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哲:智慧的本体与本体的智慧

——人工智能时代的元问题及人类未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86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16:01:12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何哲  

  

   摘要:当前人类已经逐渐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人类在创造人工智能的同时,也不断重新认识人工智能与人类自己。最终人类面对的是,如何界定智慧和人类本身的问题。自上世纪中后期以来,不断发展的新的信息技术,在改变人类社会的同时,也不断改变人类对社会与自身的根本认识。网络,让人类重新理解什么是社会存在;大数据,让人类重新思考理解世界的本质;而人工智能则让人类重新面对什么是智慧本身这一元问题。人因为智慧而成为人类,但是人类对于高级智慧的产生和构建则依然知之甚少。人类在不断发展人工智能的同时,也在一步一步迈进解构与理解智慧的过程。本文认为,人工智能目前发展的趋势极为迅速,但是未来的道路依然漫长,人工智能的发展最终是要回答什么是智慧本身也就是智慧本体的问题。最终,人类将通过研究智慧本身而获得对世界本质的新的理解,并进入新的文明阶段。

  

   关键词:人工智能;本体;元问题;人类未来

  

   作者简介:何哲(男,1982-)陕西西安人,博士,现为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秘书长,研究方向包括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国家发展战略等。

  

   本世纪以来,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已经切实让人类逐渐完成了几千年来的梦想,制造出类人的具有智慧的物体,人类已经逐渐进入到人工智能时代。然而,越走进人工智能,人类也越来越近的面对一个终极问题,即什么是智慧,隐藏在智慧背后的,或者称之为智慧的本体,到底是什么?尽管,人类飞速发展的技术,制造出在具体领域甚至远超人类的智慧体,但是,人类对于什么是智慧这一问题,依然知之不多。而目前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不断满足人类功能需求的同时,却让人类对智慧本身越来越困惑。本文从这一问题入手,来探寻三个层面的问题:1)人类信息技术的发展是如何一步一步改变人类对世界的认识?2)人工智能技术所产生的智慧本体问题应该如何认识?3)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后的人类社会究竟会如何?

  

   一、世界的本体问题

  

   本体这个词,顾名思义,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或者事物的源头,或者事物的本质。中文中的本体一词首见于西晋司马彪《庄子注·骈拇》:“性,人之本体也”。南宋朱熹认为:“天道者,天理自然之本体”。种种论述,不一而足。整体而言,本体就是指世界的根源和真实的状态[[1]]。自古而来,中国传统哲学对世界本源的叙述有了种种演变。其内在意义暂且不细细分辨,从名相概念上则包括:宇宙论、要素论、道论、性论、理论、心论、空论、因缘论、识论等等。

  

   宇宙论是原始道家的观点,认为,天地万物,古往今来,共同构成完整的宇宙。《文子﹒自然》称:“古往今来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宇宙一词,就构成了现存古今四方的一切存在的集合。在原始道家的观点中,万物统一,宇宙,既是万物的总和,也是万物的本质。《文始真经》中的第一篇《宇篇》亦称“无一物非天,无一物非命,无一物非神,无一物非元”,所以宇宙本身就意味着万物的本质。

  

   道论是原始道家宇宙论的另一种形式,将宇宙论进一步抽象化,则形成了万物的普遍本质“道”。《道德经》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此理。此后,中国传统文化,普遍将最高抽象的道看做万物的本质。

  

   要素论同样来自于传统道家,道是最高的存在,而在具体万物的构成上,则是由各种要素构成的。简而言之,有炁论、五行论、四大论等。炁论认为,炁是道的化身,万物由炁构成。五行论则认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构成了万物。而四大论来源于佛教,认为地、水、风、火是万物的构成要素。由于佛法起源于印度,光大于中华,汉唐即已充分融合进中华文化,因此也被认为是中华文化体系的核心观念。

  

   性论则是儒家的观点。认为,天地万物的本质,来自于“性”。故《中庸》开篇有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里将性放置道前,承认道的是万物本质的同时,认为比道更为抽象和本质的则是性。《中庸》二十二篇谓:“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认为,天地、人、万物都有其性,但其性本通,“尽其性”的意思既有主观上的参透明晓的意思,也有客观上的抵达尽头的意思。因此,早期儒家将性视为万物的本质。

  

   理论是以程颢、程颐兄弟、朱熹为代表的宋明儒学——理学的观点。程氏兄弟将万物的本质进一步总结为理。认为理高于炁,大道无形,显而为理。,“理者,实也,本也”(。《二程遗书·明道先生语一》。认为,人之修行,要“存天理,灭人欲”。

  

   心论则是明清以来陆王心学所提出的。认为,世界万物,本质在于心,心生万物。陆九渊认为“宇宙便是吾心,吾心便是宇宙”(《陆九渊集》卷二十二)。王阳明认为“夫物理不外于吾心,外吾心而求物理,无物理矣””(《传习录﹒知行合一》)。

  

   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历经千余年,与原生本土交相融合,形成了中华文化的核心主干之一,对整个中华文化的形成有极为重要的塑造作用。其中在本体论世界观上,亦深远的影响了后世。上述的要素论、理学、心学等,都同时受到了佛道两家的深刻影响。

  

