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的荣耀——《法国民法典》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8 次 更新时间:2018-03-23 08:32:54

陈良  

拿破仑的荣耀——《法国民法典

  

   1815年10月15日,经过两个多月航行的一艘英国轮船终于靠近目的地——圣赫勒拿岛。拿破仑站在船头眺望,海岸上笔陡的悬岩直插云天,嶙峋巨石光怪离陆,呈现出一片荒凉的景象。这情景,令他倍感凄凉。他蓦然回想起35年前(学生时代)曾在笔记本上写过“圣赫勒拿”的名字,没想到这个大西洋上小岛竟成为自己最终归宿之地。一年之前,被流放到地中海上厄尔巴岛时,他并没有气馁绝望;后来他果然逃出小岛,重返巴黎夺回皇位。但这次兵败滑铁卢,他却深感无力回天,再也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困在这座小岛度过余生。

   的确,拿破仑从那以后再没有离开过圣赫勒拿岛。囚禁在荒岛,他感到落寞而不孤单,毕竟有忠实的部属贝特郎、蒙托隆、拉斯加斯和古尔戈等人跟随陪伴。虽然他已沦为囚徒,但在这些部属眼里他仍是旷世无双的英雄。一次,这些部属当着拿破仑的面盛赞其军事天才,说他将与亚历山大、恺撒媲美并流芳百世;拿破仑则淡然笑道:“我真正的光荣,并不非打了四十多次胜仗,滑铁卢一战就让所有战绩一笔勾销。但有一样东西是不会被人忘记的,它将永垂不朽,那就是我的《民法典》。”

        1799年11月9日,一个多雾的早晨,巴黎的一条街道上车水马龙,不少军官乘车或骑马进入拿破仑将军的府邸。这些军官大都与拿破仑一起征战意大利、埃及,对他忠心耿耿。客厅容不下这么多人,拿破仑就把军官们引进后花园,他们一边踱步,一边交谈,商讨对策,如何随机应变。军官们脸色凝重,显得焦虑紧张;拿破仑淡定从容,坚信这次行动必定成功。

   一个月前,拿破仑一行从埃及返回法国,在弗里尼斯小镇附近登陆。从小镇到巴黎,拿破仑一路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人民群众之所以拥戴拿破仑,既是因为他能征善战捍卫法国尊严,也是因为他们对现实感到失望与不满。大革命过去了十年,督政府统治了八年,法国仍未走出混乱的局面。城镇贫苦群众认为,督政府腐败无能,无法让民众摆脱饥寒交迫的困境;军队官兵认为,督政府是由一群可疑的分子组成,不能保障军队的基本供应;多数有产阶级认为,督政府关于恢复贸易、发展工业的美好计划只是纸上谈兵,因为缺乏稳固的秩序作保证。社会混乱无序,国家大政似乎停摆了,五个督政官本应倾心治国理政,却热衷于密谋,各自打着小算盘。

   抵达巴黎后,各界名流纷纷造访拿破仑的府邸,有意向他靠拢。嗅觉灵敏而圆滑的督政官塔列郎来了,主动向拿破仑出谋划策,煽动他发动政变推翻自己所供职的督政府。惯于玩弄阴谋的督政府警察总监富歇也来了,他竭力为拿破仑效劳,以期在未来政权中留任原职。洞悉时局的拿破仑意识到,稳定社会秩序,巩固大革命成果,建立强有力的政权,乃是各阶层的共同愿望。于是他决定顺势而为,秘密谋划,果断行动。

   信使前来报告,一切按照计划在进行。元老院和五百人院在杜伊勒里宫开会,一位议员突然散布有一个“雅各宾派阴谋”危及共和国安全的消息,于是拿破仑的弟弟吕西安(五百人院议长)及其同谋向两院提议,为了对付“叛乱”,任命拿破仑为巴黎卫戍司令。委任状送来了,拿破仑与追随者赶到杜伊勒里宫,迫使五位督政官辞职,首都局势随即被拿破仑所掌握。

