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平:网络诽谤案件中“通知—移除”规则的合宪性调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 次 更新时间:2018-03-20 15:47:06

进入专题: 网络诽谤   言论自由   监督权  

郑海平  

  

   内容摘要:我国现行《侵权责任法》第36条所确立的“通知-移除”规则在适用于网络诽谤案件时,容易对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监督权造成侵害。主要原因在于,在此种规则之下,网络平台提供者为了避免承担责任,往往倾向于对网络用户的言论进行过度审查,导致许多从法律上来看并不一定构成诽谤的言论也被移除。本文主张,虽然我国目前尚未建立比较完善的违宪审查机制,但国家立法和司法机关依然应该尝试通过其他途径对“通知-移除”规则进行合宪性调控:在第36条尚未修改的情况下,法院在网络诽谤案件中适用该项规则时,应当对其对其中的一些关键内容(比如“实施侵权行为”、“知道”、“必要措施”等)进行合宪性解释;同时,立法机关也应该对现行“通知-移除”规则加以修改或补充,以便使其更加符合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和监督权的意旨。

  

   关键词:网络诽谤   “通知—移除”规则   言论自由  监督权  合宪性解释

  

   郑海平,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一、问题的提出

  

   假设有人利用网络平台(例如新浪微博或搜狐博客)发布了有损他人权益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等),该网络平台的提供者是否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对于这一问题,我国现行《侵权责任法》第36条(以下简称“第36条”)第2款和第3款做了一些规定。依据该条第2款,“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同条第3款则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在2014年颁布的《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2014年《规定》”)[1]中则包含对第36条的一些解释。为了行文方便,本文将第36条第2款、第3款,以及相关司法解释所确立的规则统称为“通知-移除”规则。[2]

  

   虽然立法机关在制定此规则时的初衷应该是很好的(主要是为了在网络环境下有效地保护公民和法人的正当权益),[3]但该规则在适用于网络诽谤案件时,却可能侵害公民依据宪法而享有的言论自由和监督权。[4]对于这一问题,法学界已经有所认识。例如,有学者指出,第36条在立法理念方面存在着“只倾向于民事权利保护,无视表达自由保护”的缺陷。[5]还有学者指出,在第36条所确立的规则之下,网络服务提供者 “为逃避过重的注意义务负担,有理由倾向于采取宽松的审查机制来处理涉嫌侵权的信息,以免除自身的侵权责任”,而这种简单化的做法则会造成“对言论自由的侵害”。[6] 不过,迄今还很少有学者结合具体的案件来讨论“通知-移除”规则可能对言论自由造成的限制,也很少有关于这种限制是否合宪的讨论。

  

   本文拟结合我国法院在近年来做出的45份裁判文书而考察“通知-移除”规则在适用于网络诽谤案件时的情况,分析其可能对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监督权造成的限制,以及此种限制是否符合宪法,并提出一些具体的合宪性调控路径。本文主张:在第36条尚未修改的情况下,法院在网络诽谤案件中解释和适用“通知-移除”规则时,应当对其进行合宪性解释,以避免对公民的言论自由等权利造成过分的侵害;同时,立法机关也应该及时对现行“通知-移除”规则加以修改,以便使其更加符合宪法的意旨。

  

   需要说明的是,“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概念非常复杂,可能包括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网络内容提供者、网络技术提供者以及综合性网络服务提供者等不同类别。[7] 第36条虽然使用了“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概念,但却没有对其做出界定。从实际情况来看,第36条第2款、第3款所规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主要是指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也就是为网络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和传播平台的互联网企业。[8] 为了行文方便,本文中一般将此类网络服务提供者称为“平台提供者”。

  

   二、“通知-移除”规则在网络诽谤案件中的适用情况

  

   为了充分了解“通知-移除”规则在网络诽谤案件中的适用情况,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做了一些简单检索。在该网站的“全文检索”栏中输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以“名誉权”为关键词,共找到2014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间的43份裁判文书。在其它条件相同而将全文搜索词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的情况下,共找到7份裁判文书。剔除重复或不符合条件的裁判文书之后,共有与本文论题直接相关的裁判文书45份。虽然这样的简单检索可能不足以涵盖所有适用了“通知-移除”规则的网络诽谤案件,但通过这样一种相对中立、客观的检索方法而得出的结果,应该说还是有一定代表性的,也基本能够满足本文的研究需要。

  

   本部分将以这45份裁判文书为样本而分析“通知-移除”规则在网络诽谤案件中的适用情况。限于篇幅,这里不可能逐一介绍这些裁判文书,而只能在对整体情况加以概述之后选取六个有代表性的案件来分析法院在处理相关问题时的思路。为了方便后文的论证,这里介绍得较为详细的六个案例,大部分都与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监督权有较强的相关性。这些案件中涉及的宪法问题,将会在本文后面部分得到进一步讨论。