   佛家同样分为不同流派,不同流派对于世界的本质并没有实质的区别,然而具体的侧重点不同,表述的名相也有不同。重点包括空论,因缘论,识论等。空论是最广为人知的观点,认为,世界的本质是“空”,但是佛家的“空”不是通常认为的没有,而是“无常”。万事万物没有不变的,随时随刻都在不断的转化。因此,而这种变化背后的是本体的不变,而这种本体,本质上也是在变化的,佛法勉强将其称之为空。这种看似矛盾,非空非有,非变非不变的,佛法称之为中论。类似于,道家所称的“道可道,非常道”。

  

   因缘论或者称为缘起论,则是在佛法在具体事物的本质的认识。因为万物本性为空,而在具体事物形成上,则是由地火风水四大因缘和合而来的。不仅万物,人与人类社会也是由于因缘和合而来。

  

   识论则是佛家唯识派的观点,从人的主观出发,将各种观念意识划分为八识,最后的识是阿赖耶识,认为万事万物都是阿赖耶识的转变。

  

   以上大体阐述了中华文明体系中对于世界本质的认识,对于上述的观点的分歧和异同,已经不是本文能够阐述清楚的,其中微妙之处,往往也不是文字能够表述清楚,这里只是做学理上的梳理。

  

   对于西方的科学哲学体系而言,同样经历了与中华体系类似的思考与结果。大体而言,也包括如下几种,要素论、理念论、数论、神论、物质论、二元论、存在论等。

  

   所谓要素论,则是古希腊时代早期先哲的观点,认为世界是气、火、水等要素构成的,类似于中华体系的五行和佛教的四大等观点,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也属于要素论的范畴。而理念论,则由柏拉图提出,认为理念是世界的本体,一切万物都是现有理念然后再有实体。数论则由毕达哥拉斯学派提出,认为数是一切的本源。数论的观点在长达千年的历史中不为人所重视,直到当代科学的发展,乃至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数论的观点才重新被深刻认识。

  

   进入公元后,欧洲则由基督教哲学所主宰,神论则是基督教哲学对世界本源的观点,认为上帝是一切世界的本源与本体,与上帝创世说一致,典型代表人物是奥古斯丁。物质论是近代唯物主义的观点,也是人类近代科学发展的产物,经马克思主义作家的传播,成为一种主流。认为,世界的本源是物质,而物质则是一种“客观实在”。二元论则是对以往观点的中立总结,认为世界同时由物质与精神组成客观世界与主观世界。进入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后,现代哲学逐渐将物质的本源统一于存在,典型的代表是尼采与海德格尔等人。

  

   以上是从哲学体系的角度来阐述了东西方不同时期对世界本体问题的观点。在世界的本体思考之上,同样东西方也对人的本质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大体而言,有天人一体说、神创说、因缘说、二元说、社会关系说、智慧说等。天人一体则来自于中国传统道家,认为人是天地的产物,人身的格局亦如同天地一般,清气上升为神,浊气下沉为欲,人身就是宇宙的样子,人的本体就是宇宙的本体,如道,如性等。其后儒家吸收了这种观点,将其改造为天人感应说,认为人的行为特别是君王的行为应该符合天地的规范,人有德有仁,天地就会风调雨顺。欧洲的神创说认为人是上帝按照自己的模样塑造的,人的本质就是上帝的影子和子民,人应该履行对神的承诺,传播神的福音并且重返神的国度。佛教世界分有情无情,有情众生又分为:天人、阿修罗、人、畜生、恶鬼、地狱六道。由于因缘业力不同,众生在六道中往复循环,落于人道的就是人,其中人道有善有恶,有苦有乐,是六道中的中道。二元说则是从人的善与恶的本性交织的特点来分析,认为人生来既有良善光明的一面,亦有邪恶黑暗的一面,良善的一面是灵魂、智慧、光明、神性的代表,邪恶的一面是身体愚昧、欲望和兽性的代表,这种二元观在道家(阴阳)、儒家(善恶)、佛家(佛魔)、基督教(天使魔鬼)、以及后世的心理学如弗洛伊德、荣格等都有深刻的体现。马克思主义则从人的社会关系出发,认为,人之所以是人,因为人通过劳动的组织,结成社会关系,人的社会性是人的本质属性,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智慧说则是从人的高度的自主能动的主观能力来分析的,并得到了科学的支持,自古希腊开始,就认为智慧是人的根本属性,普罗泰戈拉著名的名言,“人是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马克思主义也认为,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是人类的任务与目的。科学的发展,使得对人的物质身体的探索越来越深入,对于身体的构造,骨骼的结构,血液的循环乃至器官和细胞的功能,人类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破除了对人体本身的种种迷信。但是对于什么是智慧本身,却依然不清楚其生成的机制与来源。因此,科学的发展,使得越来越肯定智慧是人的根本属性的同时,也越来越使得智慧是什么,成为人类的根本困惑。

  

以上从东西方的角度,纵览了人类对世界与人的本质的不断认识的发展,可以看出三个根本性的规律:1)无论什么时代,人类自始至终从未放弃和改变对世界与人类本质的根本性认识的努力;2)时代的进步与社会与科学的发展,使得人类对于本质问题的认识在不断的变化之中;3)在新的时代,人类伴随着新的技术与认知革命,越来越接近于揭开本质问题的最终回答。(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0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