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勤国:揭开中国土地私有化的面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3 次 更新时间:2018-03-25 22:18:24

进入专题: 土地私有化  

孟勤国 (进入专栏)  

  

   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呼声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前达到了最高的分贝,许多学者在官方媒体上呼吁和预测中国改变现行的土地制度。虽然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决议重申了中国坚持集体所有、承包经营的土地基本制度,但多年的呼声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力,俨然成为社会的主流舆论之一。由于众多的学术精英赞成或认同土地私有化,而且土地私有化还被打扮成深化农村改革的代表,形成了谁反对土地私有化谁就是反对改革的气氛,土地私有化因而颇有人多势众、理直气壮之势,以至于中央负责农村工作的领导同志在2007年1月30日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只能委婉地说:“讲到实行土地私有化,我想在中国目前还看不到这个前景”[2]。

   参与土地私有化的争论的学者主要来自于经济学和社会学[3],也有一些法学学者[4]。土地制度是一个国家社会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基础,如果土地私有化成为现实,中国现行的法律尤其是民法必须推倒重来。从这个意义上,法学尤其是民法学不能不关注土地私有化的争论并作出独立的判断。当有人提出土地私有是民法的基础时,实质上已经挑起了民法的根本问题的争论。中国土地私有化是针对中国三农问题甚至是中国社会的所有矛盾提出的,本应是一个严谨的研究结论,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中国土地私有化,只是一种狂热的政治情绪,根本不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极其有害。

   一、土地私有化论者从未对现行土地制度作过理性的研究

   主张土地私有化者甚众,其中,陈志武和盛大林,一个是耶鲁大学的教授,一个是新浪专栏作者,很有公众影响力,应该也很有学问。他们的文章应该代表了土地私有化的水平,不是最高也应是接近最高。因此,不妨细读这两位的文章。陈志武在2005年10月财经杂志上《农村土地私有化的结果不会比现在更糟》是这样论证的:中国农村的根本问题是乡村社会的官权过剩,民间权力衰落,导致这种局面又是由于两方面原因:不受制约的行政权力、所有财产(包括土地)公有。因此,只能通过土地私有化“还产与民”,进而“还权与民”[5]。盛大林在2006年9月20日新浪财经专栏上的《农村土地到底该不该私有化》提出了土地私有化是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等六点理由。这两篇文章观点不可谓不鲜明,理由不可谓不多,尤其是扯上中国农村的一些消极现象,十分煽情。问题是,命题的证明不是煽情就能完成的。

   陈志武、盛大林看来非常憎恶现行土地制度。好恶是一种个人感情,可以不需要事实与理由,从尊重个人权利的角度,不能要求他们提供现行土地制度是万恶之源的证据。但是,他们是以科学研究的面目出现的,就必须提供他们对现行土地制度研究的过程和资料,以证明他们对现行土地制度的批判是理性和公允的。然而,他们并没有对现行土地制度的历史、现状作过完整的描述,也没对现行土地制度的功能和作用作过实证调查和统计,更没有对现行土地制度的利弊得失作过具体深入的分析和解释。不仅这两篇文章没有,所有能检索到的力主土地私有化的文章也没有。

   陈志武的文章用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标题《农村土地私有化的结果不会比现在更糟》,告诉人们中国现行土地制度已经糟糕到极点,可是,文章既没有糟糕的描述也没有糟糕的量度,这是典型的中国式诽谤。[6]当陈志武断言财产(包括土地)公有是中国农村根本问题的两大决定性原因时,人们没有看到任何的数据或实例,包括中国农村的根本问题是官权过剩,民间权力衰落,也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论据支撑的命题。为了掩饰论据的缺乏,陈志武以老家在湖南农村,哥哥弟弟仍在务农[7]证明自己言之不虚,而稍有逻辑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不是一个对观点有证明力的论据,因为陈志武的哥哥弟弟只是务农,什么都没说。值得注意的是,这位在湖南农村长大的海外精英居然不清楚中国农村的财产公有其实是指土地公有,并不是全部财产的公有。当盛大林断言许多打工农民认为责任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是限制农民个人自由的枷锁”时,人们同样没有看到任何的数据或实例,至于将农民很难真正脱离农村归咎于责任田,只能让人惊叹其天才的想象力[8]。基本可以肯定,这位敢于写土地专栏文章的国内精英没有到过农村,因为其讲述了村集体组织必须匀出一份土地给出生的孩子这样一个天方夜谭[9]。同样,已故的杨小凯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为土地私有化奔走呼号,他论述土地私有与宪政共和、农业现代化、公平与效益、按劳分配关系,就是不论述中国现行土地制度本身[10]。

