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勤国:论中国物权法的历史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7 次 更新时间:2018-03-28 15:39:14

进入专题: 物权法  

孟勤国 (进入专栏)  
因为它是来自公民之中的多数。贵族的法制与此相反,它趋向于使少数人垄断财富和权力。……因此,一般可以认为民主立法的目的比贵族立法的目的更有利于人类。” [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董果良译,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第264页。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指出:“在民主制中,国家制度、法律、国家本身,就国家是政治制度来说,都只是人民的自我规定和人民的特定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39——41页。

   [6] 有人说物权法是不可能通俗的,这只能证明说这话的人其实没有深入到物权法中,真正精通物权法的学者一定能让从没接触过物权法的人明白物权法中的任何一个问题。

   [7]我198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一篇25000字的文章,题目是《经济体制改革时期的民事立法》,对当时的“立法宜粗不宜细”等立法原则提出了公开的批评。其中有一建议:我国一些重大的法律草案应该向全国人民公开征求意见。

   [8] 梁慧星  《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0年3月第1版

   [9] 王利明  《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及说明》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4月第1版

   [10] 孟勤国  《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 《法学评论》 2002年第5期

   [11]这封信后来以《关于物权法制定的几个问题》为题发表于2002年6月16日的《法制日报》

   [12]比如说,允不允许放开农村宅基地买卖。当时的稿子基本上是倾向于放开。与会学者中,好像只有我明确坚持现阶段不能放开农村宅基地的买卖。回来后,我把在会上的发言整理成了一篇近万字的稿子,以《物权法开禁农村宅基地交易之辩》为题发表在2005年第4期的《法学评论》上。物权法最终维持了农村宅基地不能自由买卖的现行规定。

   [13]但至今还有不同意见,最高人民法院编的《物权法条文的理解和适用》一书中,仍然武断地指责立法不规定物权优先债权不对。

   [14]有人编了一本《法国当代物权法》,这个书名容易使人误解法国也有物权法。事实上,只能说法国学者认为法国民法典的第二编相当于德国民法典的物权编。

   [15]现代的生活和生产方式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开始的,因为支撑我们现代生活和生产方式的三大技术即航天航空技术、生物工程技术和计算机技术都是二战以后发展起来的。

   [16]梁慧星:《中国物权法草案建议稿》序言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0年3月第1版

   [17] 基金对基金资金的支配使用权在性质上就是用益物权,但中国物权法尽管在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动产上可以设定用益物权,在用益物权种类上却受中国台湾地区物权理论和制度的影响只规定了不动产用益物权。这需要以后的物权理论与实践加以发展和明确。

   [18]这封信后来以《有体财产法还是财产基本法》为题发表于2004年第4期的《人民司法》。

   [19]我曾对许多民法学家解释过:如果你将一百元钱放在你租的银行保险箱中,你不会说这一百元所有权属于银行吧?你将存款的帐户视为是一个无形的保险箱,你就可以理解存款所有权属于谁了。

   [20] 所谓现代社会已从财产归属为中心转向以财产利用为中心的说法其实是从一个极端(所有权拜物教)跳到了另一个极端,并不符合生活事实。现代社会的生活事实是:财产归属和财产利用同等重要,我的物权二元理论就是根据这一生活事实提出的。参见孟勤国:《物权二元结构论—中国物权制度的理论重构》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第2版

   [21] 传统的民法理论至今无法将基金、信托、委托理财等纳入民法体系,又不肯对民法理论本身进行革新,造成了民法管不了基金、信托、委托理财的局面。这只能使民法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被边缘化。

   [22] 这篇题为《有思想无行动——评物权法草案的用益物权》的文章后来发表于2006年第1期的《法学评论》

   [23]不过,最近听说有位著名民法学者说物权法第一百一十七条中的动产两个字是立法笔误,以这位民法学者的赫赫声名,想必不是信口开河。如果属实,那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了四次,两千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讨论表决,居然没有发现这个笔误?这个马虎未免太大了些。

   [24] 现在学术讨论中经常有人以指责对方极左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正如以前经常有人动不动指责对方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一样。时代变了,但扣帽子、打棍子这一套伎俩没变。

   [25]物权法颁布后,我国台湾地区中央通讯社一名记者电话采访我时问:“物权法是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如何跟公有制配套呢?我说:你错了,台湾地区的物权法是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大陆的物权法既要保护公有财产,又要保护私有财产。只讲保护公有财产不对,但只讲保护私有财产也不对。

   [26] 但在我看来,中国物权法保护国有资产的力度还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我的建议稿对国有资产的保护有针对性更强的措施。

   [27]我在国有公司、企业和银行当法律顾问二十余年,处理了很多国有企业的案子,对国有资产流失的那些手段和方式可谓是洞若观火。

   [28] 《“五层楼150元”背后:千万元国资流入私人腰包》《羊城晚报》2007年4月12日

   [29] 但在我看来,中国物权法保护私有财产的力度还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我的建议稿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有针对性更强的措施。

  

   原载《法学》2007年第9期

  

进入 孟勤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物权法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17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