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作平:孙中山的朋友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2 次 更新时间:2018-03-11 22:18:47

进入专题: 孙中山  

聂作平  

   蒋介石在给戴季陶的一封信中,这样评价孙中山的交友之道:“吾谓孙先生待友,其善处在简直痛快,使人畏威感德。”蒋介石追随孙中山多年,对孙中山的为人处世十分了解,他的这种说法,庶几符合历史的真相。

   要言之,作为一个旧时代终结者的孙中山,除了政治才干与政治眼光,在待人接物和交朋结友方面,也确有其过人之处。正是他身上展现出来的这种让人畏威感德的风采,使得大批时代精英愿意鞍前马后地追随他。

   事实上,几乎所有杰出的政治人物,当他们在经营自己的朋友圈时,都表现出了巨大的人格魅力,像恒星那样,把作为行星的众多朋友紧紧地吸引在自己的身边,使其围绕自己运转。反过来,透过一个政治人物的朋友圈,也能看出这个政治人物的性情与才华,品行和胸襟。

  

孙中山与张静江


   从本质上说,不论政治帐还是军事帐,最终都是经济帐。换言之,政治活动也好,军事活动也罢,必须要有钱才能落到实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经济这个基础,其它都是空中楼阁。

   是故,在孙中山从事“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反清活动中,他离不开钱,必须有大量的经济投入,才能使革命活动得以维续。小到革命党的日常运营,大到一次接一次的武装起义,说白了,如果没有相应的资金作后盾,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为此,我们看到,孙中山年复一年地在世界各地奔走,做演讲,搞募捐,甚至和日本、英国等国家的政要暗通款曲,其目的就是为了搞钱。可以说,为了筹集革命资金,孙中山早已煞费苦心。

   孙中山的长兄孙德彰早年赴美国檀香山经商并发商致富,家有牧场6000英亩,牛羊数万只,山林无数,工人逾千。为了支持孙中山革命,孙德彰倾尽家财相助,竟至于家道中落。

   孙科回忆说,“有一个时期,他的事业非常发达……国父每次去,都问他要钱,而且他每次都是整万的美金拿出来,因此到了辛亥革命前五六年间,他实在支持不住了,地产也被债主查封了。”

   孙中山则说,在同盟会成立之前,出资资助革命者,不过亲友中少数人而已,其它人不愿也不敢资助。像广州起义所需军费,大头就是孙德彰赞助的。所以,孙中山的这位兄长,乃是孙中山早期革命活动最主要的金主。

   为了广开革命财源,孙中山先后想过许多办法进行募集。比如他曾在香港、日本和美国发行革命公债。这种公债类似于股票,只不过投资的不是企业,而是革命党这个组织。如在香港发行的公债约定,凡现在购买10元公债的,革命成功后,偿还100元。但是,从落实情况看,革命公债的收益并不理想。

   1904年,孙中山赴美,当时华人帮会组织致公堂在美国拥有15万会众,影响巨大,孙中山以为如果能将该组织吸纳,则每位会员只要交纳两美元会费,即可坐收30万巨款。

   于是,孙中山降尊纡贵,在檀香山加入致公堂,被封为洪棍──洪门成员,例分三等,元帅称为洪棍,军师称为纸扇,将官称为草鞋。

   但是,事与愿违,尽管此后孙中山及其追随者在全美各地奔走演说,惨淡经营,却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常常只能在上一个城市募集到仅够前往下一个城市的旅费而已。

   事实上,真正数额巨大、足以成大事的收入,对孙中山和革命党来说,乃是一些慷慨之士的捐款。如前文所说的孙德彰,以及另一个浙江富豪,他“自投身革命党以来,只尽义务而不问权利,三十余年如一日”,孙中山因而将其称为奇人,后来更誉为革命圣人。此人就是孙中山朋友圈里颇为特立独行的张静江。

