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玉龙雪山和恩溥三多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9 次 更新时间:2018-03-27 02:11:59

进入专题: 玉龙雪山  

杨福泉 (进入专栏)  

   巍巍神山,“伯使乌鲁”[1];皑皑灵域,玉龙雪山。绵延十三峰,宛如银石,矗立云中;蜿蜒百余里,犹似玉龙,长舞天穹。长江南岸最高峰,纳西古国第一山。绿雪熠熠,显神山灵地之梦幻;冰川莹莹,展玉龙圣境之容颜;花海林莽,见雪域净地之壮观;鸟兽作歌,现山国乐土之浪漫。

   哈巴玉龙,兄弟之山,护卫斯土,相守万年。两山夹峙虎跳峡,惊涛拍岸;危崖壁立阿昌国[2],乱流击岩。七女悲歌,断肠情侣音容渺[3];十八险滩,满江流淌江水谣[4];巨岩古崖画,藏花马纳国奇谜[5];山中采石场,记木氏王室轶事[6]。

   阿溥三多,化身白石,玉龙山灵,纳西之神;其面也,皎皎如白雪;其目也,灼灼似朗星;其神也,浩浩如明月。每有战斗辄显灵,护佑纳人胜强敌;庇荫丽江数千年,赢得满目锦绣地。纳西壮士,心怀白雪,出征之日,必谒北岳;古往今来,天下纳人,逢二月八,遥拜玉龙,祭祀三多;是山乃心中日月,此神是民族英魂。

   枭雄异牟寻,礼拜“乌鲁”,香火祭祀,尊奉“北岳”[7];元帝忽必烈,敬封玉龙:大圣雪石,安邦景帝[8]。雪山结盟,与纳西王成知己;弦歌互答,赠“白沙细乐”为谢礼[9]。

   玉龙雪山,雪魄冰魂。人间名邑,号“殉情之都”者,惟绝世丽江;天下奇峰,称“世间情山”者,惟玉龙雪乡。苦难岁月,爱侣悲歌,情人肠断;宁为玉碎,不作瓦全;长歌曼舞在高山之上,含笑殉情于玉龙之怀。相传“玉龙第三国”:骑红虎而踏青,驭白鹿而耕地;与獐子马鹿同起舞,和白鹇雉鸡齐飞翔;世间生灵共一家,天地与人同悲欢。掬清泉而润歌喉,食松果而洁肺腑;口弦诉幽情,竹笛发清韵;采云霓兮织衣裳,布彩霞兮做纱帐;日月星辰兮,心海灯盏,青春美颜兮,永世相伴。

   嗟夫!历万年沧海桑田,玉龙冰雪,陶冶丽江;数千年寒来暑往,纳西儿女,坚韧图强。绣壮美江山于天下,创辉煌文明在世间。大哉玉龙雪山,纳西灵魂栖居之处,郡人精神皈依之所!雪照长明珠,水映蓝梦幻[10]。灵秀玉龙,与天下名士成知音[11];秘境丽江,和大地旅人结情缘。丽江子民,修养生息,衣食住行,流泉清溪,全赖斯山!神山不言,倾其所有,默默奉献! 当今暖流浸淫,环宇巨变,玉龙少雪,神山憔悴!我心戚戚,我歌伤悲!祈愿三多显灵,保佑丽江,赐福纳人!虔愿白雪常在,青山长存!呼唤我同胞,护我玉龙,爱我神山!让“伯使乌鲁”之雪水,长葆丽江之灵魂;让玉龙雪山之精神,昂扬纳人之壮心。

   歌曰:

   纳西古国有神山,

   赐福丽江人。

   万年不化玉龙雪,

   滋润纳西魂。

   我吟玉龙白雪曲,

   祈福三多神。

   一腔痴念故土情,

   拳拳游子心。

   繁华弦歌绮丽中,

   莫忘为子孙。

   辛卯年(兔年)(2011年3月)

   载《丽江日报》“文化周刊”,2011,3,20

   [1] 玉龙雪山在纳西语中称为“伯使乌鲁”( bbe sheeq ngv lv)或“伯使吉乌鲁” (bbe sheeq jiq ngv lv),意为:“白沙银石(山)”或“白沙云银石(山)”。

   [2] 虎跳峡在纳西语里称为“阿昌国”(al cai goq).

   [3]相传纳西人的七个著名风流女(风之精灵)之一“阿昌伯堆咪”住在虎跳峡,因被迫出嫁而哀哀哭泣回望情人,被狂风卷到巨崖上化作石人,日日在高崖上作歌倾诉哀情。

   [4]相传玉龙雪山下的虎跳十八滩是金沙江姑娘的十八支歌所化成。

   [5] 丽江古有“花(华)马国”之称。

   [6] 玉龙雪山下的下虎跳峡岩壁上有崖画,是学术界所称的“金沙江崖画群”之一。在玉龙雪山脚下的大具乡拉尤村(小米地村)迤北,今年来发现了纳西木氏土司采汉白玉石之处和摩崖,上刻有“万历四三”4字。

   [7] 南诏王异牟寻,在唐德宗兴元元年(784)仿效中原内地的做法,在云南境内封五岳四渎,封点苍山为中岳,无量山为南岳,乌蒙山为东岳,高黎贡山为西岳,玉龙山为北岳;金沙江、澜沧江、黑惠江、怒江为四渎,并各建了神祠祭祀

   [8] 1253年,后来成为元世祖的蒙古太子忽必烈率领蒙古军队,跨革囊从丽江的奉科(今属玉龙县奉科乡)渡过金沙江南征大理国,在丽江时与纳西酋长、木氏土司的祖先麦良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忽必烈后来封玉龙雪山之神“三多”为“大圣雪石北岳定国安邦景帝”。

   [9] “白沙细乐”在纳西语中称为“伯使细里”(bbe sheeq xil lee),相传是“元人遗音”,民间普遍传说这一套乐曲是元世祖忽必烈南征大理时赠送给对他礼遇甚厚的纳西首领阿琮阿良(麦良)的蒙古宫廷音乐。另一种传说认为“白沙细乐”是纳西人本土的音乐。

   [10] 玉龙雪山今有蓝月谷等新景致。

   [11] 古往今来,玉龙雪山与天下诸多名士结了很深的情缘,留下佳话无数,如洛克想葬身于玉龙花海中的愿望;金岳霖慕名来丽江而一见玉龙雪峰就如小孩般欢呼雀跃,吓坏了送他的“马锅头”的佳话;沈从文写玉龙而中途怅然辍笔的故事;李霖灿万里寄白发埋于玉龙雪山;郭沫若写丽江玉龙长联而欣然向往一游;吴冠中到丽江月夜画玉龙等等。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玉龙雪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130.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