   对现行土地制度不作科学研究甚至不知道普通中国人都知道的农村情况,就凭着浮光掠影的印象全面否定现行土地制度,这是政客的行径而不是学者对真理和正义的探索。土地私有化涉及的不是医疗、教育改革那样的问题,十年前的医疗、教育改革在百姓身上留下了很深的创伤,但这种创伤可以随着改革的改革慢慢平复,而土地私有化动的是九亿农民的饭碗,是十三亿中国人安居乐业的根基,绝不能试错。一旦错了就是覆水难收,中华民族可能要付出混乱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灾难性代价作为纠错的成本。回首中国辛亥革命后二十多年军阀混战的苦难历史,应该知道,让旧官僚充当革命的首脑是代价何等之大的革命方案。因此,要想在中国推行土地私有化,应当首先证明现行土地制度具有无可救治的缺陷或者虽可救治但成本过大不如改为土地私有。同时,还应当证明土地私有是唯一的能解决现行土地制度存在问题的最合适的替代方案[11]。证明得如何是水平问题,最差的证明仍不失为探索;证不证明是态度问题,是探索和攻击的分界线。因此,在土地私有化论者没有开始上述证明之前,中国土地私有化只能是一个居心叵测、蛊惑人心的政治口号,与科学和真理没有任何关系。

   二、所谓中国土地私有化的好处全部来自于想象和虚构

   宣讲土地私有化的好处几乎是所有土地私有化文章的中心任务,他们不论证土地私有化有无可能产生他们说的那些好处,也不论证这些好处的实现是否需要相应的条件和过程,他们就像搞传销的喋喋不休传销发财那样反复宣讲土地私有化可以带来的好处,只要是中国农村存在的问题,不论是政治民主方面还是经济民生方面,甚至是自然环境方面,土地私有化都可以迎刃而解。陈志武宣称土地私有化能使农民富有[12]、发挥农民自然责任感[13]、消除官员腐败[14]。盛大林宣称土地私有化不仅保护农民利益[15],而且避免土壤板结[16],抑制人口增长[17]等等。杨小凯画的饼比陈志武、盛大林更大,不仅卖地使农民成为有钱人[18],而且减少社会纠纷,安定社会,稳定地方财政[19],一派吹牛不上税的架式。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有很多一直困扰以后还会困扰的社会问题和自然问题,尤其是三农问题,一直是中国发展的瓶颈。土地私有化论者知道中国的政府和百姓为啥着急,渴望什么,就专拣着这些事儿挂上土地私有化吸引眼球。是的,如果土地私有化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还有什么理由不搞土地私有化?正如传销如果一定能让人住进别墅坐上宝马,还有什么理由不加入传销队伍?

   可惜的是,这些好处都是信口胡吹而来的。以土地私有化让农民富裕――这是土地私有化最蛊惑人心的好处为例,他们是这样说的:土地私有了,农民就可以将自己的土地卖掉,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进城创业和定居[20]。这些很激动人心,九亿农民谁不赶紧卖掉土地进城谁就是傻子。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发疯,我们一定会发生疑问:什么叫可观的收入?中国农民人均只有2亩土地,这两亩土地能卖出进城创业和定居的第一桶金吗?城市的商品房一平米数千元,城市的吃穿住行没有不花钱的,城市的学校、医院是认人民币的,2亩土地换来的金[21]也就是支持农民到城市创流浪之业、定乞丐之居,土地卖给房地产商是另一种算法[22],但中国能有多少土地可以转为建设用地的?18亿亩土地是中国人吃饱饭的底线,而中国现有的土地不过18.3亿亩,任何一个需要吃饭的中国人,都不妨算一算有机会将土地卖给房地产商的农民占九亿农民的多少分之几?如果这也算是解决农民贫困之道,彩票应该是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第一手段。卖地是他们为农民开出的唯一的致富之道,但他们从来不计算卖地的收益和农民的生存成本,他们多是经济学家,据说杨小凯在数理经济上的成就很受西方人的青睐,怎么就在这个问题上马虎了数字的概念呢?又如农业集约经营、规模经营——这也是土地私有化蛊惑人心的主要好处,他们是这样说的:土地私有化了,有能力种地的人就可以买很多的地,搞现代化大农场,提高土地的产出能力,就像美国那样。这很诱人,但仔细一想,美国的国土面积和中国差不多,但人口不到中国的四分之一,而且,美国有耕地29.6亿亩,一半以上在平原,占世界耕地的13%,农村人口只有600万,美国的耕地数量、质量和农村劳动力人均占有量远非中国能比,中国能学得来美国的农业生产模式吗?要知道答案,不妨读一下李昌平提供的数据[23]。另外,还有什么消除腐败、避免土壤板结之类的好处,东拉西扯,没有一个与土地私有化有内在逻辑联系,都是一些能蒙就蒙的脑筋急转弯似的东西。

