡胶种植和割胶过程中的一些基础性知识和技术能够得到普及外,胶园的管理和养护等为了长效发展的精细化操作却很难得到推广。民营橡胶的管理和产量始终远远落后于国营农场。据估计,民营橡胶平均亩产低于当地农垦二十多公斤,株产低于农垦0.5公斤—1公斤,经济寿命比农垦短十年左右。②其中,像阿卡人③这样的山地民族由于植胶面积大,橡胶生产更为粗放,这些特点表现得尤为突出。

   一直以来,“民营胶园管理粗放”,“农民割胶技术差”,“重种轻管、重割轻养”,以及老百姓追求短期的经济利益等话语不断地出现在西双版纳各级政府的文件、调研报告以及报纸媒体的宣传中。2009年,国家明确将橡胶等热带作物品种纳入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中。随后,又提出通过加强产学研结合,以推广优良品种和关键技术为重点,加强农民技能培训,充分挖掘增产潜力,提高胶园管理水平,加快低产残次胶园的更新改造,加快良种推广速度的发展目标。④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强对橡胶科研机构投入,加大基层技术推广力度,力图实行规模化、产业化种植来实现科学化、集约化的橡胶现代农业体系,但依旧收效甚微。

   笔者曾与勐满基层橡胶技术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聊起,他得知我在阿卡村寨做相关调查,也表达了他的困惑,“每年都下乡教那些僾尼族要怎么割胶,多少年了他们还是把树割伤、割死。有些 尼族好吃懒做,自己家橡胶地干活都偷工减料”。为何阿卡村寨的橡胶种植难以从粗放转为集约?各种新技术的应用推广为何会如此艰难?在农业现代化的技术推广和阿卡人种植技术选择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文化逻辑?

  

二、理论回顾与研究路径


   在人类学看来,技术始终是文化的核心。早期人类学把技术看作是衡量文化进化或变迁的尺度。技术和知识水平的发展构成了摩尔根(Lewis Henry Morgan)、泰勒(Edward Burnett Tylor)等人划分社会野蛮、蒙昧和文明的标准;随后的新进化论学派将能源、环境、人口等因素纳入考量,使其对技术的关注推到顶点。尽管侧重各有不同,但他们明确了一点:技术对文化的决定性作用,以及以技术为标准,形成了文化进化的等级序列。

   在对国内农村贫困和农技推广的研究中,尽管这套西方传统进化论式的解释在意识形态和本体论上遭到了很多批判,但对目前主流学术话语影响颇深。农民的受教育程度和文化素质不高,以及传统价值观与信仰成为技术推广的主观阻碍因素。宿命论、传统主义和安于现状、厌恶冒险的态度会影响技术采用行为⑤,而文化素质和科学技术素质不高则会影响获得新技术的机遇和采用新技术的能力⑥。另一方面,一些学者的研究表明:农民的技术需求与国家技术推广需求存在错位。最突出的表现在于:政府一直把产量提高作为政策制定的首要评价指标,这就决定了制定农业技术推广政策和计划首要考虑的是高产技术的选择与推广。⑦然而,随着农村收入的提高,农民对高产技术选择已经向优质技术选择转移,由节约资金型技术向节约劳动力型技术转移。⑧尽管这些讨论指出了技术推广中存在的问题,但国家与农民技术需求背后的文化逻辑没有得到进一步质疑与反思;在科学主义的进化论框架中,知识、文化的差距与技术推广被置于理所当然的因果关系中,而回避了从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层面对现代技术的检视。

   对于技术研究的另一条进路则突出技术本身蕴含的社会属性和权力纬度。不同于传统对技术的“价值无涉”语境,技术开始被认为与语言、宗教、社会准则、商业和艺术一样,是人类文化系统不可分割的部分,并且它还塑造和反映这个系统的价值。⑨或者更进一步说,资本主义社会的技术与资本结合,形成了驾驭劳动的权力,使得劳动被异化,进而巩固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⑩甚至,在后现代看来,工业化的技术本身就是权力结构,使得人性受到压制。11

   二战以后,伴随着非西方国家经济重振和现代化建设,西方现代技术的引入和推广,这一过程被视作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非资本主义社会的联结(articulation)。由于现代技术所具有的资本主义社会属性,也使得非西方社会的技术选择呈现更多复杂性。除了受到现代农业要素的可得到性和价格的制约外12,地方性的社会文化等“非理性”因素影响着技术的选择。福斯特(George M. Foster)基于墨西哥研究指出,在当地农民的宇宙观里,所有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因此,只要村里有人赚钱,就表示他剥夺了其他人的资源。因此,一个新技术被引入之后,当地人往往会顾虑是否剥削到其他人而造成内部的不平衡关系,因而放弃新的技术。13强舸在对西藏新品种青稞推广的研究中发现:技术选择受本地传统生计模式及其背后的自然环境制约。14此外,格尔兹(Clifford Geertz)、博特拉尔(A. F. Bottral)对灌溉农业的研究发现技术选择还受制于地方社会结构。15大量的非西方研究呈现出来:当地人并不是像资本主义经济学所假定的那样,均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他们自有一套地方性的“文化理性”或者说“整体理性”。其背后的逻辑是:农民的首要目的是生存,其生产是为了满足消费需要而非追求最大利润,因而他们的经济行为强调“安全第一”。所以,农民拒绝技术革新并非是观念僵化导致的,而是受制于自然和社会环境的理性衡量之后的结果。16