  

   (一)总体情况概述

  

   样本所包含的45个案件,可以从不同角度进行分类。这里将从案件基本事实、判决结果,以及判决理由这三个角度对这些案件进行归类,以求尽可能全面地展现“通知-移除”规则在适用于诽谤案件时的情况。

  

   从案件的基本事实来看,以被侵权人[9]是否向平台提供者发通知为标准,可以将这些案件分为两大类,而后可以根据平台提供者是否以及在何时采取移除措施等因素将这些案件进一步分类。[10] 至于判决结果,则无非是平台提供者需要承担侵权责任(“有责”)和无需承担责任(“无责”)两种。[11] 综合案件事实和判决结果,可以通过下面这个表格来展示不同情境下的案件数量的分布情况:

  

  

  

   综上可知,从案件基本事实来看,在样本所涵盖的45个案件中,仅仅有4个案件中平台提供者在收到起诉书之后依然拒绝移除涉嫌诽谤的内容。也就是说,大部分案件中,平台提供者都在收到起诉书之前或者之后移除了相关内容。从判决结果的角度来看,大约2/3的案件中平台提供者无需承担法律责任。

  

   如果进一步考察每个案件中法院给出的主要的判决理由,则可以将这45个案件分为六类,每一类的案件数量分布如下:

  

  

  

   为了进一步展示“通知-移除”规则在网络诽谤案件中的运作细节,下面将简要介绍样本中的六个真实的案件。这些案件在具体细节上有许多差别,但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涉及基层公务人员(简称“官员”)违法乱纪、贪污腐败的传言。之所以选择这六个案件,一是因为它们代表了六种不同的判决思路,二是因为它们都涉及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监督权,与本文的论题紧密相关。

  

   (二)平台提供者需要承担侵权责任的情形

  

   从样本中的案例来看,平台提供者需要承担侵权责任的,主要有三种情形。第一种情况是,被侵权人发出了通知,但平台提供者未能及时移除相关内容,法院认定被告需要承担责任。例如,在唐昭霖诉北京华网汇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案(以下简称“唐昭霖案”)中,有网络用户在被告华网汇通公司所经营的中华网中华论坛上发表了一封举报信,声称当时参与京福高铁建设的某项目部经理唐昭霖曾参与倒卖工程、非法获利,非法转包、分包,输送利益给监管部门领导等违法违纪行为。在知悉这一网络文章后,唐昭霖委托律师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要求被告删除该文章。但被告并未立即回应。直到后来原告起诉之后,被告才删除该文章。法院认为,被告在收到原告的通知后未能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应该承担赔偿责任。[12]

  

   第二种情况是,被侵权人发出了有效通知,平台提供者虽然及时移除了一部分涉嫌诽谤的内容,但移除得不够彻底。例如,在于长水诉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以下简称“于长水案”)中,有网络用户在天涯社区网站上发布了题为《实名举报沂南县辛集镇党委书记于长水违法乱纪、罪恶滔天》的帖子,声称于长水是“贪官污吏”,是“沂南县最腐败、最不作为、最没教养的地方官”;另有帖子则列举了于长水的一系列腐败行为,包括贪污公款、私设监狱非法拘禁他人等。在知悉这些帖子之后,于长水便委托律师向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天涯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在收到律师函后,天涯网站的管理人员删除了律师函中载明的帖子。但不久之后,又有网络用户在天涯社区网站上发布了含有类似内容的帖子。于长水遂以天涯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法院认为:本案中,网民在天涯社区网站所发布的相关文章损害了于长水的名誉,被告天涯公司在收到原告律师发出的律师函后,“虽删除、屏蔽了部分关于于长水负面内容的文章,但未能采取措施彻底消除侮辱、诽谤原告于长水的文章信息”,所以“应视为与侵权人构成共同侵权,对损害的扩大部分应承担责任”。[13]

  

第三种情况是,被侵权人在未向平台提供者发通知的情况下直接起诉,法院认为平台提供者“知道”侵权事实的存在,所以需要承担侵权责任。例如,在黄宇翔诉河池日报社一案(以下简称“黄宇翔案”)[14]中,有网民在由被告河池日报社主管的河池论坛网站上发布帖子,声称当地农机局局长“利用职务便利,贪污腐败,让自己妹夫等亲戚开农机店,骗取国家农机补贴,生活荒淫无度,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帖子中还包括黄宇翔与某位女子合影的照片,并配有如“局长黄某与情妇覃某搂抱合影”等文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络诽谤   言论自由   监督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9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