   张静江又名张人杰,浙江湖州南浔人。从明朝万历年间开始,南浔依靠蚕丝业和手工业、缫丝业,涌现出大批巨富豪绅。太平天国爆发后,南浔大批商人避居上海,因而得以与西人接触。当时,欧美对优质的湖州辑里丝需求甚旺,南浔商人因缘际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国际丝商。

   人们按照财富规模的大小,把南浔富商分为“四象八牛七十二黄金狗。”第一级别的象,是指财产在100万两白银以上者。张静江的家族就属于四象之一,只不过,张家的财产远远不止100万两,而是高达惊人的1200万两白银。

   这一数字,相当于19世纪末期日本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如果把南浔全镇富商的财产加在一起,其数字竟然超过了清政府的年财政收入。

   张静江的父亲去世后,他分得一笔巨额遗产。这位为人豪迈,出手大方的青年,年纪轻轻就身家巨万,美中不足的是身体羸弱,脚有残疾。

   1903年,张静江作为驻法公使孙宝琦的随员前往巴黎。在巴黎,张静江充当商务参赞的同时,充分发挥他们老张家善于经商的优势,开办了一家名为通运的公司,经营古董和丝绸,获利甚丰。

   巴黎生活对张静江影响巨大。在这里,他深受法国无政府主义思想影响,接受了巴枯宁、蒲鲁东等人的学说。昔日那个江南水乡的知书达理的富家公子,一下子蜕变成激进甚至偏激的新思想者,冯自由认为张静江乃是“我国人之言无政府主义者自兹始”。

   激进的言论和使馆公职人员的官方身份如此格格不入,以至不少留学生怀疑他是清政府暗探,故意大谈革命引人上钩。有两次,当他在稠人广座中大谈革命与造反时,几乎遭到留学生们老拳相向。

   孙中山与张静江的结识也颇别致有趣。那是1905年,在法国的一条轮船上,张静江发现有一个旅客长得很像传说中的乱党首领孙文,他向人打听证实之后,立即兴奋地前去拜访。他向孙中山表示:我对您闻名已久,我深信不革命就不能救中国。

   张静江虽是富家公子和外交官员,但孙中山对面前这个满脸兴奋的青年却一无所知,孙中山本人此时早已闻名欧美。原来,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流亡海外,于1896年10月来到伦敦,被清朝驻英公使龚照瑗秘密诱捕并计划押送回国。

   在清政府看来,这是捉拿钦犯,乃天经地义;但在英国人看来,清国官员在本国领土擅自抓人,乃严重违法。故此,当孙中山早年在香港的英国老师康德黎获知后,立即展开营救。强大的社会舆论下,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向清使馆发出照会,要求按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立即释放孙中山。

   在囚禁12天之后,孙中山重获自由。不久,孙中山用英文写成《伦敦蒙难记》一书并在英国出版,披露了这一事件的真相,从而赢得了大量欧美民众的同情和理解,一时名声大噪。这也是张静江为何在轮船上认出孙中山的一个潜在原因。

   因此,这次轮船上的邂逅,对张静江来说,颇有一种粉丝见到偶像本尊的欣喜和激动。面对偶像,粉丝张静江表示:我在法国经商,收入不错,如果您需要经费,我可以随时资助您。

   经年累月为筹措经费而发愁的孙中山闻言,无异于喜从天降,两人约定了通电暗号:电文以ABCDE为序,A为1万元,B为两万元,C为3万元,以此类推。

   对这个海上偶然相识的富家子弟,他将真的践诺资助,还是口惠而实不至,孙中山心中并没有底。次年,孙中山来到东京,又一次为经费束手无策。此时,他想起了与张静江的约定,并把此事告诉黄兴,但黄兴不相信天底下有这样的人。两人抱着有枣没枣打一竿的态度给张静江发了封电报。

   孰料,就是这封不抱希望的电报发出后,竟有3万法郎巨款从法国汇到东京,革命党人为之欢呼雀跃。后来,孙中山在越南又先后两度向张静江发电报,一次为A,一次为E,张静江都如约把款项迅速汇来。