   次日,两院在圣克鲁宫开会,拿破仑派兵包围了会场。当拿破仑走进五百人院会议厅的时候,一些议员喊叫:“打倒暴君!打倒独裁者!立即宣布他不受法律保护!”有些雅各宾党人冲过去扑打拿破仑,掷弹兵奋力护卫,双方推搡扭打,呼喊咒骂,一片混乱。吕西安是会议的主持人,他不仅拒绝对“立即宣布拿破仑不受法律保护”予以表决,而且指斥围攻拿破仑的议员为暴徒。吕西安、拿破仑发出强硬的讲话,缪拉将军见机行事,下令把所有的“暴徒”赶出会场。刺刀出鞘,咄咄逼人,那些反对派议员有的被拉了出去,有的越窗或夺门而逃。接下来,五百人院通过了将国家权力交给以拿破仑为首的三位临时执政及解散议会的决定。随后,吕西安上楼去了元老院的会场,大肆渲染哥哥遭到雅各宾党的殴打,劝诱惊慌失措的元老院议员站到拿破仑这一边。时值深夜,在烛光幽暗的大厅,元老院未经讨论就通过任命三位临时执政的决定。

   凌晨二时,在鼓乐声中,拿破仑、西哀士、杜科等三位临时执政宣誓就职。于是,“雾月政变”以拿破仑完胜而告终,法国从此进入拿破仑时代。

        督政府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国内百业凋敝,盗贼横行,民不聊生;国外列强充满敌意,反法联盟虎视眈眈,严重危及共和国安全。作为第一执政,拿破仑现在可以担当扭转乾坤的角色,不必为争夺地位而奋战。要使法国走出困境,必须寻找最合适的出口或着力点。

   拿破仑意识到,当下的一切混乱,都是由于没有法律所造成的。直到大革命爆发,法国一直没有完整的法律体系。“太阳王”路易十四有句名言“朕即法律”,他所缔造的盛世不仅是“人治”的结晶,而且也埋下衰败的祸根。大革命的胜利者允诺并着手制定统一的法律体系,但由于种种原因草案四度拟订都没有成果。在政变成功当晚,拿破仑就任命一个委员会起草法典,这是他掌权后的第一项举措。

   雾月政变一个月后,拿破仑又重新洗牌,德高望重的西哀士被选为元老院议长,退出了权力核心,拿破仑与康巴塞雷斯、勒布仑成为新的三位执政。拿破仑任命第二执政、大法学家康巴塞雷斯牵头,由特隆谢、波塔利斯、普雷阿梅纳和马尔维尔四位法学家组成委员会,着手起草《民法典》。特隆谢年过八旬,精神矍铄,逻辑严谨,拿破仑对他和其他三位起草人都非常尊敬。拿破仑不设置条条框框,只要求法典必须管用并且公正。几位法学家殚精竭虑,夜以继日劳作,四个月内完成《民法典》草案。

   拿破仑决定,将草案提交参政院讨论。参政院要员是由拿破仑挑选的,其中有担任内政部长的大数学家拉普拉斯,有官员兼记者罗德雷,也有保王党分子和雅各宾党人。在参政院里,大家坐在一起讨论,都拥有一个身份——公民。所有公民平起平坐,畅所欲言发表意见,因为这场合只讲究理性。拿破仑有大量军政要务处理,但他尽可能抽空参与并主持法典草案的审议,所以这些会议往往要到晚上九点开始。

   拿破仑早年勤奋好学,涉猎多种学科,熟悉古罗马法典。他洞悉人性,思维缜密,时常就草案提出精辟独到的意见。当他发现与会者只是附和他的发言而充当应声虫时,他会提醒并请求大家遵守议事规则:“先生们,你们来这里参加会议,并不是来赞成我的意见,而是来发表你们的看法。你们这么做了,我可以将你们的观点与我的进行比较,确定哪个看法更好。”到了深夜,与会者极其疲惫,有的竟然睡着了。拿破仑叫人摇醒睡者,高声喊道:“公民们,我们得提起精神,现在才两点钟。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薪俸。”他是与会者中最年轻的,正当而立之年,精力最为旺盛。