   他们经常拿普适性为自己壮胆……陈志武以一个反问句完成土地私有具有普适性的证明[24],盛大林则以土地公有的国家农业都落后证明了土地私有的普适性[25]。他们似乎忘了中国有过几千年的私有制历史。在几千年中,中国的农民并没有陈志武憧憬的更富有,也没有陈志武崇拜的自然责任感,而且陈志武似乎没听说誉满全球的明清腐败,也没读过《国富论》——亚当•斯密在清朝的盛世年间看到了当时世界上最贫困之一的中国[26]。他们似乎也忘了当今世界上很多土地私有的国家的农业相当落后,农民相当贫困[27]。但我们没忘,所以我们知道土地私有不一定能使农业发达,农民富裕,知道土地私有其实与一个国家的发达没什么必然的联系。以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证明西方国家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是当今中国犬儒学者的学术范式[28]。然而,这里有一个逻辑上的疑问:西方发达国家的成功真的是得益于土地私有?为什么不是因为科学技术的进步或者殖民战争的掠夺?中国的农业是比较落后,但只要不带偏见,都能注意到中国正是在公有制条件下通过改革开放结束了普遍的贫穷,接近人类四分之一的人们在土地公有制上的成功实践,怎么就不如总和不过十亿人的西方发达国家的私有制实践?

   迷信可以产生幻觉,这也许正是土地私有化论者想象出那么多中国土地私有化好处的原因。我们无法了解他们为何如此迷信土地私有化,只有杨小凯似乎透露了一点秘密,那就是他读了一本有关英国历史的书[29],他在这本书中印证了自己早年浮在脑海中关于私有财产权是宪政共和基础的印象,从而找到了开启西方式民主的钥匙。看来,是杨小凯对中国能否实行西方式民主的浓厚兴趣促使他无条件地迷信上了土地私有化。在社会科学中,无数的学者申明自己的观点不受政治的影响,但事实上,我们很少能见到真正超越意识形态的研究。相反,我们随时随处都能见到政治偏好强烈的论述。中国土地私有化与其说是学术,不如说是谋术。不能不佩服的是,知道了点英国的东西就敢給中国开解决农村问题的药方,就像读了点兵书就敢统领四十万赵兵出征的赵括,不愧为文人胆大。

   三、中国土地私有化是一个对中华民族极不负责的闹剧

   从杨小凯1995年公开兜售土地私有化开始,土地私有化已经喧哗了十多年,奇怪的是,土地私有化至今没有如何实行土地私有化的执行方案。土地私有化论者无一不是精英,不存在因为低能而拿不出一个执行方案的问题;土地私有化什么样的大话都说了,也不存在因为谦虚谨慎而暂时不决定执行方案的问题。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任何土地私有化的执行方案都没法见人,没有执行方案,凭借着精英光环和巧言令色,土地私有化颇有一些迷惑人的姿色,一旦端出执行方案,土地私有化就会露出让善良人们恐惧的青面獠牙。因为,任何土地私有化方案,都回避不了以下几个可以将中国土地私有化本质一览无遗的主要问题。

首先是怎么实行土地私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孟勤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土地私有化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0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