   尽管多次给予孙中山和革命党巨额资助,但很长时间里,张静江竟然没有加入同盟会。其原因,在于特立独行的张静江对同盟会盟书里的“当天发誓”字样不以为然。当冯自由和胡汉民邀请他入会时,他提出:我是无政府主义者,从来不信天,如同意我不用当天二字,我才加入。于是,在向孙中山请示后,张静江成为仅有的例外。

   张静江加入同盟会后,为革命筹款的任务几乎天经地义地落到了他头上。每逢要用钱,孙中山总是向张静江伸手,张静江也总是竭尽所能地筹措。

   但是,要推翻一个垂而不死的大帝国所进行的武装起义和地下斗争,所需的金钱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便是亿万富豪的张静江也渐渐难以为继。为此,他先是卖掉了经营良好的通运公司,后来又卖掉了上海滩的五栋花园洋房。

   在公司和洋房都卖掉以后,这个曾经的大富豪已经囊中羞涩。为了帮孙中山筹款,他向其堂兄张石铭借钱。第一次,张石铭很爽快地借给了他。没过多久,他又第二次上门。堂兄觉得即便是办公司血本无归也不致于这么快就花完了,加上听到社会上关于张静江暗中资助乱党的风言风语,张石铭予以峻拒。

   两兄弟越说越僵,张静江竟然从怀中掏出手枪,威逼堂兄又一次借钱。此后,张静江通过各种手段,把包括他的哥哥、舅舅在内的诸多有钱的亲戚都吸收到同盟会中,成为革命党的筹款对象。

   1920年,在孙中山授意下,张静江在上海创办了我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其目的也是为当时的国民政府筹集经费。证券交易所赚得的钱,大部分都送到了广州,交到孙中山手上。

   民国后,为了报答张静江,孙中山拟请他出任财政部长,但张静江坚辞不就。

   到二次革命期间,当孙中山下野处于风雨飘摇的劣势时,邀请张静江出任革命党财政部长,这一次,张静江欣然答应。拒绝锦上添花,专司雪中送炭,张静江品行之高洁,由此可窥一斑。

   孙中山对张静江毁家纡难式的汗马功劳胸中有数,他一直把张静江视作最心腹的密友,他曾告诉党内同志:“张原属富豪出身,党内财务,唯张所为”。

   在南浔镇的张静江故居,有一幅孙中山手书的对联: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四十州。那是1923年,张静江因病回南浔休养时,孙中山特意介绍了一位德国名医前往南浔诊病,并托人带去这幅对联以示慰问。

   1925年春天,孙中山在北京沉疴不起。缠绵病榻时,每天都要前往探视的几个人中就有张静江。孙中山弥留之际,在两份事先由汪精卫准备好的遗嘱上签字时,按孙中山要求,第一个签字的就是张静江。但是,张静江只写了张人两个字,杰字却因为过于悲伤再也写不下去了。

   1950年,74岁的张静江在纽约病逝,这时,距孙中山去世已经25年了。

   有人把张静江称为现代吕不韦,窃以为,这种貌似赞扬的评价其实低估了张静江。盖吕不韦之所以在子楚身上花大价钱,其原因是吕不韦认定子楚奇货可居,他只不过在做一桩大生意而已;而张静江对孙中山的资助,却是基于一种理想和信念,以及两人之间莫逆的同志之情。

  

孙中山与杨度

  

   “立德、立功、立言”是为三立,这大概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共同的最高理想。但这种理想比较抽象,因而在一些胸怀大志的知识分子那里,最高理想常常具体为作帝王之师。

   清季,三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下,挑战与机遇同在,腐烂共新生齐飞,一心想要依凭才华跻身为帝王之师并“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知识分子不在其少。

这中间,最典型的有两个,一个是有南海圣人之称的康有为;不过,他的保皇会与革命党势同水火,康有为虽与孙中山同为广东老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孙中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781.html
文章来源:聂作平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