   在18个月时间里,拿破仑以高度责任感和务实态度主持了35次会议,对法典草案进行了逐条审议。每当会议记录送交他审阅,他并不在意自己的意见,而是注重集思广益,他多次强调:“重要的是要详尽精确地记下这些法学泰斗的意见,因为他们的话语更有分量,而我们军人和有钱人所想的,并没有什么价值。我就是我,绝不能硬充高明。”

   法典草案经过参政院的仔细审查,又提交各法院广泛征求意见。1803年3月,立法院通过法典。1804年3月21日,经议会表决通过及拿破仑签署,这部《法国民法典》正式付诸实施。1807年改称为《拿破仑法典》,1816年又改称为《民法典》,1852年再度改称为《拿破仑法典》。从1870年后,习惯称之为《民法典》。

   拿破仑有一句名言:“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有力量,那就是刀剑和思想。从长远看,刀剑最终要被思想所征服。”作为当时最杰出的军事天才,拿破仑挥舞刀剑横扫千军,让欧洲各国闻风丧胆。但他并不迷信刀剑,而是把它当作两种力量之一予以重视。正是由于相信思想的力量大于刀剑,使他在致力于秩序与和平上要比从事战争与征服更为坚决更有耐心。以他名字命名的法典,就是他留给法国和人类最宝贵的精神遗产。

   两个世纪以来,《拿破仑法典》几经修改,至今仍是法国现行的法律。拿破仑以武力征服过许多国家,把他的法典带给那些国家,使当地人民摆脱封建桎梏,对那些国家后来的立法也产生了很大影响。比如,卢森堡和比利时至今仍然把它作为自己的法典使用,一些法国的前殖民地也在使用这部法典。同时,很多国家在制定本国的民法典时是以这部法典为蓝本或参考。如丹麦和希腊的民法典就是以它为蓝本制定的,而德国、瑞士、葡萄牙、巴西等国的民法典明显受到了《拿破仑法典》的影响。在经济领域,《拿破仑法典》以其重视合法保障的契约自由、承认汇票和其他商业票据,以及对合股企业的安排处置,从而成为世界通用模式。

   《拿破仑法典》之所以能在全世界广泛传播、吸纳与施行,最根本原因在于它汲取了法国启蒙运动的思想内涵和法国大革命所倡导的基本原则。具体地说,这部法典体现了自由与平等原则、所有权原则和契约自治原则。在拿破仑的指导下,睿智而理性的法学家们将这些原则加以整理提炼,并细化到社会生活领域之中,从而创立一部完整的法典,并使之成为一套崇尚人权的新体制。在这个体制下,没有世袭贵族,所有子女将平等地继承父母遗产;所有的父母都有养育子女的法律责任。在法律面前,所有人一律平等,人人可以在政府注册结婚,也可以解除婚姻。这部法典比刀剑更有威力,它彻底动摇了欧洲大陆的封建秩序,促进了各国资本主义的萌生与发展。

   毫无疑问,拿破仑堪称一代伟人,但也有其局限性,尤其是称帝之后,实行独裁统治,做了些不得人心的事情。中外历史上出现过无数封建王朝,几乎有所王朝都无法摆脱治乱兴衰的宿命,究其原因无非是封建帝王注重打天下坐天下,而忽视民众权利与法治建设,即便频繁改朝换代,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哪怕你开拓疆土再多,也不能给民众带来尊严与幸福;哪怕你盛极一时,也终究走不出周期性的迷局。而拿破仑主持制定的《民法典》,不仅崇尚并保障公民的权益,而且为人类走向文明进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所以,仅仅凭借这一部法典,就足以让拿破仑永垂不朽,并傲视所有声名显赫的帝王。

  

—原载2018年第2期《文史天地》杂志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004.html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杂志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