   在中国,国家权力推动下的现代农业体系的建立,正在不断重塑传统社会的生产技术实践。杜赞奇(Prasenjit Duara)、黄宗智等学者意识到不同的理论取向会投射到现实中农民身上的不同特征,开始强调将其置于中国农民的生活世界和行为实践中综合分析。17

   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现农业发展,根本出路在科技。其中强调:农业科技是加快现代农业建设的决定力量,具有显著的“社会性”。18而本文正试图从阿卡人的“社会性”视角对橡胶种植技术推广作出新的解释。从事橡胶种植研究的国内人类学者们普遍关注到橡胶经济发展给当地少数民族传统生计方式和社会文化带来的迅速变迁19,而反之,地方社会文化如何作用于看似标准化技术指导下的橡胶生产实践却鲜有关注。笔者试图透过对阿卡人的自然生态、经济、历史、社会共同建构情景下的橡胶种植实践的分析,彰显地方性主体背后隐含着的文化逻辑及其文化价值。

  

三、具有阿卡特色的橡胶种植


   本文的田野点位于西双版纳州勐腊县勐润地区曼贺南村委会下的扎松板老寨,笔者从2011年9月开始,对该村寨的橡胶种植生产和社会文化持续进行了一年多的田野调查。该村寨共计108户、526人,除了有13名汉族嫁入或上门外,其余均为阿卡人。扎松板地处中老边界的阿卡文化腹地,四周绵延的山林原本是国界的天然屏障,如今却提供给他们丰富的林地资源,使其在橡胶经济发展中获益匪浅,一个过去在贫困线以下的山地民族村寨在几年的时间内一下买进了三十多辆小轿车,名震一时。

   扎松板的橡胶种植历史可以追溯到1968年。当时由于大量移民进入农场,与地方社会的“场群矛盾”日益突出,中央从“扩大橡胶发展、稳定边疆”的角度考虑,做出了在农垦协助下发展地方民营橡胶的指示。国营勐满农场在扎松板这样的民族村寨设立了民族干事或成立民族工作组,通过示范操作、现场指导等形式帮助当地农村社队进行林地规划、开垦定植、提供种苗,并对定植的橡胶地进行补助,开始了民营橡胶种植。1985年形成大规模种植橡胶热潮,勐满农场五分场的专业技术人员、乡农业站(原勐润乡农业站)每年都到周边村寨教授从橡胶种植、管理到割胶的一整套知识和技术,规定只有通过考核才能割胶。直到现在,每年勐腊橡胶技术站还会到村寨普及相关知识,开展胶工培训、开割前的复训,开展割胶比赛和评选优秀胶工等活动。连勐润街子卖农药和割胶工具的店铺也经常挂着“培训割胶”的招牌。

   如今,橡胶几乎是扎松板唯一的经济来源。围绕橡胶的一套知识和技术体系成为当地人必备的地方性常识和生存技能。当听到“割面”“干含”“株距”“定植”这样的专业术语从没有多少汉语词汇量的阿卡老人口中说出时,着实让人震惊。尽管如此,在外人看来,橡胶带给村寨前所未有的财富,却并没有让他们真正意义上习得橡胶种植、管理和割胶的现代知识和技术。他们并不热衷于橡胶管理以带来更多财富,甚至在自家林地干活都显得心不在焉和“偷工减料”,和农场以及周边傣族对橡胶园的精耕细作形成鲜明对比。

   首先,表现在橡胶的种植与管理上。橡胶种植,先要开垦胶林。按附近勐满农场三分场职工罗✕✕ 的介绍:

   农场统一采用拉线十字定标,最早的时候一律按照每带之间距离8米挖成一带带的梯田,每带的株距为3米,挖穴则按照80 × 70 × 40的容积标准开垦。后来70年代遭遇两次大寒害后,改用“宽行密株”(即带距12米,株距2米)的标准开垦。当时有的平坦的地区还使用了“斯大林100型”和“东方红75型”推土机来开垦。20

   相对比,村寨全部为人工开垦,由于山势陡峭,带距之间更多是依山势而定,株距也长短不一。由此长成的橡胶林外观迥异,一眼望去:农场的胶林一带带整齐排列如同等待检阅的士兵,而村寨的胶林则参差不齐,颇有自然之态。

其次,农场在橡胶林的管理上还要求在橡胶树的苗期、幼树期,即开割前要精心抚育。这一时期为了防止杂草与橡胶苗争夺水肥,要做到“三砍三锄”,即每年都要砍坝除草三次,铲除橡胶树一带的杂草,翻新橡胶带三次。此外,随着橡胶树的生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阿卡人   橡胶种植   文化实践   西双版纳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241.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8年第1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